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207章 不同的追求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第207章不同的追求董事会形成共识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处理现在的帘子布分公司,同时着手进行汽车零配件项目的调研。

  对于帘子布分公司,关云天本想将其关停,但董事会成员们觉得非常可惜,毕竟现成的设备,现成的生产管理,现成的市场和用户,虽然产品利润确实比较低,但谁拿去都可以实现无缝对接地继续经营,这样的项目并非没有价值,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将帘子布项目转让出去。

  话虽如此,真正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从某种意义上讲,帘子布项目的处理,比起汽车零配件项目的调研要复杂得多!因为,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买主,绝非那么容易。

  会议结束前,关云天号召各位董事会成员,有机会就打听着点,看看有没有对帘子布项目感兴趣的买家。

  现成的生产项目往外转让,对此感兴趣的人当然不少,但有实力接受的单位,却不好找。

  实在想不起自己的朋友圈谁是合适的买家,关云天只得托金融界的朋友帮忙,这些朋友得知昌达集团要把自己正常经营的项目往外转让,都觉得不可思议,“产品有市场,项目经营又很好,为啥要转让出去呢?”

  “此一时彼一时,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有不同的追求,转让帘子布项目,是为了腾出精力和资源,做其他更好的项目。并不是这个项目不好,仅凭它现有的稳定市场和客户,就是一般项目无法比拟的。”关云天解释道。

  “总得有个价位吧?这么大的项目往外转让,那得多少钱?”农行的刘行长问。

  “先找买家,找到了再谈价格。”

  “你得有个大概价格,要不我没法帮你物色买家。”

  “是啊,要不这样吧,没有一亿以上的资金实力,你根本不用考虑。”关云天只是随口一说。

  “这不是一笔小钱,这样的买家不多呀!”

  “刘行长,一亿都是保守估计,设备厂房就是一个大数,还有技术和市场这些无形资产呢,要是算起来,一亿资金肯定不够,你先帮我物色目标,有了意向买家之后,再坐下来谈。如果找不到有实力的买家,也可以考虑对外租赁。”

  关云天认为,一旦启动汽车零配件项目,真就没有精力顾及帘子布了,所以即使采取租赁经营的方式,也要把这一块甩出去。

  除了农行的刘行长,包括农商银行的孙行长、工行的任行长和建行及城商银行的朋友,关云天都给他们打了招呼,请求他们帮忙寻找买家。

  按照关云天的计划,只要处理完帘子布项目,他就马上回到昌达地产公司,毕竟房地产开发涉及的问题更多,汽车零配件项目的筹备和建设,将完全由叶佳怡负责。

  然而,事情的进展往往跟现实情况相差甚远,关云天跟金融界的朋友打过招呼以后,十来天过去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大概又过去了半个月,关云天接到工行任行长的电话,让他过去面谈,关云天想问问究竟,对方告诉他,见了面再说。

  进了工行老任的办公室,关云天急切问道:“找到买家了?”

  “你先坐下!咱俩多长时间没见面了?进屋也不打个招呼,只知道关心你的事情,看来在你心目中,我是没有位置啊!”老任揶揄道。

  “这两年一直太忙,集团公司的事都让丁总跟你接洽,我来拜访确实少了点,还请任行长海涵。”关云天在任行长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老任沏了一杯茶放到关云天面前,“知道你很忙,涉足房地产,开发了好多楼盘,现在又要搞什么产业升级换代,你啥时候才能闲下来?”

  “哎哟,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要彻底闲下来,恐怕得退休以后。事实上,只要入了企业经营管理这一行,就很难闲的下来,除非你想原地踏步,不求企业发展。”关云天道。

  “那可不行!大家都在说,做企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可是整天这样忙,也有个缺点,那就是很难顾及到哥们朋友之间的友情,我也害怕你们多心呀!”关云天端起茶杯,随便喝了一小口。

  “我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做金融工作的,最怕那些跟我们有业务来往的客户,不把精力放在企业经营管理上,一旦企业出现风险,我们贷出的资金就不安全,与此相比,哥们之间少喝两顿酒,少吃几顿饭,那又算得了什么?”

  “多谢任行长,咱们老朋友了,相互都能理解。呃,你找我不是有事要谈吗?请说吧。”

  “你们的帘子布项目不是要往外转让嘛,我把情况跟一些企业老板透露过,他们要么资金不够,要不就是跟你一样,也是没有精力,顾不过来。”

  关云天觉得这么几句话,在电话里就能说清楚,何必专门来一趟?“任行长,那你找我,是为了......?”

