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老天逼我当英雄 > 第160章 闻与问

  “你们班有没有一个叫白宇的同学?”

  听见年轻民警的声音,全班的同学都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击中在了白宇的身上,瞬间便是将白宇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

  而白宇看着面前的这两位年轻民警也是微微一愣,心中不由的思索起了他们之所以会找自己的原因。

  其实,这两名警察来找白宇的原因并不难推测,很快白宇便意识到了是因为今天早上发生在早市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在顺着所有人的视线找到了白宇之后,站在最前方的那个民警先是对着明显是老师的周波平敬了一礼,然后又对着白宇敬了一礼之后才说道。

  “白宇同学你好,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

  哗~~

  瞬间,教室中便传出了一阵感叹声。

  这两位警察竟然还真的是来找白宇的啊,这样的想法让在场学霸们那波澜不惊的高三生活中瞬间炸开了一枚深海炸弹。

  当即,现场的气氛便是吵杂了起来。

  然而在这吵杂的气氛之中,却是有一个人始终保持着冷静,自两位警官迈进教室的第一刻起,便眯起了自己的小眼睛,用审视的目光不停的在两人身上扫荡着。

  “等等!”周波平突然发出一声暴呵,整个教室都瞬间为之一静。

  连同刚刚问询赶来门口吃瓜的其他班学霸,也是被周波平这一呵给吓了一跳。

  最前方的年轻民警自然是受到声浪冲击最大的人,这样的挑衅行为自然是不能被他所容忍的,自从他披上这身警服时起,这还是第一次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就算是不再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也只有他老子敢这么嚷嚷他。

  当即,年轻民警便是皱起了眉,右手下意识的摸在了自己的警械腰带上。

  当然,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掏出什么警械来,在学校中无论是拔枪还是掏警棍,如果事后没有一个完美无瑕的解释的话,这位年轻的警官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但是,不会做出实际的行动,却并不意味着他不可以以此彰显出自己的特殊身份。

  然而,还没等已经做好了威慑动作的年轻民警开口说些什么,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老民警却是突然一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师傅?”年轻民警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老民警没有解释些什么,只是认真的看了年轻民警一眼,便快步越过了他,满脸堆笑的来到了周波平的面前。

  “哎呀,周老师,您看我这,来一趟都忘了跟您打招呼了,林局可是总跟我们说其,他儿子能考进燕京大学,可都多亏了您啊!这不择日不如撞日,一会儿事情办完了我请您吃午饭?”

  老民警一脸亲切的笑容,在看似客套的拉住了周波平的手时,顺势就是塞了一根烟在周波平的手上。

  老民警的这番话即是在对周波平道歉,也是在告诉身后的徒弟,面前的这位胖老师,他身后也是有关系的,绝不是他一个刚转正的小民警能够得罪的。

  同时,在听到这位老师竟然是局长儿子的授业恩师之后,年轻民警也是一阵咂舌,万幸自己刚刚并没有耍出什么官威来。

  要知道林局长家的孩子可是去年才刚刚考上的大学,林局长本人可是正四处抓到人就炫耀自己家孩子取得的成就呢,而面前这位老师竟然是局长儿子的老师。

  年轻民警当即就是意识到,今天他要是得罪了周波平,不说周波平会立即就打电话告状,光是让他在什么教师节啊,谢师宴啊,类似的任何一个场景中,不经意间跟前来探望的林局长提上这么一嘴的话……

  虽说一局局长肯定不会因此就把他怎么样,但万一要是在他以后的升迁工程中,局长看到他名字时又突然想起这件事了,那可就真是万事休矣啊。

  所以,在看到老民警熟练地将香烟塞进周波平的手中时,年轻民警立刻就是流露出了感激和崇拜的表情。

  同时在心中暗自赞叹着:“师傅,不愧是师傅啊,姜还是老的辣。”

  然而,令两位民警没有料到的是,周波平这位手指都有些发黄了的老烟枪,竟然突然笑了。

  “呦呵,云中仙?”周波平没有避讳任何人的直接将香烟拿在了手中,仔细的观察这。

  那表情好似在欣赏这某种艺术品一样,先是咂了咂嘴,然后有微微咽了口口水后才继续说道:“云中仙,紫气东来?檀香型?”

  “呃……您老是行家。”老民警有些尴尬的一笑。

  即便是脸皮再厚,被周波平将自己递烟的举动暴露在这么多高中生的面前,当了几十年的老民警还是不禁老脸微红,有些下不来台。

  “呵呵,你们人民警察的日子现在过得不错啊,都抽上云中仙了啊?”周波平眼角一抬,脸上的笑意瞬间隐去。

  “呃……”老民警这时要是再听不出周波平话中的意思,那他这几十年的民警生涯就真是白干了。

  当即,老民警便是微微挺直了腰板,虽然脸上仍然保持着笑容,却也已经在忍耐极限的边缘徘徊了。

  他不想得罪这位局长儿子的授业恩师,但却并不表示他怕了周波平,如果周波平接下来要继续得寸进尺的话,那他就也只好公事公办了。

  以老民警如今的年纪,什么升迁不升迁的,他还真不在乎,但是把身后的徒弟折进去,就有些不太合适了。

  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老民警最后一次尝试着缓和道:“啊哈哈,您瞧您这话说的,我啊,就这么一个爱好,不过这烟啊,我也就偶尔拿出来闻闻味儿,自己根本舍不得抽的。”

  嘴角虽然已经挂着微笑,但老民警脸上的表情却是已经明显得可以看出一丝不耐了。

  “呵呵。”周波平一声意味深长的呵呵让老民警脸上的表情又冷了一分,然而就在此时,周波平却是话锋一转道:“既然是您这么珍稀的烟,我看我还是不闻了,还是还给您吧。”说着,周波平便是把手中那根十分精致的香烟又塞回了老民警的手上。

  “但是,我学生事情我却是不能就这么不闻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