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何以为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这货不会是假的吧?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这货不会是假的吧?

  何以为天正文第一百二十五章这货不会是假的吧?“此人刚说什么?赴约?难不成,他就是世子殿下?”

  何云也话音落下,酒楼内为数不多的几人中,顿时有人想到了什么,低声惊呼道。

  “应该是了。试问这无天皇朝之内,有谁敢冒充世子殿下?”

  “可是,世子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这,世子这样做,自然有世子的理由。”

  酒楼内的几人,看着浑身包裹在橙、金色灵力内的何云也,不由议论纷纷道。

  “你们说,世子不以真面目示人,是不是与……那个外号有关啊?”

  这时,有人吞吞吐吐的小声说道。

  “这,倒是有可能啊。”

  “没错了,一定是这样。世子他,一定是怕人看到他的相貌后,将他与那个外号,联系在一起。”

  那人言罢,顿时有人一脸煞有其事的,认同附和道。

  “你们不要乱猜了。世子殿下,岂是我等可以随意置喙的?都不想活了吗?”

  “没错!诸位说话还是小心点,祸从口出的道理,不会有人不明白吧?”

  酒楼内,一直没有说话的人中,有人语气严肃的小声警告道。

  “您是世子殿下?”

  稳住身形的掌柜老头,听到何云也的话,再顾不上其它,神色略带仓惶的恭敬问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掌柜,如果眼前之人,真的是国公府世子的话,他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见何云也没反应,掌柜老头不在犹豫,赶紧跪倒在地,诚惶诚恐道:

  “草民,参见世子殿下!那刀宗康少乾,确实下榻在小店。此时,正在二楼雅间用宴。”

  “果然是世子!我等快快见礼。”

  “参见世子!”“参见世子!”

  “……”

  不管是真是假,酒楼内的人都不敢怠慢,纷纷弯腰行礼。只是神色间,多少带着些许疑虑。

  “无须多礼,退到一边去。”

  何云也语气淡淡道。

  “是!”

  跪地的掌柜老头,以及酒楼内的食客互相对视一眼,恭敬的站到了一边。

  锵!

  就在此时,大厅内忽然响起了铮铮刀鸣。大厅内,凡是佩戴长刀的修者,都脸色难看的扶住了自己腰侧,颤动不休的长刀。其中数人,看向二楼某个雅间的目光,带着明显的厌恶之色。

  “怎么回事?”

  “是康少乾!这是刀宗绝学——霸刀归流斩的刀意。”

  “这康少乾果然不愧为刀宗亲传弟子。这份实力,果然不同小觑。”

  “刀宗霸刀归流斩,号称万千刀锋,尽覆归流!练至大成,刀出,则满目山河共沉沦!当今之世,若单论刀法,怕是没有人是刀宗的对手。”

  “那世子他,打的过这康少乾吗?”

  聚在酒楼一侧的食客中,有人面色担心的问道。无论是从立场,还是其他,他们都不希望这刀宗的康少乾获胜。区区一宗门弟子,来皇朝帝都放肆,本就是不知所谓!

  “兄弟?你是刚来帝都的吧?世子爷是什么修为?就是来十个这康少乾,也绝对不会是世子爷的对手!”

  旁边的人脸色奇怪的看了此人一眼,随后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周围的人闻言,也是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啊?你怎么知道?世子殿下他,真就如此厉害?”

  “三月前的四大学院考核你知道吧?仙国、巫国,趁着我朝大将脱不开身,想找麻烦。只不过,我朝有世子爷坐镇,他们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反倒是他们带来的人,大多都负伤而返。当时啊,我就在演武场广场,看的可是清清楚楚。啧啧啧,上千的天胎境强者凌空,那场面,真是壮观啊。”

  那人得意洋洋的说道。

  “真的?这,这也太夸张了吧?世子殿下的修为,难不成可以同我朝大将媲美?”

  “这倒是不至于。但仙国、巫国,可都是踏天境强者带队的。所以我看啊,这什么康少乾,一定不会是世子爷的对手。”

  ……

  “呵!阴柔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让我等,受宠若惊啊。对不对啊,各位师弟?”

  砰!

