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要求

  粉海飞舞,清香扑鼻。

  司马安南和元白二人,跟随在道宫宫主文修齐身后,在万千桃林的小径之间缓缓踏步前行。

  白衣飘飘,摇着折扇的司马公子,抬手轻轻摘取空中飞舞的一片桃花,随后放到鼻下轻轻一嗅,由衷的感叹道: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老先生这十里桃花林,当真令人羡艳,难怪老一辈的人都称文先生为桃花仙。”

  “世上是否有仙犹未可知,称仙可是折煞老夫,只是个酿酒的糟老头子罢了,折点桃花枝卖点酒钱。”

  沧桑的声音自前方老者传来,带着时间沉淀过后的醇厚,就像是一壶陈年的老酒,接着司马安南英气蓬勃的回应声便接着响起。

  “文先生酿的这桃花酒,万金难求,要是拿出去卖,何至于折枝卖酒钱。”

  “酿酒全凭雅兴,岂可拿这金银之物衡量。”

  “先生风雅!”

  司马安南微微向前一抱拳,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个马屁,使得前方的老者哈哈大笑。

  三人在这粉海之间继续向前行走了莫约半柱香,前方视线内出现了一间若影若现的茅草屋,走在前方的老先生加快了一些脚步,同时淡淡开口:

  “我在年轻的时候,询问过好些人,这片十里桃林该取何名好,得到了好些建议,但是最后老夫还是挑选了最喜欢一个,叫做十里红。”

  “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

  司马安南身旁,一直观望着不语的年轻书生元白突然开口吟出了一句诗,而前方的文修齐则有些诧异地回望了一眼,颇有些意外地询问道:

  “这位小兄弟竟然听过这句诗,可真难得,这是当年夫子踏出神州浩土八大禁地之一镜湖时所吟,而那时陪在他身旁的,正是老夫。”

  在老者颇有些自豪的言语之后,摇着折扇的司马安南轻轻开口试探一句:

  “那想必这道宫十里红桃林,与着八大禁地之一镜湖,联系颇深。”

  “天机不可道也。”

  文老先生轻轻一笑,随后抬起右手向前轻轻一挥,周围两侧的的桃林像是自动向后疾退,三人刹那之间出现在了茅草屋之前。

  “两位有福了,今日刚好有一坛桃花酒可开,在此稍等片刻,老夫前去取来。”

  文老先生说完之后,缓缓走到一株桃花树之下,蹲下身子,自地下挖出一人头大小的酒探子,随后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点点头,起身慢慢走回。

  两杯柔腻如处子肌肤般的琼浆倒入案桌之上的杯中,浓郁至极的酒香使得桃林内生活着的仙鹤纷纷结伴而至,然后落于地面之上,排排站列,眼巴巴地观望着。

  司马安南与元白二人先是对着老者一礼,随后双手握住酒杯,同时轻抿一口,闭上双眼。

  如果说大夏第一烈的玄天酒是火辣和爆裂的元气,那么这桃花酒便是微甜和浓郁的生命精华。

  桃花酒不烈,但是却后劲十足,因此两位自白帝宫而来的年轻人脸上已经布满了酡红,而书生元白的眼珠子则微微转动,正思考着如何将这世间第一等,普通人一辈子都喝到的桃花酒偷偷带回去给自家媳妇儿尝一尝。

  须发皆白,但是面色红润的文老先生,抬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淡淡开口问道:

  “两位自白帝宫而来,是陛下有什么话带给老夫?”

  “不是陛下,是我私自来请求帮忙。”

  司马安南放下酒杯,摇头回应,虽然这桃花酒蕴含的生命精华对自身大有裨益,但是他和元白二人都知道以大事为重,因此轻抿一口之后,便不再举杯。

  司马安南英气的声音落下之后,端坐着的老者文修齐,挺直了身躯,浩瀚如渊的气势逐渐透体而出,甚至就连整一片飞舞的桃林都有了刹那间的停顿,沧桑肃穆的声音淡淡环绕在茅草屋之前。

  “道宫成立的宗旨是教书育人,不知道两位来找老夫有何指教?”

  面对突然变的风起云涌的十里红桃林,司马安南和元白的面色不变,脊背挺的笔直,随后目光直视对面,轻轻开口道:

  “西南之战出现了一些变数,因此陛下安排在下一个任务,但我深感能力单薄,力有不逮,因此前往道宫寻文老宫主,想要获得一些帮助。”

  “南蛮丛林?”

  文老先生喃喃自语一声,目露思索,随后眼睛微眯,继续开口问道:

  “莫非是巨人之谷?”

  “和此有关,目前得知南蛮之地内出现了一位人族大修,为前朝余孽,打着巨人之谷的主意,因此陛下很生气,要他走不出南蛮。”

  “这位大修有多大?”

  文老先生看向司马安南的眼神,目光灼灼,而后者同样眼内带着锐利,回应道:

  “半圣上三重!”

  “够大,光凭道宫,或许还不够!”

  文老先生抬手倒满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而其对面,脸色肃穆的司马安南继续开口道:

  “既然我厚着脸皮来寻求道宫的帮助,那其余几家,自然也会走上一遭。”

  司马安南声音落下之后,道宫宫主文修齐手指轻轻抚摸着案桌之上酒杯的杯沿,陷入了思索之中。

  正当老者沉思之际,书生元白突然开口说上一句:

  “陛下仁慈,愿意赐下净化之水,生命之水等神物作为赏赐。”

  闻言,老者文修齐抬起头,显然露出了感兴趣之色,随后却轻轻摇头,淡淡开口道:

  “如果再年轻个二十年,老夫自己都会动心,我会把尔等的意思告诉道宫其余的大宗师,但是无论如何,请转告陛下,道宫至少会有一位掌缘生灭境前往南蛮。”

  “我去吧!”

  老者文修齐的声音还未落下,一声儒雅淡然的声音便直接自远处响起。

  几人转头望去,万千桃林之间,出现了一抹紫色,一位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缓缓踏步而来,原本站列的仙鹤纷纷仰起脖颈,发出阵阵啼鸣。

  花飞鹤啼之间,紫袍中年来到司马安南和元白面前,轻轻开口道:

  “麻烦二位转告陛下,我楚正阳什么赏赐都不要,只有一个要求。”

  说到此处,紫袍中年停顿了几息,盯着司马安南和元白的双眼,继续开口:

  “让我女儿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