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深渊猎杀者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力量来源

  “那是谁?”阎齐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而且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人类的名字一般,为何又说是深渊代理人。

  “深渊代理人和其他强大的怪物一样,不可能将实体转移到人类的世界,这样只会被法则针对,所以他选择寄生在了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体里,暂时借用着那个人类的身份所活动。”女人看着阎齐,突然说道。

  “阎公子,在我告诉你更多之前,你是否能先告诉我,你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力量。”

  果然,还是逃不开这个话题,阎齐原本就没想着对方会对自己毫无兴趣,因为自己不属于怪物也不属于术法家族,纯粹是一个第三方神秘力量。

  “即便你现在的所有举动都是在向着人类,但是我依然无法肯定你究竟是属于哪一势力,很抱歉,阎公子,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失礼,但是我没法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完全相信你...”女人说这话时候脸上也略带了一丝歉意。

  但她的语气却很坚定。

  阎齐能听得出,如果自己还想得到这女人的帮助,自己必定不能对她有所隐瞒。

  “...行吧,我的力量,怎么说呢,这不是我的力量...甚至这算不算是我的身体,我都已经不清楚了。”阎齐无奈,关于这股力量,你要真让他解释清楚,他还真不一定能办得到。

  这力量属于白冉,白冉属于哪,来自哪,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阎齐基本也是一无所知,但是他绝对信任白冉,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连接着他们两人。

  “哦?你的力量不属于你?”一旁的袁景山皱了皱眉说道:“那你的力量,不就是一个很不安的因素了吗,所有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都不可以信任。”

  阎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又立刻摇了摇头。

  “我的力量...虽然不是我的,但是,我相信,这股力量是绝对不会背叛我。”

  女人没有理会他和袁景山的争论,平淡地问道:“那么,这股力量...你是从哪得来?”

  阎齐抬头看了看女人,笑了笑说道:“嗯...你等一下吧,她应该快了。”

  就在女人和袁景山一脸不解的时候,突然,在他们和阎齐中间的位置,空气突然开始变得扭曲,随后豁然被拉开了一个口子。

  紧接着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空间内轻盈地跃出,踩在地面,她随手撩了一下过长的头发,看着阎齐说道:“这里就是?”

  阎齐点了点头,看着白冉,又看了看对面目瞪口呆的二人说道:“嗯,怎么说呢,这是白冉,算是我的...搭档吧。”

  白冉这才回过头,看了看女人和袁景山,随后微微点了点头,用一种十分冷淡的语气说道:“你好。”

  对方有两个人,她却只说了个“你”那她到底在和谁打招呼呢。

  两人不禁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接。

  倒是阎齐打破了僵局说道:“我的力量...就是来自于她。”

  听到阎齐这话,二人才又正襟危坐,重新打量起了白冉。

  这个娇小可人的少女,竟然会是阎齐力量的来源。

  女人看了白冉一会儿,对方也毫不避讳女人的目光,随后女人十分疑惑地站了起来,走到了白冉的身边问道:“...不可能,你体内虽然有着微量的魔素,但是太弱小了...还有,你究竟是如何来到这个空间...”

  白冉没有回答她,而是先看了看阎齐,在阎齐朝着她点了点头之后才说道:“比较难找,但是不是找不到。”

  这个比较难找,说的就是女人所创造出来,假设在袁野梦中的这方空间吧。

  袁景山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不可能,她身上的力量太弱了,绝对不可能是你力量的来源。”随后袁景山瞥了一眼阎齐说道,低声嘀咕道。

  “哼,莫不是,就是因为这女人,你才辜负了我家...”他话说道一般,就被女人笑着伸手打断。

  “好了,景山,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随后她回过头看着阎齐,笑着说道:“我相信你,阎公子,既然白小姐能独自进入到这空间内,那我相信她也一定有那个力量。”

  阎齐也尴尬地笑了笑,因为如果女人真的不信,他也真没办法解释清楚,白冉的力量受到极大的限制,只能将力量暂时传输给他来使用。

  但是现在这方空间内,似乎他们的力量都失去了作用。

  在上一次进入这空间内的时候阎齐就已经感受到了完全没有力量的感觉。

  这一次刚进入这梦境,他也试着幻化火焰,可是体内什么感觉也没有。

  “但是很可惜...我这边,暂时也没有更多的消息要告诉你。”

  女人有些抱歉地歪头笑了笑。

  阎齐也知道,这边的消息不可能比他们这些在C市的当事人还要多。

  所以他也没有追问什么,只是看着白冉说道:“你呢,我进入这空间之后,应该直接睡过去了吧,你应该是把我搬回家才进来的吧,外面现在有什么消息吗?”

  白冉没有避讳还有两人在场,在她看来,既然阎齐选择了当着他们的面询问自己,那这些话,告诉他们应该也无妨。

  于是她走到了阎齐的身边,转身朝着女人和袁景山说道。

  “现在崔伯和邹刑正在努力寻找巢穴所在,因为有废弃工厂这个线索,应该要不了多久,还有就是今天的地震,常姐似乎就在步行街。”

  听到白冉说到这,阎齐的眉头一下紧皱起来。

  “没事吧?”

