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幻符 > 231.我们给你跪了

  肖柏之前在东海群岛的一番胡作非为,在这么短短几天时间里便传遍了东海,可以说是一夜之间,名震东海了,乃至鲲鹏卫那边都知道了这事。

  不过这并不是威名,而是恶名——劫走罪人;杀害并劫持神殿祭司;放走风神祭品,干扰祭祀,逼得神殿不得不从其他途径搜罗祭品,引得风神震怒...

  这几条罪状加起来,在风神殿不予余力的渲染下,肖柏一下就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党、暴徒,仇恨值甚至超过了那几位屡次向东海用兵,手上积攒了上万条人命的华国海军降临,更是被人冠之以‘首恶’‘魔头’‘神敌’这样的凶名。

  这也是因为风神殿恶意夸大、扭曲事实的缘故,肖柏一共就杀了几名神殿祭司,被他们夸大成一口气杀了上百,人物形象也从一个皮肤稍黑的普通山野青年,被扭曲成了一个身高八尺,眼似铜铃,口若血盆,每天都要以婴儿和少女为食的大怪兽!都快可以小儿止哭了!

  之所以要这样搞,一方面是肖柏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风神也确实很生气,而风神殿自一个民间的小型教派发展到如今这番一统东海的局面,还真没遇见过被人这样骑脸的,饶是那些华国将军,都要顾及到宗教的影响力,保持着克制与底限。

  既是亵渎了风神的威严,又打了神殿的耳光,让人怎能不怒?

  而另一方面嘛,不管肖柏做的事有多过分,他终究是个无名小辈,修为也不高,结果带着两个橘家的废物就能深入东海腹地大干一票,最后还毫发无伤的脱身了?这无疑是对神殿威严和实力的严重挑衅。

  不把肖柏吹牛逼点,风神殿的威慑力还怎么维持?面子还要不要的?这种手段其实就和肖大牛当年的故事里,某岛国对着敌方一条五万吨潜水战列舰大吹特吹一样,得用吹嘘敌人的方式来保全自己的面子。

  所以就这样,肖柏的名头在东海算是落实了,一下就成了头号通缉犯,而与他同流合污的橘家父女自然也逃不掉,甚至连小美公母亲那一氏族都遭了牵连,也得亏她妈也走得早,还不至于遭罪。

  接着,风神殿更是效率全开,利用风神赐下的信息渠道,联络上了使节、质子这样的内应,恰好肖柏又因为卷入了魔女争夺事件而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度,这便让风神殿以一个极高的效率得到了此獠即将赶赴斗宠大会的消息。

  所以才有了这十圣再上华国一事,一口气派出十名剑圣,确保能将此獠枭首,以平风神怒火。

  而山田家本就因为此事与肖柏结仇,他们供奉的剑圣要出动,家主当然也没什么话好说。

  “十圣齐聚,只为一小毛贼,这阵势实在摆得太大了些,看来有些人和华国学了一辈子,却永远学不会那韬光养晦,低调隐忍的精髓。”山田家主对此次行动这样评价道。

  “主要是从内应那边得到了消息,此獠似乎和华国八圣那位狂生苏晓乐是同名师兄弟,十圣齐聚,主要就是针对这人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才如此行事。”那心腹手下帮忙解释了一句。

  “这般大张旗鼓,真不怕打草惊蛇吗?”家主不屑的笑了笑。

  “华国那边应该是反应不过来的,这次事情能那么快决定下来,全靠了风神大人恩赐,才能高速的传递消息,他们不可能料到事情才过去短短几天,我们便聚齐十圣降下雷霆一击。”手下又继续辩解道。

  他这番乐观的想法其实挺有道理的,在这个时代,常规的信息传递手段只靠驿马和鸽子,又低效又不稳定,除非真有啥大事才会启用各种高效的手段,像是用上三境修士当鸽子送信这种,但华国一向自大,这次针对的又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有谁会把这事放在心上呢?又有谁会料到报复来得那么快呢?连肖柏自己都没怎么在意这事的。

