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凤魂骨 > 第78节 献魂骨上

  第78节

  尤景看着浸泡竹水桶之中的付宁,六天时间已过去。他没有想出一前举两得的治疗办法。

  尤景将手指放进仙水中探试水温,很烫手,估计高达五十几度,远超常人能忍耐的温度。“快加入冰块。”

  一边的付枫马上将手上准备好的大堆冰块加入水中。

  大叶焦急得满头大汗,“尤仙居,你得快点想出法子。”

  “法子是有,可你们的付长官不愿意。”尤景心里同样着急。

  “他不愿意咱们强硬出手帮忙。”大叶粗声说,他怀疑这尤景不想救治付宁,尤景不是神仙吗?不可能一点手段都没有。

  “男女交配,你怎样出手帮忙?”尤景哭笑不得,直接责问大叶。

  大叶错愕,他困窘得满脸涨红,他确实帮不了。“不如我们给他下春/药,让他控制不了自己。”

  尤景闻之突然只觉眼前一亮,怎么他没想出这一招,他不禁向大叶竖起大姆指,表示赞扬,还真看不出粗气豪壮的大叶能想得出如此下流的手段。

  全身烧红的付宁却突然睁开眼睛,“不许乱来。”他声音微弱,可语气相当严厉。

  尤景和大叶,付枫三人同时对视一眼,眼神都在说,“我们暗地里行动。”他们可不舍得付宁灵躯体被毁,要找到好的躯体给他补上不是不可能,可须要漫长的时间,再说付宁如今俊美无敌的身躯就此腐灭,不是很可惜吗?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一片人群骚动,夹带警卫员的阵阵警告声音。尤景和大叶果断走出屋子。却见外面紧张在此守候的二十名警卫员,此时团团围住私闯进来的一人两鬼。

  “你们马上离开此地,不然休怪我们出手。”有警卫员厉声警告。

  林投司却向众人抱拳,礼貌说,“大家稍安勿燥,老仗专程前来是救,救......”救人?对方不是人,林投司一时口疾,“反正老仗为你们长官带来解腐水之药。”

  “你的解药在哪?”尤景一开声,众人自觉让开一条路给尤景。

  陈立雁马上将他身旁的一名美丽女鬼献上,“是她。”

  尤景看看满脸喜悦之情的陈立雁,再看看满脸欣慰的林投司,这一人二鬼搞什么发明来的?

  “我至今还是处子,我是愿意过来配合救治同僚的,并非被逼。”美丽年轻的女鬼说。林投司答应她,只要她配合,他会施法让她轻易重新投胎转世为人,她不想过飘渺迷茫的日子。

  尤景总算明白他们到来的目的,他不禁在心底冷哼,陈立雁他认识。付宁身上中的腐水不是拜他所赐吗?尤景冷冷的盯着陈立雁,真想不明白付宁怎么会三次载在同一个人手里,而且这个人如今没有丝毫武力上的本事。

  “你不是该找个地方喝酒寻乐,庆功去。何必来此地猫哭老鼠。”尤景也不敢出手灭对方,如今仙界法律严明,他不敢妄自触犯。

  陈立雁听得出对方的讽刺之意,他深知如今他如何解释也没人会相信,就索性不辩解。“如今是救他要紧,其他的暂时别再计算。”

  “今天是伤者身中腐水的第七天,时间紧逼,你们就先放下恩怨,让她进去试试看。”林投司看见尤景身上四周金光闪闪,他恭敬卑微,同时心里奇怪怎么此处会有仙家出现。

  尤景看看林投司,人间的道法师。再看看一心来赎罪的陈立雁,说,“你俩若能解开他身上的腐水之毒,我代他保证,你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尤景一扬手,示意警卫员给他们一人两鬼让路,他就要让陈立雁死心。

  只见这三个家伙各怀心事,却是万般惊喜的大步走进屋子里面。来到屏风后面看见泡水桶之中的付宁。

  “你快前去。”陈立雁马上吩咐身边的女鬼。

  美丽女鬼来的时候以为对方是位丑八怪或许糟老头一个,没想到对方是位年轻体壮的美男子。她咽下一口水,快速地要跳进水桶之中。

  林投司难以至信的盯着付宁,三个月前他们交过一次手,他就是因为对方而闭关养伤的。他对付宁的印象很深,一眼就能认出当时在他眼中不知天高地厚的雏鸟蛋,如今他终于知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他自己。

  林投司正要出手去阻止美丽女鬼的无礼行为,可对方过于心急,他错过最佳的阻止时机。美丽女鬼还没触到水桶,就给一股神奇的强大力量打飞出去,她还没来得及喘息,紧接着让付枫一脚踢出屋外,此鬼不是恶徒,故而付枫并没有灭了她。

