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五十一章 听说江湖..在字里行间。

第五十一章 听说江湖..在字里行间。

  江苍出了车站,把草人往口袋里一装,就没有停留什么。

  熟悉的在火车站外面拦了一辆出租,便向着那处旅游景点驶去。

  三四十里的路程,等到了这处城市的边缘。

  江苍先是找了个宾馆住下,又开始一日复一日的练劲。

  一直等两天时间过去,当元能的强化消失。

  江苍发现自己的体质提升到了‘2.3’多!

  一口气提升了接近‘两成’的体质!

  要知道。

  元能最主要的效果,还是恢复寿命、修复伤势,再增加自己的技能数量。

  除了一些‘专门增加力量与体质’的元能以外,自己实力提高多少,还是要看自己在元能世界内的修炼效果。

  而如今,自己能借用元能的‘普通强化效果’,就让自己力量又翻了翻,那是雪中送炭的好事!

  再说的贪一点。

  虽然多了‘0.3’听起来是有点少。

  但是这已经相当于了很多拳师一辈子到头都达不到的劲力!

  尤其在自己判定中的体质,不算上任何发力技巧加成,2.3就是2.3倍的常人力量。

  若是什么发劲技巧都算上,自己打出三四倍的常人力量,也不是天方夜谭。

  再战力具体直观一点。

  自己若要碰上原先的自己,躲着打,最多两三手。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

  而江苍按照这样的推演,估摸了一下,若是自己再回上个世界,起码在西省踢馆是没问题了,能称得上是大高手!

  可要是换成了‘元能世界’中的那个民国,‘虎头少保’孙禄堂师傅的那个时期。

  单以小城药堂内的陈择师傅都有‘2’的体质。

  自己称之为大高手,好像是有点悬。

  顶多算是一个在江湖中有名望的拳师吧。

  没人会敢惹自己。自己也能报着名号走江湖,不用动手。

  特别是自己才二十来岁,这本事应该不小了吧?

  在那时候的道上混,单靠着一双拳脚,约莫都能称爷了。

  而亦是强化结束后的第二日,现实世界中的第五天下午,六点。

  江苍在屋内练完劲,正捧着一本武侠小说一边看着,一边休息的时候,又感受到脑海里有个小提示,是让自己晚上八点半,到五十里外的另一个城市。

  隐隐约约,是让自己买一件东西。

  一时间。

  江苍朝着东边望了一眼,先是心里道了一声‘巧了’,东边的那个城市正是自己初中上学的地方。

  于是。

  江苍略微收拾了一下衣服,就拿着没看完的小说揣到兜里,准备先过去一边看书,一边等着。

  只是这时。

  在江苍出门的时候,自己用了两年的电话也在床边响起。

  ‘啪嗒’拿起电话。

  江苍一瞧,是一个陌生号码。

  再随着‘滴嗒’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一声询问。

  “喂?是江苍吗?”

  “对。”江苍边走边接,出了房门。

  “我是张象!你初中同学!”那头话语中传来笑意,“找半天终于找到了你的号!听说你去临市了?过得咋样?晚上同学聚会来不来?就在咱们学校旁边的李家饭馆那。”

  “聚会?”江苍脚步一顿,虽然自己喜欢练武,但也精通人情世故,知道这快吃饭的时候还给自己打电话,估摸着就是要‘AA!’

  多一个人,能平摊一点,就是一点嘛!

  只是,江苍感觉任务地点好似就在那里,尤其觉得这两件事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后,便想了想道,“去。”

  “好。晚上七点啊!”张象说着,又客气了几句,说了房间号,还有大致拿多少钱以后,就把电话挂了。

  而江苍望着电话,看着这陌生来电。

  说实话。

  江苍觉得这几年前的同学能找到自己,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更没感觉是元能世界的影响。

  因为要是等到哪位同学结婚,等着要份子钱,那才叫做掘地三尺,上山下海的施展神通寻自己!

  哪怕是自己身在元能世界,说不得还能找办法寻过来!

  所以,几年时间不联系的同学能找到自己,这没什么说的。

  而江苍下了楼梯,拦了一辆车,又一边看着书,一边向着东边城市行去的时候。

  等下午七点左右,天还没黑透。

  自己也来到了这个城市的一条街区,又结了车钱,来到了一家饭店门前。

  这时大致望去。

  江苍看到这饭店的规模还是记忆中的两层楼高,面积不大不小,墙壁上还有青苔。

  门口停的都是电动车,或是几辆轿车。

  消费不高,就是一家普通的饭店,不挂星级。

  且与此同时。

  江苍还发现买东西的地方,就是在这家普通饭店内!

  再按照‘八点半’的提示,说不得还真让自己随一手‘吃饭钱’,才能把那个‘元物’买过来。

  那没什么说的。

  江苍瞅着自己这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不落排场,便大步走进,向着一楼忙碌的服务员报了一下房间号,就又拐头上了二楼。

  入眼,一溜包间过道。

  尤其是随着‘咔嚓’一声。

  江苍刚上了楼梯,就见到207的房间内,正走出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

  “江苍?”他一瞧走来的江苍,认了几眼,就忽然一笑道:“刚才接着班长了,才送进去。没想到咱们的体育委员来了!这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过得咋样。”江苍笑着走了过去,两眼认了出来,这青年不是刚打电话的张象,而是初中时期的三好学生,外号李老实。

  只是他上学的时候木木讷讷,人很腼腆,一心学习,没想到六七年没见,这说话顺溜多了。

  “就那样吧!”李老实笑着摇了摇头,“大学才读完,前段在一家公司里实习,快转正了..”

  “挺好的。”江苍拍了拍李老实的肩膀,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好几年没见,自己和他走的又不是一路,这话说多了,除了伤感情,还能有什么用?