  “要说这里面唯一的问题,便是选在这斗宠大会上动手了,那盛事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会聚集出比我们东海还多的人,其中高手也多,他们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动手,也是有些不妥的...”家主说道,但不等手下解释,他自己也想清楚了这样做的缘由,又自顾自的接着说道:

  “但我也能猜到他们的打算,这场盛事鱼龙混杂,便于隐藏身份,又有诸多高手坐镇,小孩都知道没人敢乱来,他们突然出手,肯定会出其不意。”

  “这便是为什么要十圣齐聚的第二个原因了,自上次的安城大耻后,大家励精图治,隐忍磨砺至今,今时已然不同往日,便是再遇上那极凰,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手下有些小激动的说着,“我之前去送一郎大人的时候,感觉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温养至今的剑意即将出鞘,整个人都如同一把神兵利器一般,仅仅是露出的些微气息便让我双目刺痛,不寒而栗。”

  虽然他把剑圣吹得牛逼上天了,可家主却还是冷笑着反问道:“你哪来的信心?该不是以为那极凰这些年来都在养尊处优?止步不前?”

  “这倒不是,只不过之前打听那首恶消息时,无意间听见了另一条情报:白瑟身边那件神兵,华国七兵之一凤羽翎衣并不在她身边,并以此为借口拒绝了另一位强者,机剑吴为的切磋邀请,这事就发生在几天前。而此人当年能够一举击败十圣,靠的就是这件宝甲的神异,一旦没了这东西,她未必有传说中那般不可战胜了。”

  家主听到这里,不由得心念一动,感慨道:“或许这一次,一郎大人真能一雪前耻吧?只可惜他们此行去的是云州,而那尊极凰生性倨傲,肯定不会去凑这种热闹了,不由得替一郎大人感到遗憾啊...”

  此时的肖柏当然不会料到有人已经给他准备了一份特大号惊喜,这斗宠大会之前的几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制符上面,连小萌儿都没怎么陪,而领着同学游览泉城名胜这种事更是甩给了秘书大小姐...

  不过这样倒也好,只有几个女孩出去反倒是方便,也不用看着大小姐和小萌儿一左一右黏着肖柏秀恩爱。

  因为要制符的关系,肖柏在泉城多待了一天,等到他将磨碎的佛门舍利和从瞎子那里得来的固态眼泪以一个注入灵魂的姿势洒在两张符上面之后,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呼~希望有用,没有白白辛苦。”肖柏嘟囔着,赶快捧着符回到了门派,开始和剑一商量此事。

  安德鲁这会刚好在正殿外面清扫广场,一见肖柏回来,先是一番磕头跪拜,然后又将目光锁定在了肖柏手中,脸上露出一番好奇的神色,不过没敢发问。

  “少主是想让这套符,尽可能覆盖多的范围?”剑一和肖柏交流了一番之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不妨去到阵眼处。”

  肖柏连忙依照他所说的,去了阵眼所在的那间密室,做到了那石桌旁边,而此时的阵眼像是知道了他想做什么一般,桌面上凭空浮现出了几张圆盘,像是在示意肖柏把符放上去。

  “呃...我记得这个不是用来布置护山大阵的吗?”肖柏检索了一下脑中的知识,有些奇怪的问道。

  云仙门当年还是有点东西的,比如这护山大阵的布置,就比很多门派要高出一个层次,并不是把固定的东西埋在固定的地方,再拉网画线啥的,而是将这些繁杂的东西全都整合进了阵眼之中,只需要将用来维持大阵的关键物品放入对应位置,阵眼会自动拉网画线,让大阵成型。

  当然,这也和护山大阵听起来牛逼,但实际原理反倒并不复杂有关,让布阵物相互联系的这个过程甚至可以说相当简单,只要能收集到足够的物品,剩下的就毫无难度,其难度主要是体现在收集物品这一过程上。