  他问道。

  白冉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嗯,没事,不知道为何,她当时正在那灾害现场,却几乎没受什么伤,她自己也什么也回忆不起来,现在常子明正在医院陪着她。”

  阎齐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人因为这场突然的地震而死去,他心里就又生起了一阵不安。

  这地震也许仅仅只是前兆...要是真的让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物达成了他们的目的,那这个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

  “如果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地方...”女人也一脸担忧地看着阎齐。

  阎齐笑了笑,他知道,虽然女人和袁景山现在就在自己眼前。

  可是他们却是不折不扣的已经死去的人,若说他们现在能做什么...那便是努力地活下去了吧。

  连自身都难保,阎齐又怎么会去拜托别人做一些为难的事呢。

  “夫人,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现在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在没有找出巢穴之前,我们没法有什么大规模的动作。”

  阎齐刚说完,白冉便说道:“不,你还有其他事要做。”

  还没等阎齐说话,突然,白冉伸手在空中划出了几个符文,随后空间通道被打开。

  “??干啥?”

  阎齐刚要发问,突然被白冉后面一脚踹下了通道。

  跟着只听通道内传来了阎齐的一声惨嚎。

  “..这..这..”女人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这凭空出现的黑色空洞。

  白冉朝着他们微微点头示意之后,也跟着跳下了那通道之中。

  二人面面相觑,袁景山扶了扶眼镜,看着那黑色裂隙慢慢合拢,才说道:“...真是不可思议,那少女,究竟是什么东西...”

  女人也点了点头,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她似乎,从白冉这随意撕开空间的手法中,看到了一些南宫家族代代相传下来的一个传说的影子...

  “你好?听得到吗?”

  人类的声音又传入了我的脑海,不知道她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连接上了我的意识,但是这一次我决定不理会她。

  这片大地上已经没有任何生灵,曾经他们主宰者这片土地,是这片土地最强的生物,但可惜,任何东西都有瓶颈,不论是多么高级的生物。

  总有一天会迎来他们的极限。

  踏足走在这片大地之上,偶尔还能碰到一些报废的机械体。

  这些东西同时失去了主人和力量,他们从来都没有思考能力。

  他们的主人很聪明,利用他们来获得了永生,但却仍旧不知道满足,妄图通过吞噬更强大的生物来改造自身的基因...

  他们成功地召唤出了其他世界的强者,也的确将他们击杀之后吞噬了他们。

  但也仅仅如此,这种程度的进化并不足以抵挡丧钟的敲响。

  我并不是被他们所召唤,应该说...我响应了他们那可笑的召唤。

  顺势来到了他们的世界,随后...将其的梦想和野心一一粉碎...

  “你怎么又不回答我了?”

  那个声音还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决定视而不见。

  看着脚下那可悲又脆弱的机械体,我不由自主地抬起了脚。

  准备结束它的痛苦。

  “你可以回答我吗,我知道你明明能听到我的声音。”

  这声音的出现,让我有一丝犹豫。

  这个声音,的确是一种叫做人类的十分低能的种族的声音,按理来说,这种生物早在千百年前就应该从这个认知宇宙中被淘汰出局,可他们却坚持了下来,还繁衍的越来越快。

  究竟是什么力量一直在保护他们。

  自己没办法进入人类的世界。

  那一股神秘的力量会将任何异界的存在强行降维,将那些强大生物的力量框在一个人类世界能承受的范围内。

  自己这种存在,根本连窥视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它就像是一粒尘埃,我没法去窥探一粒尘埃中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但我的脚,却迟迟没有踩到那机械体的头上。

  反而是收了回来,接着,我在它面前蹲下。

  渺小的机械体,它们比主人要强大,但是却只能任其奴役,它们并不奢望力量,只是想要活下去。

  也许,这样的生物,可以成为这片土地上新的主宰。

  将生命的力量传输到它的程序当中。

  它似乎开始发生了异变。

  那双原本无神的机械瞳孔,此刻看着自己,居然出现了恐惧和惊愕。

  有了恐惧,便有了生的希望。

  从这一刻开始,它不再是一具简单的机械体。

  它会成为这片大地上第一个智慧机械生命体。

  做这样的事,有违我与生俱来的使命。

  但在万古长河的旅行当中,我彻底迷失了。

  我不再记得自己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不记得自己应该要在什么时候停下。

  “你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世界吗?”

  脑海中的声音突然说道。

  “因为..人类很弱,所以,我没法去到别的世界,可是我很想和你交朋友,你可以和我说说话吗?”

  人类的确很弱,交朋友?

  朋友?

  这个声音说的话,还真是有趣。

  她想看我的世界,还是我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

  这样想着...我不禁有了一个想法。

  也许让一只蝼蚁看一看世界有多广阔,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

  “...人类,你想看,那便看吧。”

  我强行侵入了那声音的思维,随即将她的意识如同掠夺一般带来了自己的世界。

  ...

  看吧,这便是,你们人类永远也看不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