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游戏大亨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聚气术

  重生之游戏大亨第七百九十七章聚气术“你敢小看女人?”和月英子秀眉倒竖,一脸不悦的喝道。

  何布也不解释,只是继续摇了摇头。

  “别以为不主动进攻,我就奈何不了你!看招!”

  话音未落,和月英子脚下一动,就像是脚底安了滑轮似的,瞬间就滑到了和布的面前,刚好处在对方长刀的攻击范围边缘。

  不得不说,她的这个距离感把握得非常的好,一看就是练剑已经练出了精髓的真正高手。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番话说起来容易,可是真正能做到在实战中,看出这一寸的距离,把握到这一寸的位置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鳞角,万中无一。

  只有对武器敏感到这种入微地步的人,才有资格称之为剑客。

  而眼前的这位剑道少女,显然已经达入了剑客的境界,而且游刃有余,轻松自如。

  按照和月英子的剑道经验,接下来这名对手应该感到很纠结,因为对方会面临一个不得不做,而且来不及时间考虑的选择,就是要不出刀!

  和月英子已经来到了对方武器攻击距离的那一寸上,如果对方仍不出刀的话,就会丢掉主动,极有可能受到和月英子的剑攻,如果对方出刀,那么就正中她的下怀,因为她所处的位置,看似已经到了那一寸,进入了对方的武器攻击范围,其实却恰到好处的停留在边界点上,仍处于攻击不到的位置。

  正如华国有句著名的古语所云,“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如果对手这个时候发动攻击,剑势去尽,自然也就伤害不到她了。

  所以,和月英子正是借着这一式专门诱敌的秘剑,信心百倍,认定自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面对着和月英子踏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可是何布却仍然没有拔刀,而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那尼?难道他发现了诱敌秘剑的秘密?”和月英子心中稍有惊讶,却不急不徐,眉头微皱的同时,突然拔刀出鞘。

  一道雪亮的刀光如惊虹闪电,刹那间划破长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了何布。

  在红雾时代来临之前,和月英子就已经具备了剑客的资质,经受红雾能量的洗礼,成为变异者之后,令她的力量大增,省去了几十年的练剑功夫,直接登堂入室,成为剑道高手。

  而这一剑,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包括出剑的角度,均无懈可击,隐隐已经有了剑道宗师的气象。

  说时迟,那时快!何布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面对如此剑锋,他并没有选择闪避,也没有拔剑硬挡,而是伸出了手。

  他想做什么?

  用手去挡剑么?

  蠢材!这一剑不见得能要他的命,但是削断他的胳膊却是轻而易举,而且没人能说什么,谁叫他自己蠢到用手臂去挡真剑!

  见到对方的动作,和月英子也是微微一惊,不过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心中暗道,莫非他以为我会心软?做梦去吧!

  心意已决,和月英子手中的剑势更快了半分,唰的一下子迎头斩落。

  “咦?”哪知道就在和月英子以为自己能够手起刀落,斩下对方手臂的时候,

  却骇然发现,自己的刀居然斩不动了,仿佛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样。

  定晴一看,不仅她傻眼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傻眼了。

  因为和月英子的剑刃被何布牢牢的捏在手上,如同钢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全场震惊,所有人都蒙圈了。

  准确的说,是何布的手指搭在了和月英子的剑背上,四根手指搭住之后,对方的剑就动不了了。

  这一幕,看起来实在是很违背物理规则,而且持剑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东大剑道社的社长和月英子,她手中的剑怎么会被人空手捏住呢?这太荒谬了!

  何布再一运劲,便将和月英子的剑夺了下来,随手扔在了一旁。

  “你的剑太慢了,力量也差,你还是下去吧。”何布一脸诚恳的说道。

  和月英子先是一怔,随即满脸通红,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扭头就跑。

  她在这个时候的模样,才更符合她的年纪,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蓦然受到这么大的挫折,能承受得住才怪了。

  决斗台下方的堪八郎瞧得眉头大皱,对台上的何布极为忌惮,因为他很清楚和月英子的剑术,自己若是想空手夺她的剑,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对方那个小矮子,却轻而易举的办到了,难道说明那小矮子比自己更强?

  一时间,全场寂静无声。

  东大阵营这边的几位社长,全都和堪八郎是一样的心思,他们也都纷纷在心里掂量着,自己要是上场,会不会和和月英子一样的结果,被那个小矮子轻松取胜呢?