  而眼下肖柏已经完成了最难的一步,剩下的自然简单了,他这便按照脑中的记忆,将九张符分别摆放在石桌的九个位置上,并激活了这套符阵。

  石桌微微发亮,九张符也缓缓的沉入了桌面,整套符阵也随之被阵眼扩散到了整个秘境之中。

  肖柏明明身处不透风的密室之中,却突然感觉到一阵沁人心扉的舒爽微风迎面拂过,顿觉神清气爽,连这几日制符所积累的疲劳也随之一扫而空。

  正在外面清扫广场的安德鲁也感觉到了这点变化,一脸惊讶的摸了摸身上被剑一揍出来的伤痕,居然也被瞬间治愈了?甚至连老迈的身体都焕发出了一股活力,让他觉得自己可以连扫三天三夜都不用休息!

  安德鲁顿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用西域语激动的高呼着神迹之类的口号。

  这套净化之地是由三组九符所组成,本身就包含了两组六符治愈之地的符文,自然也兼容了其中功能,在驱逐诅咒的同时有着治疗伤势,恢复体力的作用。

  就连刚刚到此的难民们,常年积压的隐疾都缓解了不少,精神更是为之一振,连面色都红润了几分,也连忙放下手下的农活,像安德鲁一样顶礼膜拜了起来。

  若是这符阵的效果能一直维持下去的话,他们身上的各种毛病应该不出三天就能彻底根治,马上就能投入到热火朝天的门派重建工作中去。

  但可惜的是,这舒爽的微风仅仅只持续了一小会便消失了,几张符又重新露出桌面,肖柏连忙抓起其中一张查看,不由得一愣,这才几息时间?里面的符力居然就消耗一空?

  毕竟要覆盖整个秘境那么大的范围,这符力自然被瞬间抽干了。

  “少主下次再用,记得先通过阵眼控制一下覆盖范围,不需要铺那么大的。”剑一读懂了肖柏的表情,跟着劝了一句,又接着问道:“那些甲人呢?是否已经恢复?”

  肖柏收起了耗尽的符,用阵眼的小地图功能查看了一番,顿时面露喜色,之前代表着血妖傀甲的那种红点,竟是已经完全消失了,还多出来了五枚代表友军的绿点!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五名苏醒的甲人应该都和剑一一样,能够和人交流,并且从阵眼处继承了一部分门派的传承,一共六名甲人,分别对应了当年剑术、道法、驭兽、医道、星象、奇门这六大分宗。

  把这个消息告诉剑一后,它激动得顿时半跪下去,面露喜色的说道:“恭喜少主,门派复兴终于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我等苦等五百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肖柏也跟着大大的松了口气,为了这事自己前后没少辛苦折腾,连可爱的瞎子都被弄成睡美人了,如果最后失败的话,那可就亏大了!幸好是成功了。

  不过稍微有些遗憾的是,更多的普通甲人并未恢复,被祛除诅咒后它们也失去了耐以支持的最后力量,只能伴随着云仙门的过去一同消逝。

  还好肖柏提前准备了一些人手,要不然这门派里的人数还不过十位呢。

  而那些苏醒过来的甲人们,先是如剑一之前那番表情一样,一脸懵逼的满地乱窜了半天,才接到了阵眼传递过来的信息,明白了如今的情况和接下来的使命,便连忙乘坐着知客云,朝着忘仙殿而来,最后又聚集在被勉强打扫了一番的正殿处,集体叩见新任掌门。

  “少主英明神武!神功盖世!”自称道一,接受了道宗传承的那位甲人高呼道。

  “少主千秋万代!一统江山!”自称驭一的甲人也跟着喊道,这明显是驭兽宗的。

  “少主文韬武略!气吞山河!”名叫医一的甲人也不甘人后的喊道。

  “少主在手!天下我有!”这是管星象的星一。

  “少主老仙!法力无边!”奇门宗的奇一最后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