  二楼一间雅间轰然敞开,当先走出的男子,五短身材,留着一头爽利的短发,左耳带着不明材质的圆环,面色嚣张。

  在其身后,跟着三个与其年岁相仿的男子,以及一个面色冷傲的中年人。

  四人都穿着一身合体暗黄长袍,在为首男子的率领下,在二楼过道口,俯视着何云也。

  为首男子双眼略带轻蔑的看了眼何云也,心下涌现一股激动之意。据他在宗主身边眼线所说,刀宗宗主邵泽彬,有意在不久之后,在十名亲传弟子之中,为其女邵婵儿择婿。

  邵泽彬膝下无子,只有这一个宝贝疙瘩,对其自是溺爱无比。如今,邵婵儿已到了适合婚配的年纪,有刀宗背景,上门求亲之人,自是踏破了门槛。

  只不过,邵泽彬实在是舍不得女儿远嫁,对于登门求亲之人,就都一一婉拒了。为此,邵泽彬没少和邵婵儿的母亲吵架。

  在他看来,女儿今后,无论是嫁不嫁人,都是得陪在父母身边的。他邵泽彬招婿,就要在宗门内招婿。

  邵婵儿虽为邵泽彬独女,却难得没有养成娇纵任性的性格。平日间,甚至很少在宗门内走动。康少乾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有幸见的一面。

  邵婵儿温柔可人,康少乾对其可谓一见倾心,眼下刀宗宗主欲在宗门内招婿,正中康少乾下怀,他自是要好好表现。

  只不过,他康少乾在十名亲传弟子中,论修为,算不得拔尖;论长像,更是倒数之流。以他目前的情况来看,基本是没有可能被邵泽彬看中。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康少乾想到了何云也。云狂阶位赛,刚过去不久。初出茅庐的何云也,一人一刀斩的天下才俊尽失颜,在各大势力的高层中,可谓名声大噪。刀宗身为西极六门之一,自是也听到了消息。

  星辰殿、魔门、邪门、剑宗四派丢尽脸面,没有参与的刀宗,以及枪宗,在看戏之余,也是多有不以为然。毕竟,未曾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一个年不及双十的小子,能够厉害到哪儿去。

  宗主的这种心态,无形中,自是会影响全宗上下。故而,刀宗、枪宗内,自认为修行有成的弟子,都暗中憋着一口气,想要战败何云也,一战成名!

  康少乾身为刀宗亲传弟子,自然也不例外。只要战败了何云也,才会为刀宗大长脸面。到时候,说不定邵泽彬一高兴,就真的收他为女婿了。

  也因此,才有了他这一次的铤而走险。毕竟,来无天帝都,找当朝世子的麻烦,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气。只不过,为了迎娶邵婵儿,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人的名,树的影。说实话,康少乾初来帝都之日,虽自恃修为高绝,却也难免心中不安。何云也的显赫身份,以及夸张战绩,无形中,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而后来发生的事,才让他真正安下了心来。对于他的挑战,何云也居然接连数天,不闻不问,不敢露面不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是害怕是什么?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他何云也心虚了。

  彻底放下心来的康少乾,也越加狂妄,甚至,胆大妄为的,为何云也取了一个外号。其不可一世,可见一斑。

  “你就是康少乾?”

  橙、金色灵力内,何云也面色不爽道。因为这么一个玩意儿,居然劳烦他亲至这醉八仙,真是心气难平。

  “不错!是我。”

  嘭!轰!

  醉八仙整个酒楼轰然一震!酒楼大厅内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刚还不可一世,身处二楼的康少乾,一动不动的趴在了一楼大厅。

  可以看到,康少乾身上,粉白色的灵力激荡,浑身颤抖,似乎极力想要站起,却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在其背上,如同倾覆着天地磐石,难以撼动!

  “……”

  酒楼内,一时间鸦雀无声。战斗于瞬间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暂静谧后,酒楼内有人颤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看到,那浑身包裹在橙、金色灵力内的人影,哦不对,是世子殿下。他右脚骤然原地一踏,康少乾便身不由己的被压落而下,困在了那里。”

  “世子他,他到底什么修为?”

  “看不出来。也许,是这康少乾太弱了吧。”

  此人话音落下,聚在一起的酒楼内众人,不由目光鄙夷的看了眼远处的康少乾。就这也配当亲传弟子?会不会太水了点?

  “你们说,这货会不会是假的?若真是刀宗亲传弟子,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吧?这比之土鸡瓦狗,也不遑多让了啊。”

  有人想了想,突然开口说道。

  “不!他肯定是真的。你看他的服饰,还有先前的那股刀意,在我看来,此人一定是货真价实的康少乾。之所以看上去如此不堪一击,只能是说明,世子殿下他太强了!”

  酒楼内,有人面色崇拜的看着何云也道。

  被压落在地的康少乾,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只觉得羞愤难当。这时,他感觉他的脑子一片嗡鸣,就连正常的思维,都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