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金融逆战 > 第三百零九章 齐谋做空

  刘栾雄虽然在资本市场上有巨大的投资,但是主要的法人实体依然是两家房地产上市公司。√菠々萝々小√说其中的华银置业一直持有香港和英国的多栋顶级写字楼,包括位于伦敦金融城的RiverCourt,此前一直是高成公司的英国总部所在地。

  不过由于今年开始高成的金融AI开始运行,欧洲总部同样迁入了伦敦金融城,RiverCourt写字楼被弃用。刘栾雄趁机打算推倒重建,来扩大建筑面积。

  “我在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中,最明白的一点就是顺势而为,昨晚的时候有三十多个国家四十多个航空公司停飞了问题机型波音737MAX。这是一种大势,几乎无人能阻挡。”刘栾雄同样关注波音停飞事件。

  “就在刚才,泰国航空停飞了仅有的三架波音737MAX9,要不知道这跟出事的MAX7和8,还是有差别的。”马东补充了一句,“现在全球有47家航空公司停飞了差不多三百多架问题机型的波音客机,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二之多,距离被全世界抛弃只剩下三个国家,美国、加拿大、巴拿马。”

  “呵呵,说白了就是美国人还在坚持吧。”刘栾雄当然知道三个国家只有一股势力。

  “我看到昨晚波音美股期权有大量资金做空,想必跟你很有关联吧?”股坛狙击自有自己的判断能力,特别是一个人在资本市场逐渐崭露头角之后,一切操作上的习惯,全被专业的人推敲出来。

  “不过,只放了2亿美元的做空期权。”马东的话只说了个大概,事实上的期权值投入值应该大于3忆美元,“不过,我也看到有人在大笔融券卖出,这个空头看来实力也不一般。”

  “呵呵,所以说,我当时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咱们有缘分,零和交易的游戏里,做到了方向一致。要不是你在期权上面不断制造对赌盘,我觉得正股还不是那么好打。”刘栾雄笑道,心里想着自己的操作应该也没瞒过马东。

  “小马觉得这样的做空能做到什么程度?”刘栾雄的话像是一个考题。

  “飞行安全永远是比天还大的事情,能做到什么程度,现在来说,已经不是取决于美国人,而是天朝和欧洲的态度。”马东当然把这个事件延伸开来。

  “空客的订单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的老大的也已经启程。就竞争对手的角度来说,这是空客赶超波音的高光时刻,若是不抓住这样的机会,他们的CEO那就太没魄力了。”

  “同时,我们国内的大飞机早就摩拳擦掌,想尽快下场了,波音停飞无异于给C959一个眼球机会。”马东娓娓分析开来。

  “至于美国人,他们若是聪明的话,应该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挑战全球神经的时候。所以以特普总统的尿性,这是他显露个性的时刻了。他不会犯众怒的。”马东其实说白了今晚可能的操作。

  “这么说来,今晚还可以唱一把大戏?”刘栾雄的神色很平淡。

  “不光是今晚,在很长时间内也许都会存在。”马东喝了口水,润了下喉咙,“外盘的头部特征非常的明显,特普总统想要的制造业振兴随着特斯拉开拓天朝市场变得渺茫,美债的的收益率最近来看,曲线倒挂,这是经济衰退的信号。”

  “联储就是再放几次鸽派言论,没啥用了,美国国内的消费需要扩张可没那么多空间,反而对于天朝来说,强大的人口基数,庞大的存款储备,拉升消费需求的能量还很大。”

  ‘“这个时候的资本市场情况来看,美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成为死水一片,而内地股市可变得风华正茂。”

  “我同意你的观点,不过死水一片的时候,也可能冒出异乎寻常的机会。风华正茂,却不见得让你有利可图。”刘栾雄虽然想法有所共鸣,但是到实际操作方面,他还是自有主张。

  这也是他想请马东过来的原因,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在选择操作的方向总希望看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

  在山顶上,有一个很不错的地理优势,那就是可以轻松地看到夕阳落山时的样子。

  两人聊得很投机,虽然刘栾雄已经快六十岁,但是言谈还是很有朝气,也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女明星喜欢往他身上靠。

  太阳落山的时候,不时有一阵风儿吹过。不一会儿,甘比拿了件外套给刘栾雄披上,并嘱咐他不要谈太久,注意休息的话,然后就去照顾孩子去了。

  马东忽然觉得这一幕很温馨,不论是有钱人家,还是穷人,家人、爱人之间的陪伴才是一种真正的幸福。

  “人只有到老了才会知道,陪伴你最久的那个人都是你值得爱的那个人。”刘栾雄望着远处的夕阳,喃喃说道,“男人有钱了之后,很容易迷失自我,觉得女人才是成功的一种体现。”

  “事实上,女人的多少只能说明男人有多渣。家庭的幸福才是男人奋斗的一个动力。”这或许是老刘的真心实话,阅尽千花,悟出这人生的真谛。

  “我老了,有时候走路都需要拄拐杖了,就像这落日一样,我的时代即将结束了。”他看着马东道,“但是你的时代或许来临了。”

  “希望你不学我年轻时的样子。”这是刘栾雄送马东离开赠送的一句话。

  坐在回来的车子上,马东想到了刘栾雄年轻时是什么模样,特别是在突然发迹之后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用有钱任性来形容。

  无论是登报向女明星示爱,还是跟女明星在高尔夫球的问题上打赌,声色犬马不为过。

  他曾经是那样的人?而我现在又是什么样的人?马东细细思考着自己,自己的身边似乎也有了好几个女人,虽然没有主动招惹女明星,自己是不是也是很渣啊?

  “东哥,好像后面有车子在跟踪我们。”副驾驶的小江的突然回头向马东报告道。

  “什么?哪里啊?”马东迅速醒悟过来,向着后面的车窗望去。

  “一辆白色的小车发号是78,另一辆黑色的小车尾号是38,交替跟踪的,很有章法。”韩震江侦查兵出身善于观察周围的变动。

  “不会吧,我怎么没见到你说的那两辆车。”马东望着后面不解地道。

  “应该绕到我们前面去等我们了。”韩震江很有把握地道。

  果然,马东在国际金融中心的楼下,看到了这两辆不起眼的小车,只是马东的车子一到,这两辆车就消失了。

  “哥们,看来最近要悠着点。”马东暗暗提醒自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