  何布独自一人站在决斗台上,他正在琢磨着,自己刚才是不是对那个女生过份了点,害得人家大哭离场,连剑都不要了。

  如果一直像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就像卫小星说的,注定一辈子要单身呢?

  “何布,牛逼!你是凭实力单身的,没毛病!继续干掉他们!反正你要是输了,咱们也没人上了!老铁挺住啊!”卫小星在台下大呼小叫,用他独特的方式替好友打气。

  这时,东大阵营这边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有点发蒙,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一号猛人,接下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最后,还是堪八郎定了定神,大步走上决斗台。

  “你很厉害!就由我堪八郎来做你的对手吧!”堪八郎这一声嚷出来,四周立刻响起了大片喝彩声。

  何布没吱声,只是紧紧盯着对手。

  “不过,在决斗之前,有些话我要先问清楚。”堪八郎突然朗声道。

  何布愣了愣,满脸疑惑不解的望着对方。

  “我是东大武道社长堪八郎,你是谁?请报上名来?”堪八郎大声喝道。

  何布见对方一脸认真的样子,于是也有样学样的点了点头,大声道:“我是北武大学武科新生何布!”

  “很好!何布同学,你敢与我作生死一战么?既分胜负,也分生死!”堪八郎厉声喝道。

  “生死战?”台下的学生们顿时全都一脸意外的表情,情不自禁的重复道。

  这是一场学生之间的比武交流,仅管大

  家交战得很激烈,可是双方却并没有动要杀人的心思。

  堪八郎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生死战,又是什么目的?

  “你不会怕了吧?我辈武者,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要是不敢,我不勉强你,你换个胆子大的人来与我一战吧!”堪八郎见那小矮子不吭声,索性又嚷道。

  他这么一嚷,北武大学这边的学生们全都沸腾了。

  “怕个毛!打就打!何布跟他拼了!”有人气愤不平的嚷道。

  “冷静!冷静啊!生死战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人敢这么叫嚣,多半有把握,何布千万别上当。”

  “见鬼了!当武科生这么可怕的吗?动不动就要跟人生死战!我们到底是来上学的,还是当兵的啊?”有人忍不住发牢骚道。

  就连曹雯在底下也惊呆了,她是万万没想到,东大的学生比自己想像中的更疯狂,居然叫嚣着要和对手打生死战。

  这场交流比武活动是她出面组织的,也是她曹雯给学校签的字,如果万一真的出了事,她是要背责任的。

  “何布,你别答应他!”曹雯下意识的喊了一嗓子,可是她很快就发觉,自己还真不能在这种时候给学生泼凉水,太伤士气了。

  所有人都盯着场上的何布,他那矮小的身形,看起来更显得形单影孤。

  “我不怕!”何布大声说道,他的回答非常之简洁,干脆有力。

  “很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不会留手的!你恐怕要做好立刻死掉的觉悟呢!”堪八郎嘿嘿笑道。

  何布凝神聚气,将长刀横于胸前,摆好了攻击姿势。

  “不用着急,稍等片刻,很快就会让你看见地狱!”堪八郎哈哈大笑道。

  话音未落,堪八郎扭头转向了决斗台下方,冲着他的同伴大嚷道:“还等什么?把你们的力量全部借给我!”

  在堪八郎一声断喝之下,场下的那几位社团首领纷纷点了点头,然后很配合的高举双手,嘴里念念有词。

  这一幕看起来太滑稽了,至少在卫小星的眼中看来,这些东洋小鬼子居然跳起了大神,这实在是令人意料不到。

  “嘿!太逗了。这算什么?集体祈祷胜利么?如果祈祷有用的话,还要我们练功干什么?”台下的卫小星笑容满面道。

  哪知道,就在卫小星笑话对方的同时,异变顿生。

  先是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合气道社的那位社长身上射出,在半空中转了几道弯之后,射入了堪八郎的身躯。

  紧接着,空手道社、相扑社,不断有人爆气,并且将气机分给台上的堪八郎。

  那一股股流动的气息,只要是精神力稍强一些的人,全都能清清楚楚的感知得到。

  每当一股气息没入堪八郎的体内,他本身的气就会增强一部分,而在场的东大学生之中,至少有十五六个都有资格将自己的气机送给堪八郎。

  这个堪八郎,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特殊的技巧,竟然能把那么庞大纷杂的气机通通融入体内,而且令自己的气势越来越强,转眼间就已经攀升到了一个令人难以至信,甚至是堪称恐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