  付宁此时再次张开眼睛,看见陈立雁的出现,他眼里更是火红。

  陈立雁惊慌,这请来的女鬼没碰到对方就给打飞,不能救治付宁。“付宁,是我错。”陈立雁腿一软,双膝落地。付宁是恨他,可他更恨自己,他竟然三次成功加害付宁。

  付宁眯起双眼,冷冷的看着跪落地的陈立雁,“付枫,在他身上取回附有我名字的追魂柱。”

  付枫轻易的一手提起陈立雁,果然在他身上搜索到一枚铁柱。原来,只要付宁恢复法术,陈立雁就能靠这枚追魂柱跟踪到对方的行踪。

  “将这他们赶走。”付宁沉声说,他每开声说出一句话,心一分出去,身上的体温升得更快,烧得他好难受。

  付枫正要出掌,林投司立即抱拳道歉说,“晚辈多有得罪,不必出手我们就离开。”林投司一手拉紧不愿就此离开的陈立雁,心痛疾首的立即离开。

  外面的警卫员没有阻止他们的离去。林投司此时心里难过,他预料他将不久死去,对方不是恶鬼,他一个修行学法之人,即使是无意伤到修仙之人,若不能及时补救,他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而三十年前参与谋害付宁的道士们,除去当时出手保住付宁元神的张仙人能生还以外,其他的都在百日内离奇死去。凡是人间修法之人,都不得损伤修仙的群体.....

  看着付宁的难受,尤景不再犹豫,闪身离开此处。

  尤景使出隐身术,在陈贵凤所在的住宅里外搜过遍都不见到对方的影踪。正好遇上迎面而来的张倚珊,尤景马上现出真身,将张倚珊拉至角落边上。

  “你如此慌张干什么?”张倚珊责问。

  “你有见着陈贵凤吗?”尤景问。

  张倚珊发现尤景的眼神过份炽热,“我没见到她。”

  “你再不说,你的心上人付宁就不行了。”

  “你说什么?”张倚珊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付宁不行?她不相信。

  尤景心急,“付宁中了你外公的腐水毒,过了今晚不能解毒,只怕付宁躯体被毁。你不可能再见到他面。”

  “那你还不赶紧找解药去,来这里有何用。”张倚珊不禁紧张起来,他可不想付宁有事。

  尤景难为的低下头,“如今就只有陈贵凤能救得了他。”

  张倚珊不禁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太清楚付宁的事情,许多都是从尤景口中得知的。如今尤景说只有陈贵凤才能救治得了付宁,不就意味着,她将要失去一个好表妹。她心里突然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

  尤景发现张倚珊的迟疑,“难道你不想得到付宁?”他并不知道张倚珊最近跟徐有悔走得很近。

  “难道没有其它办法?”张倚珊心底颤抖。

  尤景一脸的沮丧,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他也不想牺牲陈贵凤,一来她人员很不错,二来付宁本人不愿意,三来对方是黎彩杏的好姊妹。“我也不晓得你死去的外公竟然如此歹毒,泼在付宁身上的不是普通腐水,竟然与奇域世界巫精一族的腐水效果一致,无人能解。只能让陈贵凤为他献出魂骨,让他直接进化成半仙真身,方能摆脱腐水的侵害。”

  “只怕她不愿意。”张倚珊嘴里这样说,可她太了解陈贵凤,为了付宁她真会牺牲自己。

  “你只要告诉我她人在哪里,其它的你别管。”尤景看得出张倚珊的犹豫不定。

  “如果她不愿意,你会怎样?”张倚珊内心好矛盾,一方面不想付宁有事,可一方面又不想陈贵凤没了。

  “我会放过她。”尤景如实回答,对方不愿意,献魂骨过程不可能成功。这就是他为何要张倚珊想尽方法让陈贵凤与付宁长期独处,无非是要让陈贵凤深爱上付宁而无法自拔,最终成就付宁的修仙。

  “她或许躲在她房间的床底下。”张倚珊说。

  尤景不太相信的看着张倚珊,他没听错吧?一个大活人躲在自己的床板底下,什么状况?

  “贵凤小的时候一犯点小错,她后母会不停的骂她,经常罚她睡床底下面,久而久之,只要她遇上严重的低潮,她都会躲在床板底下,想借此逃避现实。”陈贵凤的这个奇怪癖好,至今只有张倚珊和陈贵存知晓。而张倚珊当年跟陈贵凤同床共枕两年有余,对陈贵凤她是很了解的。

  尤景不再多说,他心情惆怅的再次走进陈贵凤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