  还不如赶快吃完饭,给钱,买了元物就走。

  “你呢?”李老实则是给江苍让了根烟,十来块钱一包的那种,“在临市那里过得咋样,怎么又回来了?”

  “办点事。”江苍把火点上,“你怎么学会抽烟了。记得你上学的时候,闻到张象他们抽烟的时候,还会捂着鼻子恶心。”

  “应酬。”李老实笑了,指了指房门,“走吧,班里五十多人,今天能来的十二人,全来齐了,就等江苍你了。”

  ‘是等着我凑钱吧..’

  江苍望了李老实几眼,话没说出来,只是心里颇有感慨,感觉李老实真的不老实了。

  或者说是,同学聚会嘛,很多人都不想来。

  实在推脱不过了,最后来了,大家又没感情。

  那肯定是饭钱方面能省就省。

  因此。

  江苍不说什么,就和李老实进去包间内吃饭吧,反正自己也没吃饭。

  “咱们里过得最好的是班长,花了十几万开了个店面..”

  当一进里头。

  屋里十名男女正聊着,一桌子刚上的菜,四瓶白酒,两架啤的,都没用动。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江苍来了啊!”

  但一等江苍过来,他们就相互向江苍打个招呼,眼睛都无意瞄向了酒菜,被香味吸引,又不能动筷子,饿了半天了。

  “好久没见。”班长是个瘦高个,望着江苍打了声招呼,活络着气氛,又是打开了饭局道:“那人都来齐了,吃饭吧?”

  “吃饭。”众人或矜持、或笑着拿起筷子,也有的同学开着白酒、先整一杯。

  不算大的包间。

  江苍就在桌子南边坐着,左边是饭店里的碗筷柜,右边是李老实。

  众人里唯一有本事的班长,在东边坐着。

  “动筷子啊江苍!”通知江苍的张象在李老实旁边坐着,刚喝了两杯啤酒。

  尤其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低着头打了哈欠,去掉了眼镜,揉了揉眼角。

  是上班忙了一天,好久没睡好,太累了。

  要不是小时候喜欢的女同学来了,他今天不会过来,工资还没发呢,还是借钱来的。

  而李老实见到张象低头揉眼的样子,倒是捣了捣他的胳膊道:“咋了,好久没见咱们体育委员江苍,哭了?”

  “对。”张象笑骂一句,不经意间瞄了一眼桌子那头吃饭的一名女孩,才提起精神拿着酒杯和李老实碰了一下,“今天我得早点走,公司还有些..”

  “不给面子是吧?”李老实拍了他一下,惹得旁边几个同学起哄,说要灌醉张象。

  江苍就看着,也没说话,低头吃着自己的饭,空下去的左手,摸着口袋里的武侠小说,想着自己还没有看完。

  而李老实打趣了张象几句,又点了根烟,看到身旁江苍一直埋头吃饭,倒是又开口道:“江苍,现在干什么呢?是上班,还是做生意?还是读研?”

  “在休息。”江苍放下筷子,“刚忙完一些事,有七天休息。等过两天还要找活。”

  “怎么没工作?”李老实给江苍让了一根烟,“要不我明天下楼吃饭的时候,帮你在附近转转,打听打听,看看我们写字楼里哪家公司还缺人?”

  “这倒不用了。”江苍拿起酒杯,“平常有事干,挤不出来时间去上班。”

  “那..好吧。”李老实没多问,和江苍碰了一下,“有事就打电话,我还没结婚,也没女朋友,虽然手里存的钱也不多,但能帮个人忙,出个力气活。”

  “多谢。”江苍虽然知道这都是桌上的敷衍,李老实现在并不老实,但还是感谢一句。

  “小事!”李老实抽了这根烟,也没再和江苍说什么,就又和旁边的几人聊了起来,大家都有工作,可以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吸取经验。

  江苍则是听着旁边众人的闲聊,望着喝醉的张象,觉得没人理会没工作,又没家庭帮衬的自己,自己也落的清净。

  ‘咔嗒’自己又动着筷子,吃着自己的饭。

  但江苍有时望着相互巴结的他们,却忽然觉得九爷、钱爷、赵少、老虎他们的言行举止,江湖道义,真如烧红的烙印一样,烫在了自己心上!

  让自己明白了,自己为何与他们格格不入。

  这或许是因为自己去往了两个元能世界缘故,见多了太多真性情的人,继而对这些藏话掖话的人,产生了隔离。

  一场同学聚会。

  就在他们喝喝笑笑中这样过去。

  除了他们的名字是真的以外,江苍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也不去记。

  等到快散场的时候,AA钱是一百。

  江苍顺手拿出,交给了组织这次聚会的李老实。

  随后。

  众人出了饭店,骑车的骑车,打车的打车,喝多的找人来接。

  江苍则是推却了张象骑电动车送自己回去的好意,又拐回饭店,在柜台那里买了一瓶的白酒。

  这‘元物’二十来块钱,不贵。

  比AA的饭钱都要便宜许多。

  等出了门店,把这瓶巴掌大的酒瓶装到兜里。

  江苍独自打了一辆车子,等起步走上数百米,快要到拐角前方时,又在倒车镜内望着先后道别班长的同学,与街上匆忙、沉默的行人、路旁谈笑男女。

  四周的饭店楼房,灯光照亮街景。

  附近来回穿梭的轿车,谱写夜景中的城市,五彩绚丽、

  江苍隔着衣袋摸了摸自己的小说,却发现自己犹如黑白,却又满手血腥,格格不入这里。

  不去想。

  江苍目光从窗外收回,翻开未读完的武侠书籍。

  映着夜色灯光,手指触摸,品读书中的一个个字迹。

  如闻窗外、

  繁华夜景,近在眼前。

  若问江湖,笔下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