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一亿宠妻:总裁轻点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普通男人

  新换的房间在最西头,申小芙不算太醉,上楼经过自己原先的卧室,径直往前,然后左转。

  推开门之后,申小芙摁下电灯开关,四下看了看,发现里面她平时睡的床,衣柜和沙发也都搬过来,完全是原样摆放,甚至沙发靠背上那些申小芙从小到大的布娃娃,都整齐地码放着。

  申小芙叹了一口气,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还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反倒是自己,因为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让父母跟着操心。

  伸了一个懒腰,申小芙走进屋里,拉开衣柜,拿了换洗的衣物,准备洗澡睡觉了。

  手机响了,申小芙本能地反应,是许光翼打来的。

  申小芙找到自己扔在旁边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不出所料,是许光翼的号码。

  随手挂了电话,朝着沙发那边一扔,申小芙拿起衣服,推门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申小芙洗完澡出来,脸朝下趴到床上,舒服地准备睡了。

  然而,就在快要沉入梦乡的那一刻,申小芙猛地睁开眼,朝沙发那边看过去。

  刚才在浴室里,申小芙竖起耳朵听了,电话只响不到一分钟就断了,大概是许光翼现在耐心越来越差,以前他打来电话,总是要等到申小芙接电话或者关机,才肯停手的。

  不知道为什么,申小芙居然有点小小的失落。

  又在床上趴了一会,申小芙觉得睡意就这么一晃没了,干脆下床拿了手机,准备玩一把游戏,安慰一下自己忽然有些郁闷的心情。

  直到这时候,申小芙才发现,手机竟关机了。

  这边申小芙刚充上电,一个电话已经迫不及待地进来了。

  申小芙手一抖,十分不小心地,按下了接听键。

  对方直接笑道:“我只是试试,没想到你手机又开了。”

  “手机都被你打没电了,有意思吗?没事别再打电话好不好,这么晚了,你不睡,我还要休息呢,能不能有一点公德心?”申小芙厌烦地道。

  “我不放心你,而且,至少要每天让我给你打个电话吧?”许光翼在电话那头脾气极好地回道。

  “有什么事,你说!”申小芙干脆利落地问道。

  “一直没回房间吗?”于是,许光翼唠叨开了:“太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你一向喜欢赖床,要是迟到了,伍睿博又要训你。”

  申小芙又躺回到了床上:“你管太宽了,谁说我没回房间,我睡着了,被你给吵醒?”

  “你房间的灯一直没开。”许光翼回道。

  申小芙突然觉出了一点意味:“你不会又在我家楼下吧?”

  许光翼倒是立马“嗯”了一声,随即笑问:“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申小芙哼了一声,很有点故意地道:“上回你晚上过来骚扰我,被我妈看见了,给你点面子,她和我爸才没出去赶你,不过我妈可防着你呢,我现在搬了房间,让你找都找不到我。”

  许光翼很不以为然:“我只是没打这个主意,否则你觉得,你爸妈能护住你,不过,我现在的确考虑,要不要把你带走,只要你妈在,你一辈子都只知道依赖她,什么时候长得大?”

  申小芙这下聪明了:“你是在威胁我?”

  许光翼回答:“我实话实说。”

  “挂电话了!”申小芙有些生气了:“真没意思,我依赖我爸妈,跟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指手划脚,以后别再打电话,算了,我把你拉黑名单了。”

  “逃避能解决问题吗?”许光翼不满地问。

  好一会后,申小芙道:“我没有逃避问题,说了请你签离婚协议,我们不适合,你也很清楚。”

  “小芙,我在你家门口待了两个多小时,又好几次想敲门去找你,我没想到你这么固执,始终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许光翼叹了一声。

  申小芙有些吃惊,申锐思到沈萱家来接他们,先送了许暮雨,又把申小芙放到别墅门口,然后申锐思便带着周芮欢离开了,申小芙下车的时候,心里提防着许光翼的出现,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车辆。

  像是明白申小芙在想什么,许光翼笑笑:“你从海芋车上下来,是不是在找我,早知道,我就把车开快一点了,可想到你老躲着我,怕把你惹急了,你看,我有多注重你的感受。”

  “怕被我妈骂吧?”申小芙立刻讥讽道。

  许光翼沉默片刻,笑道:“好吧,我得先说服了太太,才有机会争取到岳母的谅解,这时候再把薛姨触怒,实在太不明智。”

  申小芙索性劝道:“别费这心思了,如果离了婚,大家说不定还能做朋友。”

  “朋友?”许光翼像是觉得申小芙的话挺可笑:“怎么可能,我根本不会去想,有一天,我会开开心心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看着你和别人生儿育女,那还不如杀了我!”

