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霄赤灵传 > 第153章 大战弥生!

  穆平拔太岁刀的那一刹那,在天的某一处地方。那里明月圆未圆,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中。它们好似听到了穆平的嘶吼声,四周黑雾顿时飘逸起来,尤其是那如花,晶莹靓丽的植物,不停生长,遥相呼应。盘坐在其中的一道黑影,抬头望着天,喃喃道:“无棋,被你用成有棋,今日,我输你一子。”

  而在中州的一座山岳之巅,此刻正有两人停滞空中望着穆平这边,他们不停的喘息,好似刚才已经大战一番。其中一人身着红袍,另外一人身着黑袍,同时带着鬼面,很难分清面容。

  红袍言道:“小娃娃,太急躁了。”

  黑袍复应道:“急躁有何不好?难不成还与你一样偷天换日?”

  “哈哈~偷天换日,时代已落幕,我们这群老妖怪又能活多久。属于他们的时代来不了,而你们的时代即将来临。这大好河山,如此之美,却被你们践踏,可恨啊可恨,今日老夫一定要亲手手刃了你。”

  “斗了半月,分不出个彼此。待我那分身归位,只怕你在面前就犹如蝼蚁。”

  “蝼蚁又如何?最起码老夫捍卫过这苍生,无憾也。”

  “你是无憾,我啊,到是对你那世界很感兴趣,还有你那徒儿。之后,我便去走一走。”

  “你!!!”

  在西邙山中,半空中漂浮着一只四角棺椁,铁链漂浮在四周,发出吱吱吱清脆悦耳的声音,而在他的身旁站着几位穆平相识之人。他们静静的看着北边,看着穆平。

  南方的大泽山中也有一人看着夜空,他*着上身,手中紧握着斧头,他喃喃道:“小子,你要是连他也杀不死,何谈成吾对手。”

  北边的雪林中,东边的海中,一人一龙遥远的注视着这边,那人长得清秀,那龙身躯庞大,每一个都散发出的无尽的气息,脚底下的生物更是在匍匐颤抖。

  最后呼应的,便是那天之彼端的一株不起眼的花,那花没有花瓣,只有花杆,好似经过亿万年的风吹雨打,即将逝去一般。它不停的摇摆,不停的随风飘逸。

  一场战斗,却变成了九霄大陆万众瞩目的旷世之战。

  “砰”的一下,穆平、弥生同时动了。二人分别化作两道光芒,一红一黄瞬间交织在一起,随着两道光交缠越来越激烈,那璀璨光芒便也随着越来越夺目。穆平手中那柄五彩斑斓的长刀,不断的分离出单色刀光,流光溢彩,一刀刀的斩向弥生。弥生也不弱,他紧靠一双拳头,就爆发出无尽的金光,他手中不段的凝聚一道道梵文,铺天盖地的朝穆平袭来。刀光、梵文互相交织在一起,夺目刺眼,顿时空中好似天女散花一般,“砰砰砰”响彻个不停。他们二人升到极高处,又是一声巨大的闷响,那爆炸之处,绽放开一朵极大的金色烟花,四周更是纵横四射的五彩光羽。

  满天镶上了小星斗,又犹如满天在爆开一朵朵靓丽的莲花。这时,弥生已经飞跃至天的尽头,他环顾四周,在刚才与穆平打斗中,穆平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然而下一秒,他微微抬头,看到上空光芒一闪,天幕中一五彩光芒扶摇而下,好像一团熊熊烈火,燃烧起五彩斑斓的云锦。只见一道硕大的光刀从上往下劈来,万千光彩并射,犹如流星照耀大地。

  “哼!雕虫小技!!!”

  弥生冷哼一声,紧接着双臂一颤,身着的金黄道袍也在此刻被一股无形的能量震得粉碎。他*上半身,仰望着那道硕大的光刀,嘴角牟然一笑,双眼更是镇定自如。也不知为何,那他迷之的笑容,总是那么的邪性。只见他裸露的上半身,瞬间光芒四射,密密麻麻的梵文显现于他的肌肤表面,他喃喃念道了一句梵文。猛然他身躯急速放大,刹那间那光刀,在他面前已经小于他的身体。紧接着,他双手一合,把那光刀合于手间,原本飞流而下的光刀,此刻竟在他手中静止不动。

  他喃喃笑道:“如此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献丑。”

  这时,从地底传来沉闷的声音,那是穆平的声音:“呵呵,您是圣师,在下怎能只准备一柄呢,俗话说的好,好事成双嘛?”