  “哦,你不是说也可以考虑对外租赁吗?”

  “对啊,实在没有买家,我们可以考虑对外租赁,谁有这方面意向?”

  “还记得曾经跟你合作过的德法炼油厂的老韩吗?”

  “记得,怎么啦?他不是因为走私成品油,东窗事发被判刑了吗?”关云天不知道老任为啥突然提起老韩这个人。

  “两三个月前,老韩服刑期满,现在已经出来了。”

  “哦,都出来了,时间过得真快!当时判了他几年?”

  “好像是判了五年,据说在里面表现不错,又做了些工作,四年左右就出来了。”

  “怎么,老韩找你了?他想干什么?”关云天以为老韩上门找老任的麻烦。

  “我们见了个面,老韩还不知道该干什么,他现在也挺可怜。”说到这里,老任表情凝重。

  “不是我缺乏同情心,当初他搞那一套,我不但多次提醒过他,就因为我不同意他走私成品油,他都跟我闹翻了,本来合作的很好,为此我们弄得很不愉快,最后分道扬镳,你说这能怨谁?”提起那段往事,关云天至今还有话说。

  “关总,几年前那件事,你已经尽力挽救老韩了,他不听你劝告,一意孤行,是他咎由自取,那怨不得别人。现在他从监狱出来,从他跟我交谈的情况看,老韩似乎已经醒悟过来了,我的意思,如果他想干点事,你那个帘子布项目不是正想对外转让吗?如果暂时没有买主,要是对外租赁的话,你看能不能......”老任没好意思再往下说。

  这话让关云天颇感意外,“怎么,你说老韩想租赁我们的帘子布分公司?他现在还有资金吗?能不能出得起租赁费?”

  “他也没有明说,这是我的意思,我看他无所事事,年龄才五十来岁,一大家人还指望他养活,不干点事不就废了吗?至于钱嘛,多了没有,估计一年半年的租赁费还是拿得出来的。”

  “一年半年以后怎么办呢?昌达集团资产上亿的帘子布分公司,我不可能让他无偿经营吧?”

  “关总,你们的帘子布公司一直在正常经营,而且市场都是现成的,无论谁租谁买,那就是拎包入住的状态,只要继续生产就有利润,还怕他一年半年后拿不出租赁费吗?”任行长跟老韩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即使到现在,还在不遗余力地为老韩找出路。

  “就算租赁费不成问题,关键是就凭老韩的经营管理水平,还有他那无法让人恭维的敬业精神,我认为把帘子布项目交给老韩经营,他根本挣不了钱。”关云天道。

  “你们经营都能盈利,为什么老韩经营就挣不了钱?”老任觉得关云天还是对老韩抱有成见。

  “任行长,不是我瞧不起老韩,你知道我们的管理有多精细?那种在全国同行中数一数二的管理水平,老韩他不可能做到。另外,昌达集团的帘子布产品确实有现成的市场和客户,但我们是以向用户让利百分之五到十的优惠政策,维系着跟市场和客户的关系,这种经营方式,老韩能做到吗?”

  “关总,我承认老韩的管理水平不高,但昌达集团现在采用的经营方式,他可以照搬过来,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

  “这里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昌达集团之所以敢向客户让利百分之五到十,企业还能保持盈利,就是因为有高水平的管理,使产品成本处于全国同行中的最低水平。如果租给老韩经营,他的管理水平肯定无法跟昌达集团相比,管理水平达不到,成本自然就会上升,为了保住市场,他必须向用户让利,成本已经升高了,再向用户让利,他的产品必然亏损;要保证利润,就不能向用户让利,那么,丢掉市场就是预料之中的事。”关云天分析道。

  老任这回听懂了,他拍了拍脑门,“哎哟,看来我把事情想简单了!经你这么一分析,我觉得很有道理,即使老韩吸取以前的教训,兢兢业业做企业,他的管理能力也无法达到昌达集团的水平,产品成本下不来,利润和市场都无从谈起。”

  “所以,我不同意把帘子布项目租给老韩经营。其实,他的处境我也深表同情,但不能以这样的方式帮助他,否则,昌达集团受点损失倒是小事,我怕那样反而把他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