  申小芙猛地怔住,她没想到,一向理智矜持的许光翼,会说出这样激动的言辞。

  “小芙,是不是我现在被你们孤立了?”许光翼语气又缓和了下来。

  “听不懂你的意思。”申小芙不知不觉地,已经忘了挂断电话。

  “听说你们今晚全都跑到沈萱那里了,海芋给我打电话,让我到酒吧喝酒,我才知道,他们是从另一场赶过来的。”许光翼不满地道:“在你心目里,我就那么讨厌,非要把我踢出局才开心?”

  “我们没想踢你,我们……其实你挺忙的。”申小芙下意识地解释道,却解释得语无伦次。

  “原来是关心我?”许光翼故意反问。

  “那个……”申小芙被问得无语。

  “是不是因为许菀菀,你或者你们……决定永远把我排除在圈子之外了?”许光翼直截了当的问道。

  就算心里的确如此想,可申小芙居然不敢跟许光翼把话说明白,干脆闭了嘴。

  “暮暮一向嘴快,应该已经告诉你们了吧,明天我爸妈会发出声明,正式与许菀菀断绝关系,他们甚至已经向法院起诉,这是他们对于菀菀的态度,同样也是我的态度,这样说,你听得懂吗?”许光翼说到这里,长吁一口气,似乎满是无奈。

  申小芙:“……”

  “你们大概都觉得,我一直很没有原则地偏袒许菀菀,我不想替自己的行为辩解,我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想法,虽然当真相出来,我最像一个笑话,”许光翼说到这里,竟笑了出来:“可是说真心话,我未必恨许菀菀,她幼年所经历过的痛苦,恐怕成年人都无法承受,而我们一家,尽管对她付出了那么多的关心和照顾,到底没能将许菀菀拉出不幸的深渊,这是她的悲剧,也是我的遗憾。”

  “没有关系啊,你不是喜欢以德报怨,继续好好照顾她,只要不怕她随时反咬一口。”申小芙颇有些讥讽的道,就算许菀菀是这世上最可怜的人,也不代表,她可以肆意地伤害其他人。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小芙,我只是普通人,有无数的缺点普通男人,尤其在你面前,我总是忘记隐藏我这些缺点,也没意识到,这些会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许光翼像是轻叹了一声。

  申小芙在床上翻了个身,觉得有些烦躁,最后还是坐了起来,不耐烦地问:“你说够了没有?”

  许光翼似乎没在意申小芙的不耐烦,继续自嘲地道:“我可笑地犯了那么多错误,你对我生气当然应该,不过……”

  “我不会原谅你的,真的,”申小芙几乎是打断了许光翼的话:“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想法。”

  “小芙,听我说……”许光翼不知道为什么,话讲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申小芙从床上站起,在床边里踱了几步,她莫名地想听听,许光翼会说些什么。

  “那一年你刚出生,我妈带我到医院,我看到你被放在小推车里,那么小小的,软软的,眼缝长长的,小鼻头上还有好多白点,”许光翼这时笑了一声:“我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没几个男人也有这么幸运,能看着自己的太太从小长到大。”

  “说这些干嘛?”申小芙伸出手,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已经走回了自己原先的房间。

  许光翼不知道是在跟申小芙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算了,为了追回老婆,男人的脸……还留着干嘛!”

  而此时,申小芙已经走到窗边,将窗帘轻轻撩起。

  许光翼倒是挺执着,车停在上回那个位置,在路灯的照映下,申小芙隐约看见,有人靠在车边,似乎在朝着别墅这边瞧。

  “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个当时连性别都看不出来的小宝宝,以后会是我的,别人谁都不能碰。”许光翼说着自己先笑了出来。

  “搞笑!”申小芙嘟囔道。

  许光翼却语气认真地道:“你可以问你的妈妈,当时她的病床边,我的确是这么说的,还有那枚米老鼠的红宝石戒指,那是我用参加美式足球比赛得的奖金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