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刁民的崛起 > 第745章只有一个字:干

  申城郊外,一家私房菜馆!

  一辆出租车缓缓的停在了门口,随即一位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看不清男女的客人走下了车。

  而私房菜馆门口早已恭候着一位气息冷,却相貌平平的男子,此人正是狼王李世海的贴保镖之一的天煞。

  天煞一见“客人”到,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迈步向私房菜馆里面走去,而客人则紧跟而上。

  两分钟后!

  天煞带着客人来到了一间包厢门口,而守在包厢门口的地煞一见客人出现,便敲了一下包厢门,说了一句:“家主,客人到。”

  “进!”李世海声音从包厢内传来。

  “嘎吱!”

  地煞推开包厢门,对“客人”说了一声:“请!”

  对此“客人”连谢谢都不说一声,迈步走进了包厢,随即地煞把门关上,和天煞守在了包厢门口。

  包厢内!

  李世海正坐在餐桌旁,餐桌上摆满一道道精致,讲究的菜肴,这一见“客人”出现,便站起,笑呵呵地指着对面一椅子,说道:“坐,我们边吃边聊。”

  “谢谢家主!”客人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即把口罩,帽子和披风一脱,坐到李世海对面。客人露出整容,正是南黎川。

  “伤好利索没?”李世海亲自给南黎川倒了一杯红酒,随即坐下关心问了一句。

  “早无大碍!”南黎川惜字如金回了一句。在漠河对陈厚德暗杀,南黎川可谓受伤不轻,这段时间李世海并没有对他下达命令,只是让他好好养伤,直到几天前才一通电话把他召唤回申城。

  而李世海把他召回申城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杀陈厚德。至于那一千万暗花,确实是李世海让人放出去的,不过真正目的并不是要杀陈厚德,而是为了混淆视听,为了给李家洗脱嫌疑,给南黎川洗脱嫌疑,不给胭脂楼发难的机会。

  毕竟钱茂的死,外面就有传言说是李家干的,如果陈厚德再被暗杀,那胭脂楼会直接雷霆发难,还有就是漠河那次暗杀,南黎川份暴露,恐怕胭脂楼已经起疑,所以李世海才想混淆视听,特意把线索往东北王上引。

  “那就好,来我敬你一杯。”李世海端起红酒杯和南黎川碰了一下。

  “家主叫我回来申城有事?”南黎川喝了一口红酒,直接问了一句。

  “我这人不喜欢有

  人做事半途而废,更不喜欢不了了之,特别是我看重之人。叫你回来,是让你完成你未完成的事!”李世海拿话点了点南黎川,若有所指。

  “陈厚德!”南黎川瞬间领悟。

  “你为何而来?”李世海点了点头,思维跳跃的问了一句。

  南黎川显然还不习惯李世海这说话风格,顿时一愣,随即想了想才回了两字:“复仇!”

  “师出有名!到时候会有人给你提供消息。”李世海点道即止。

  “明白!”南黎川冷笑一声:“我不会再给陈厚德活着的机会。”

  “送你一句话: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李世海提醒了一句。

  “陈厚德的实力确实超乎了我的想象,他隐藏的太深了,到时候还需家主派些人手。”南黎川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不说这个,来吃菜。”李世海不想在这敏感的话题中扯下去,随即招呼南黎川吃菜。

  …………

  迪伦酒吧一间包厢内!

  此时柯东鄂和四位各区负责人正坐在里面喝着酒,唱着歌,谈笑风生,同时等着看笑话,看陈厚德的笑话,看闵行区负责人小武的笑话。

  他们是被黎刚和郑凯特意请过来的,算是黎刚和郑凯的后台吧,因为他们俩如果想坐上闵行区负责人这位置,少不了柯东鄂他们的支持和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胭脂楼各区负责人可以分成三大派系,一系以徐大为首,一系以柯东鄂为首,剩下的一系则是没有拉帮结派,独来独往的陈厚德。

  而钱茂就属于柯东鄂这一派系的,所以黎刚和郑凯两人无论是谁想当这闵行区负责人,都得tiǎn)着脸拉拢柯东鄂他们,争取得到他们的认可。

  “刀光剑影让我闯为社团显本领,一心振家声就算死也不会惊……”此时柯东鄂正拿着麦克风用那半生不熟的粤语嚎着一首《刀光剑影》。

  “嘎吱!”

  包厢门被推开,黎刚和郑凯两人样子有些狼狈的走了进来。郑凯还好,只是头发和衣服有些乱糟糟的,黎刚就有些惨了,右眼熬青,老脸还被挠出五道血痕。

  “你们俩这是怎么啦?”柯东鄂见两人这磕碜样,微微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随即把麦克风放下,把电视给关了。

  “我们和陈厚德的人打了起来。”黎刚斜眼扫了郑凯一眼,呲牙解释了一句。

  “陈厚德的人被我们全干翻了,鄂哥您们看这事怎么处理!”郑凯紧跟着说了一句。

  “打起来了?”柯东鄂一愣,懵bī)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

  随即黎刚和郑凯便你一言我一语,相互争宠般的把事来龙去脉解释了起来。

  “太目中无人了,打的好!”

  “陈厚德还真是让一愣头青来当负责人!”

  “陈厚德的人太狂了,是应该教训教训。”

  “……”

  黎刚和郑凯一说完,各位负责人纷纷开口,唯有柯东鄂皱眉在思索,过了一会,便张口问道:“陈厚德的人现在在哪?”

