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八荒圣祖 > 第2159章 命运之战

  “那事不宜迟,本王跟着你返回地元天!”

  北海龙王敖浮尘一改先前的执拗,当场决定跟随蕴藏之龙一起前往地元天。

  帝云霄可是仙界天庭硕果仅存的六御天帝,代表着仙界本土势力的希望,一旦其发生什么变故,便是他们击溃了蛮荒古兽,也挨不住那些高高在上圣人的黑手。

  见到龙王肯走,水晶宫内的数十位四海龙族的大将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如同敖浮尘极力保护帝云霄,他们这些四海龙族的嫡系大将,对于敖浮尘这位老祖可谓是敬若神明,视之为龙族支柱。

  当年鼎盛时期的四海龙王,仅仅只有北海龙王在大劫中逃的大难,庇护他们龙族子嗣,这份恩德,所有的四海修士都深藏内心。

  ···

  地元天、长庚天边境。

  旌旗摇曳,无数的蛮荒古兽铺天盖地的埋伏在各处山头上,对着地元天方向呲牙咧嘴,不绝于耳的兽吼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通往地元天的四条大路上,皆是有巨兽匍匐,恐怖的气息将天际的云层都都震散,徒留下炽热的火芒炙烤着大地。

  在距离双天边境三万里的地方,一座古堡矗立在神山之巅,五股雄浑的不像样的气息汇聚在此,方圆数千里内,没有一头蛮兽敢靠近。

  “黑水死了!真正消亡了,连混沌魔血都被湮灭,战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对手,最起码是两位巅峰真仙,亦或是半圣级的强者!”

  古堡内,四位兽皇强者面朝东面肃立,偌大的大殿内,只有一人斜靠在血红色的王座上。

  “真的死了么!号称混沌魔血庇身不灭的我等,也有真正陨落的一天么,呵呵呵,倒是好奇的很,究竟是谁杀死了黑水?”

  大殿内的四位兽皇虽然震惊,但是出乎意料的,没有人陷入惶恐中。

  似崇明兽皇,言语间竟是带着些许的解脱,似乎死亡是让人羡慕的结果。

  “那家伙虽然性格桀骜,但终究位列真仙巅峰,这世间半圣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那几位谁会与我蛮荒古兽对立?”

  上古大劫之后,成圣的成圣,剩下的几位半圣强者几乎都销声匿迹,除却镇元子这位地仙之祖开创了五庄观外,数百万年都未必见得到其他半圣一眼。

  就连中古末期那场血腥大劫,那几个半圣都不曾现身一次。

  “呵,不是那几个老东西,另有其人。”

  王座之上的红云兽皇眸光涌动,似乎看穿了某些过往,眉宇间有化不开的阴霾。

  “大人,那此战?”

  四位兽皇级强者汇聚于长庚天,便是想要一鼓作气将地元天灭掉,彻彻底底的战局整个仙界,重新将三十三天缔造成上古末期的蛮兽之国。

  “打!不管如何都要打下去,不将仙界最后的正统扑灭掉,那些圣人一个个都不会跳出来。不沾因果,岂能将他们拉下神坛。”

  红与兽皇右手托起一枚水晶珠,内中有神秘的黑金色血水在涌动,四大兽皇头皮一炸,露出了忌惮和敬畏的面容。

  混沌魔血!

  源自于荒古时代的魔神心血,也是他们复活的力量源泉,他们的心脏内只有一滴而已,但是红云兽皇手中的水晶之中,有数十滴之多!

  一滴混沌魔血便代表了一尊先天魔神的坟冢,为了汇聚这些混沌魔血,红云兽皇可是耗费数百万年,一一找到了那些先天魔神的坟冢。

  低等的魔神他看不上,这水晶球之中的混沌魔血,最低也是三千魔神中排名前五百的。

  “如您所愿,五日之后,一千三百万蛮兽大军将会疯狂扑杀地元天的一切生灵。”

  四大兽皇躬身一礼,毫无半点迟疑,直接返回各部开始协调自己麾下的人马。

  红云兽皇带给他们蛮荒古兽再生的机会,如今这位大人既然下狠心要将那些高高在上的不朽圣人拉入因果之中,他们在所不辞!

  战鼓擂动,越来越多的蛮兽朝着边境涌来。

  在四大超级兽皇的召集之下,超过两百位的兽王奉诏参与战争,此起彼伏的霸道气息令地元天的那帮强者心头战栗。

  前所未有的大混战!

  两百尊兽王,五大兽皇齐聚,这等阵容便是当初完好的天庭,都得掂量一番会不会被颠覆,毕竟这可代表着数百位天仙境之上的强者。

  边境之地五万里开外的地元天防护结界附近,攒聚的人头相互张望,先前还因为即将大战而陷入狂热境地的仙城城主,此刻亦是不断吞咽唾沫。

  太多了,蛮兽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放在涅槃天中,数百兽王加上上千万的蛮兽,两日的时间即可将一切都毁掉。

  面对千万年中堪称最为庞大阵容的战争,他们心中说不惶恐那是假的。

  五位兽皇齐聚之后,镇元子也颁布了地元天的动员令,但凡是紫府之上境界的修士,都被征召,事关地元天的生死存亡,没人敢大意。

  不过,纵然是倾尽地元天亿万生灵的数目,也仅仅凑齐了不到两百五十万紫府修士,地仙强者九百七十一人,几乎都被拉了出来。

  “红云···真的是你么?”

  镇元子手持拂尘,眉宇间泛着迟疑,长庚天那边传递而来的气息,皆是从里到外透着混沌,并无当年旧友熟悉的气息。

  ···

  五庄观的囚牢之中。

  玄都**师盘腿静坐,眼眸时不时扫过远处被捆仙绳锁死的广成子,金芒涌动。

  “广成子,勿要装死了吧,数个月的时间,便是被削了顶上三花,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苏醒。你···到底在等什么!”

  哐当!

  囚笼之中原本昏迷的广成子,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阴毒的目光盯着玄都。

  “哼!你就是这般执行圣人诏令的么?同为圣人门下,面对那些叛逆的暴行熟视无睹,某定要禀报灵德师叔,汝当不得圣人大弟子!”

  闻言,玄都**师面无表情,广成子的心性他知晓,睚眦必报,为人甚为阴险。

  依仗着圣人的看重,诸天万界被他迫害的仙人可不少。

  只是现在么,一个被废掉修为,打落真仙境的修士,在圣人眼中的价值有多少,那可就说不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