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七十九章 可怕的教授们

  “全体师生请注意……”

  通过某种不知名的神奇魔法的效果,邓布利多温和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霍格沃茨城堡之中,听起来并不刺耳,乍一听就好像是整个城堡的墙壁都活过来一样,震动地发出声音。

  对于这种“广播”模式,小巫师们其实并不陌生,之前在霍格沃茨特快上的时候,列车员也是使用了类似的方式进行通知,只不过这一次的范围从一列火车扩大到了整个霍格沃茨而已,而带来的感观体验更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

  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分布在城堡各处的七个年级的小巫师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正在进行的项目,好奇地抬起头看向左右,仿佛此时邓布利多就施展着幻身咒藏在他们身边一样。

  “全体师生请注意……”

  邓布利多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能注意到,邓布利多每一次说话的语气和停顿都有些许的差别,仿佛是在不停调整和验证是否“广播”出来的声音是否清晰有效。

  实际上,这并不算是一个特别复杂的魔法。

  唯一的难点是,如果不想无谓的浪费魔力,那么就需要选择性的锁定部分区域来进行“多重魔法操控”。相比起传统的扩音魔法而言,这种方式无疑要繁琐复杂数十倍,然而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也要巧妙精彩得多。

  伟大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校长在复读了三次之后,停顿了片刻,仔细聆听了一下回荡在城堡中的声音,眼神中闪过一丝孩童般的欢快神情——这是一种他之前从未体验的全新感受。

  “午餐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开始,考虑到各年级的训练项目进度不同,请各位教授及时反馈各组的情况。我们将根据完成度高低,分三个批次进入礼堂用餐。格外提示一句,部分菜品数量有限,用完即止,建议各位同学尽可能配合各位教授完成上午的基本体能训练项目。”

  话音落下,邓布利多轻轻放下手中的羊皮纸,手指意犹未尽地在那行娟秀圆体字迹上敲了敲,湛蓝色的眼睛微微发亮——或许,这种有趣的形式还能有更多用处,比如一直困扰着各科教授的,学生无法按时起床的情况;又或者是……

  不过,这样一来,这个魔法不少地方还需要进行一些简单改动才行。

  邓布利多若有所思地摩挲了一下手边的魔杖,从桌面上拿起一支漂亮的红色羽毛笔,在一旁的银色墨水瓶中沾了沾,随手将艾琳娜写的“口播稿”翻转过来,就着羊皮纸背面直接开始书写起来。

  ……

  与此同时,霍格沃茨城堡地下一层,魔药课教室。

  这是一间很大的教室,有传说这是最早城堡用来关押犯人的大型地牢改造而成的。

  据说最早的时候,魔药课教室并不是位于这里的。从城堡中不少废弃教室的玻璃器皿来看,似乎魔药课的上课场所换过好多次了。至少艾琳娜就知道,那间位于格兰芬多休息室入口对面,摆放着黑漆钢琴的教室也曾短暂充当过魔药课教室。

  不过,近几十年来,由于连续几届斯莱特林的院长恰好都是魔药课教授,教室位置也就没有再发生过什么新的变动了,以至于赫奇帕奇的学生每次从公共休息室爬出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浑身一冷。

  青灰色墙体上凝结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寒冷阴森,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令人毛骨悚然。

  教室的墙角放有一个石盆,石盆上方是一个怪兽状滴水嘴,平时用来洗手和洗勺子。如果是正常的上课时间段,长长的木桌上还会摆放一些铜天平、玻璃试管和一罐罐配料,木桌之间则竖着数十个用于魔药调配的坩埚。

  不过此时,教室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为了响应霍格沃茨本周开展的【基础生活技能培训】,斯内普教授将桌椅全部挪到了角落堆在一起,坩埚和天平等教学器材也都被他收了起来。这样一来,教室中央就留出了足够大的空间,以方便学生们完成【魔法姿态1、2】的训练。

  “弗雷德,你听到了吗?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解脱了。”

  魔药课教室的角落里,一个瘫坐在地上的红头发男孩用胳膊碰了碰他的孪生兄弟,有气无力地说道,两人刚结束了十组宛如地狱一样的【天性释放——50米往返跑】回到教室。

  躺在兄弟俩不远处的是一个双眼无神的拉文克劳女生,女孩眼神空洞地看着漆黑的魔药课教室顶端。

  “我现在忽然觉得,魔药课其实真的是一堂非常温柔有趣的课程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祈祷开学停课这样可怕的事情了。”

  弗雷德靠在乔治背上,揉了揉酸疼的小腿,语气沉痛得让人以为他刚从战场或者是追悼会上离开一样。

  一想到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一周,他就觉得人生仿佛已经提前来到了终点,就连霍格沃茨丰盛的午餐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距离两人约莫十来米的地方,一袭黑色长袍的斯内普教授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室门口,双手抱在胸前,眼神时不时在教室内外来回巡视着。

  教室外的走廊上,回荡着奇怪的声音,仔细分辨似乎混杂了学生们杂乱的脚步声、男女巫师沉重的呼吸声、痛苦的呻吟声、低低的咒骂声……双胞胎知道那是其他还没完成跑步任务的三年级新生们的哀嚎。

  弗雷德压低声音,嘴唇微动,小心翼翼问道。

  “你说,斯内普那个油腻的头发之下,每天到底思考了多少恶毒可怕的折磨人的想法。”

  “嘘,别说话。记住,我们现在就是两棵横着长的柳木。”

  乔治眨了眨眼睛,低声回答道。

  不过是间隔了短短一个假期,斯内普的可怕程度简直提升了两三个档次。

  魔药课教室里飘荡着一缕稀薄的烟雾,闻起来格外清新提神,让明明已经疲惫不堪的韦斯莱兄弟完全无法产生困意。

  为了确保每一个小巫师们能够保持标准的【魔法姿态】完成项目时间,斯内普的认真程度远超过了小巫师们的想象。

  站姿或者蹲姿不标准的小巫师,通常只有一次机会可以自己调整,第二次的时候面对他们的就是斯内普教授一句冰冷的【统统石化】了。

  嘭!

  走廊外面发出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引得双胞胎下意识闭上嘴,不约而同地偏了偏头,带着一种怜悯的神情转向门口。

  斯内普皱了皱眉,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就站在门口位置掏出魔杖随意地一点。

  oつ—☆……

  “快快复苏!”

  晕倒在地面上的小巫师眼皮稍微动了动,随后紧紧地闭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继续横在了走廊中央。

  “醒了就快点从地上爬起来,还剩下三组往返跑,或者你想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后从零开始?”

  斯内普冷哼一声,目光离开那名飞快从地面上爬起的斯莱特林学生,视线缓缓扫了扫左右,略微有些暴躁地说道。

  “不要站在原地发呆,不要交头接耳,继续跑起来,完成了就可以进教室休息!”

  “我们后面还有两个训练项目!我可不想因为少数人的懒散,而让整个三年级排在全校最后一名。”

  ————

  ————

  ⊙▽⊙咕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