  “被我们扣在会议室。”黎刚急忙说了一句。

  “是我让人扣的,这事是陈厚德的人先动手,我们在理,不能就这样算了。”郑凯邀功般也跟着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柯东鄂看着郑凯问了一句。

  “这……”郑凯顿时语塞,他还真没想过怎么处理,此时他心里是害怕的,怕陈厚德这货报复,所以才过来“请示”柯东鄂他们。

  “我认为这事闹的越大反而对我们越不利,我们只需给陈厚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把自己人领回去就行,并且给我们赔礼道歉。”黎刚想了想说道。

  “嗯!这样既可以给陈厚德一个下马威,又能让陈厚德低头,并且这事我们有理,就算闹到楼主哪里也不怕。”柯东鄂点了点头,说道:“这办法不错,就这么办。我倒要看看陈厚德这位家长怎么办。”

  “是!那我现在就给陈厚德打电话。”黎刚得意的瞥了郑凯一眼,随即掏出手机给陈厚德打了过去。

  一个钟后!

  陈厚德,洪天明,张国民和金正宇四个开着陈厚德坐骑二手汉兰达杀到了迪伦酒吧。

  几分钟后!

  在工作人员带领下,陈厚德,洪天明,张国民和金正宇四个来到了会议室,为此洪天明还抱怨了一句:“申城负责人驾到都不出来迎一下,谱还大。”

  陈厚德一走进会议室,便一眼就看到被人绑住手脚,一个个鼻青脸肿,样子老惨,被人扔在一边的小武他们。

  而黎刚和郑凯他们则坐在椅子上,有几个手上,腿上还缠着纱布,显然是刚才战斗留下的伤痕,受伤最为严重的两个被人送去医院处理伤口了,并不在这里,剩下的十个大大小小的主

  事人都坐在这里等待着陈厚德的到来。

  “陈兄弟,过来啦。”郑凯一见陈厚德出现,并不敢端着,连忙站起对陈厚德他们拱了拱手。先别说陈厚德的“凶名”,就是陈厚德在胭脂楼里的位置也比他们高得多,所以郑凯并不能对小武他们那样对陈厚德。

  “陈负责人。”黎刚也跟着站起拱手叫了一声。

  其他主事人见状也纷纷起打起招呼。

  陈厚德并不理会郑凯他们的叫唤,更是看都不看一眼,面无表的看着小武他们,随即说了一句:“真他娘没用!”

  “哎呀我去,我说你们这是过来走马上任啊,还是过来血淋淋的挨揍啊?”洪天明见小武他们那惨样,乐呵的调侃了一句。

  “哥,给你丢人了。”小武对洪天明翻了翻白眼,随即看着陈厚德弱弱说了一句。

  “哥,他们人多。”

  “德哥,他们会活。”

  “……”

  虎b们见陈厚德出现,一个个呲牙咧嘴,嗷嗷直叫起来。

  “闭嘴吧,丢人现眼的玩意。”陈厚德很不爽的骂了一句。

  “陈兄弟,事你也知道了,是你的人先动的手,我们是被动还击,给了他们一点教训,既然你亲自过来,那人就领走吧,至于赔礼道歉,医药费那些就免了,毕竟我们都是胭脂楼的人。”郑凯走过来讪讪一笑说道。

  “是啊!你的人太没大没小了,刀子都动了,我们这边好几个被捅伤了,有两位直接进了医院,要不是看在你面子上,他们可就不是挨一顿皮之苦这么简单了。陈负责人你要好好地管教管教才是。”黎刚也跟着走上来,皮笑不笑说道。

  陈厚德侧头面无表的扫了郑凯他们一眼,根本就不想鸟他们,随即对小武问了一句:“他们都动手了吧?”

  “啊,是。”小武一愣,小眼神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你们给我看清楚了,人多并不是你们挨打的理由,只能怪你们自己没用。”陈厚德对小武他们掷地有声说道,随即侧头对张国民和金正宇说了一句:“我不太习惯他们站着和我说话。”

  话音刚落!

  还未等郑凯他们明白啥意思,张国民便动了,一个箭步冲上来,抬腿就是十二路谭腿一路出马一条边,直接砸在郑凯肩膀上,把他打趴下,接着二路十字鬼扯钻向站在一边的黎刚攻击而来。

  而金

  正宇慢半拍的也跟着冲了上来,擒拿术瞬间开打。

  “陈厚德你什么意思?”

  “陈厚德你太放肆了!”

  “……”

  郑凯他们顿时乱成一锅,他们压根没想到陈厚德会动手,彻底失算了。

  而小武他们见张国民和金正宇动手,一个个顿时激动的开始加油助威鬼哭狼嚎起来。

  不到三分钟!

  在洪天明捡便宜,下黑手的况下,郑凯他们全军覆没,一个个全部鼻青脸肿的躺了下来。

  陈厚德一脸傲的扫了郑凯他们一眼,霸气侧漏说道:“你们给我听清楚,如果有人再敢动我的兄弟一根手指头,别怪我不客气,今天只是个教训。哼,教训我的人,你们算老几啊?”

  “哥威武!”

  “哥霸气!”

  “德哥牛*bī)!”

  “……”

  虎b们听到陈厚德这话,一个个开始嗷嗷直叫起来。

  “都TM闭嘴!”陈厚德指着小武他们,铿锵有力吼道:“你们也给我听清楚,以后只要有人敢欺负你们,不管他是谁的人,只有一个字:干!”

  陈厚德丢下这话,便很是潇洒的扭头离开!

  “哎呀我艹!这b装的真TM好。”洪天明看着陈厚德离去的背景,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对小武他们喊道:“还躺那尸啊,走啊!”

  “二哥,你倒是先给我解绳啊。”

  “我们可还绑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