  他话音刚落,从地底又冒出一把硕大的光刀直冲他。弥生还是一脸的淡定,见光刀冲来,他双腿一合,又一次夹住了光刀。

  穆平又说:“哎呀,我差点忘了,我本人呢,一般记性不好,所以都会多做一柄。”

  从天的另一边,一把更为硕大的光刀,踏破虚空直射弥生的头颅。这一刻他就不信弥生还能挡得住,其实斩出这三把光刀之前,穆平其实不太愿意出第三把光刀,只要弥生认输,或者停止,此事就了了。可是人家偏偏不认啊,他这可没办法了,事已至此,打趴再说。

  当第三把光刀近至弥生满是梵文的头颅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光刀竟然在触碰梵文的那一刹那破碎了,接踵他看到弥生头颅上那些梵文也随着消失了。

  穆平再蓄出一刀,还是劈向同样的位置。只是这次,弥生学聪明了,他竟用大腿外侧挡光刀,而不是用脑袋。他的这一举动,穆平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招应该是佛道圣典中的金刚罩,虽说金刚之名,可抵挡万物能量。但是遇见穆平这种神器劈下的能量,再金刚,也只能抵挡一刀。所以那梵文才会消失,也就是说...穆平片刻间笑了,然后手持太岁刀,又是一刀一刀的挥舞过去,而且每一刀的能量都比前一刀的能量更为巨大。

  当然不是他有意这样做,而是这太岁刀本身的能量太过强大罢了。弥生见四周满是劈来的光刀,连忙用身躯去格挡,当光刀一刀刀的破碎,他身上的梵文也在这一刻慢慢的消失。而在对面的半空中,穆平双目注视着他,在观他手中正在蓄力一把更大的光刀,这把光刀怕是比先前那把最大的光刀多十倍都有余。

  下一秒,那光刀劈下的那一瞬间,高空中阴云缓缓旋转、翻腾,闪电伴随其刀轰鸣,更是将天地照得惨亮。远处的山峦之巅被其切下,那光刀所夹带的气势更是肆无忌惮的席卷四周。弥生不再是一脸的淡定,转而是一副惊愕的表情。他望着光刀,道出一言:“此刀,雕虫小技也。”

  什么!!

  穆平有点不明,他哪里来的勇气,用一副惊愕的表情,嘴中说的竟还是雕虫小技。真的是雕虫小技吗?真的是吗?

  穆平不管三七二十一,怒吼起来,那光刀好似听明穆平的言语一般,遥相呼应,顿时又放大了数倍。刹那间,整个天空都挤着一把硕大无比的刀,这刀简直就是天,而他就是持天之人。

  “哈哈~那小娃娃劈出的这一刀,可畏惊天地,下方那和尚怕是挨不住了。”

  远在中州的那两蒙面人,此刻两人并未动手,而是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红袍说完,黑袍便喃喃道:“他劈出的这一刀,一般的半神、半仙必回陨落。只可惜,他面对的是弥生。”

  “这弥生,老夫知道。不就是你们那什么榜的第一嘛,第一又如何?在小娃娃面前他都不是,陪衬而已。”

  “陪衬?与我战斗的人,只有死。即便有生,那也只有两人生过,一是你,二是他。”

  “他他在你手中活下来了?”

  “如果放在我那个时代,他必定是一方伟大的神灵。只可惜,凭这短暂的岁月,他不可能打过我。要是将来他成长起来,把他背后的那碑修炼到圆满境界,突破世界的法则,或许与我巅峰期有一战之力。”

  “与你巅峰期有一战之力?小娃娃惨了。”

  穆平不知他们二人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此刻他如果不打服弥生,那他永远都会逃离不开这个囚笼。要么不打,要打就把他打趴。

  “我就不信你还能抗住这把刀!!!”

  伴随着穆平的怒吼声,那刀光已经挥下,弥生悬浮在半空中,眼神闪出一丝不愿,也不知他这不愿到底是何意。总之,下一秒他终于动兵器了,那兵器不是什么棍棒,也不是什么刀剑,而是他背后背着的那块石碑。

  只见他轻手一挥,那块石碑被他双手竖立在跟前。穆平的光刀接踵而至,砰砰砰响彻个不停,穆平张大嘴巴,猛然看见光刀正撞在那石碑上,然后一截截的破碎开来。片刻后,光刀竟然全然破碎了,那石碑上更是连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是何物?”

  穆平自信刚才那一刀威能巨大,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怎可能不留下一点痕迹,难不成他这石碑是神器不成?

  他笑道:“能让我动用众生碑,你是第二人。”

  第二人?

  “第一人又是何人?”

  弥生,望之穆平,一脸的苦笑,说起第一人他也是很无奈,那日惨败之情太过记忆犹新。他怎可能不记得,只见他叹息了一口气,念叨了两字:“鬼...王。”

  鬼王???

  公西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