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赤炼羽裳 > 第一百一十九回 密洞博弈

  玄昊知是临琦进来了,见这洞中无处可躲,便屏住呼吸,忙施了个隐身咒,就靠着石壁站了,临琦提剑进来,见一切完好,并无异样,心想:“是那贼人已走,还是施了隐身的法术?”

  便闭上眼做法,搜罗四周有无气息。玄昊知道临琦灵力深厚,恐被她收罗出来,便一直屏住呼吸,不敢出气,临琦搜了一阵子,没有搜到气息,便原地等待师傅和师尊。

  玄昊自知自己的隐身术瞒不过师傅和师尊,便急急要出去,于是想轻轻地飞出去,但自己屏住了呼吸,如何能飞得起来,便小心翼翼地移动步子,准备往通道边靠过去,谁知临琦不动声色,就是为了引那隐身的人出来,她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便从掌中打出一股真气来,玄昊见了,忙躲开去,那真气只将石壁打出一个硕大的窟窿。

  玄昊干脆放开呼吸往通道飞去,临琦捕了气息跟着飞了出去,玄昊觉得这该死的通道怎么这么长,只见眼前就是光亮的出口,却还未飞到,眼看就要到了,谁知那光亮却越来越小,最后竟没了,原来是临琦将石门给关了。

  玄昊此时已到了门口,便欲化作轻烟飞了出去,谁知那门上竟有一股强大的结界,根本就没有缝隙。玄昊只好挂在那石门上,一动不动,又不敢呼吸了。

  临琦在通道里喊道:“大胆的贼人,竟敢闯入我清玑阁禁地我劝你快快现身,否者师尊来了,你定是无所遁形。”

  玄昊吓得汗都下来了,他知道这清玑阁里藏了不少的秘密,但不知道自己现下知道的这个秘密是个什么样要紧的秘密,师尊待自己这般地好,若误会自己是代天庭来刺探清玑阁秘密的,就实在是有口也辩不清了,还也会伤了她老人家的心。

  于是他将真身化进自己随身带着的路引里,然后贴在那石门之上,准备做最后一搏。临琦见又捕不到任何气息了,便持剑立于原处,也不做声响。

  突然石门打开,黎云老母和婉华进来了,玄昊瞧准了一丝光亮,趁着门开的一刹那,便飞了出去。

  临琦见是师傅和师尊来了,忙回禀道:“师尊,师傅,有贼人闯了进来,刚才已被我关在这里了,那厮用了隐身术,师尊快将他找出来。”

  师尊道:“敢才开门时已经跑了,还等着我来捉?”

  临琦吃惊道:“跑了?师尊为何不将他抓住?”

  婉华道:“捉到他,你要将他怎样?是关起来还是告诉他真相?”

  临琦方恍然大悟,行礼道:“徒儿愚钝,竟没猜到是大殿下闯进来了。”

  黎云道:“罢了,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让他去吧,那孩子是不会说对清玑阁不利的话的,他生性纯良,不像他那个老子,是个好孩子。”

  说罢几个人又去石屋子里检查了一番,黎云老母坐在榻边,看着那如同熟睡的人道:“你放心,我定会找到法子,让你魂魄归位,你要快快醒过来。”

  话说玄昊飞出石门,便一路向泻玉溪飞去,见身后无人追来,便忙从那路引身上跳了出来,现出真身,沿溪流步行而下。

  落落和蓼汀正在泻玉溪边玩耍,落落见是玄昊,先是楞了一下,旋即跑上道:“大殿下为何在这里?”

  玄昊见了落落,便反问她道:“你不是在天宫吗?几时回来的?”

  “师傅说我和云师姐在天宫里尽是闯祸,云师姐都回来了,我还在那里干什么?”落落嘟着嘴道。

  玄昊听罢,又问道:“你可知你云师姐在哪里醒了没有?”

  蓼汀插话道:“云师姐前儿就醒了,现下在育芳楼中,我们刚从她那里出来,云师姐说要一个人休息一会子。”

  玄昊没想到原来羽裳早就回了育芳楼,师尊故意让他以为羽裳还在密室之中,害得他天天在后山瞎转悠,原来她们早就暗度陈仓了。想到此处,玄昊立即拔腿便往育芳楼跑去。

  落落拉住他道:“大殿下这是要去哪里?”

  “去育芳楼啊!”玄昊道。

  落落笑道:“大殿下怎知育芳楼在何处?何况男子不得进到育芳楼中,你即便是找到了,也是进不去的。”

  玄昊这才意识到自己现下的身份是大殿下,不是金虹,这清玑阁作对大殿下而言,是应该找不到育芳楼才对的。于是玄昊问道:“这可怎么办?”

  蓼汀正要说话,落落拉住她笑道:“大殿下是外男,师尊是不许外男进入育芳楼的,所以殿下是进不去了,除非......”

  “除非什么?”玄昊焦急道。

  “除非你不是外男,那你是我云师姐的谁呢?”落落拉着蓼汀一起笑了起来。

  玄昊见她打趣自己,便气道:“好你个小蹄子,竟敢跟本殿下说嘴,你小心我施个锁身咒捆死你。”

  落落忙搓手道:“好殿下,别别别,我只会金虹姐姐教我的一种锁身咒,还不知道怎样解,你还是去看云师姐吧!”

  玄昊见落落对金虹始终念念不忘,他对落落心怀愧疚,便道:“算了,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进去?”

  落落道:“你变成蓼汀的样子和我一起进去,反正这会子师尊,师傅,连大师姐都不会来这里,没人会发现你的。”

  蓼汀道:“那我呢?”

  落落推她一把道:“你不会找个地方躲一会儿吗?”

  蓼汀憋着嘴道:“好吧!”

  于是玄昊看了一眼蓼汀,便一转身,立即变成了蓼汀的模样,蓼汀自己看了,也笑道:“这个真跟照镜子一般。”

  落落笑道:“甚好,没有一点破绽,走吧!”

  于是玄昊便跟着落落往育芳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