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变身主播 > 296. 乌姆里奇和特里劳妮

  霍格沃茨的教育团队中,每个教授都有真才实料。

  即使是最让人无言的特里劳妮,也能做出真正的预言──

  还是和伏地魔有关的预言!

  以全盛时期伏地魔的实力,当时魔法部和邓布利多都找不到他的位置,各种魔法手段都无法追踪或锁定他,预知自然也包含在内,可特里劳妮教授却成功的预言了哈利出生,和伏地魔会亲自袭击他的事情。

  就算没有说出具体的时间,也是很了不起的力量了。

  光凭这点,她就够资格担任霍格沃茨的占卜教授一职。

  曾经在霍格沃茨上过课的乌姆里奇,当然很清楚霍格沃茨的师资力量。

  正因为如此,她才第一个找上伊莲,不管怎么看,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十三岁的学生能教好麻瓜研究课吧?

  更别说伊莲毫不顾虑的公开和达芙妮亲亲我我,完全不缺话题性。

  但很可惜,学生评价中伊莲也就只差弗立维、麦格、斯拉格霍恩这些老牌教授一些,胜过至少一半的教授们。

  一门单纯的书面课能获得如此评价,这都归功于全球教育学家共同编写出来的对巫师专用课程。

  再加上伊莲会在课堂上提供各种让人眼花撩乱的科技产物,手机、电脑、平板、游戏机等等,还准备了小说、漫画、游戏、电影等消遣品当作参考物,学生们的评价自然非常好。

  因此,乌姆里奇一对伊莲下手,很多人就抓狂了。

  要是伊莲辞职,他们去哪里追连载?

  不过三天,在乌姆里奇思考怎么处理伊莲时,魔法部就接到了一大堆家长的抗议……

  以至于福吉不得不青着脸写信给乌姆里奇,要她别碰沙菲克家,更确实的说,别去招惹伊莲。

  结果就是,乌姆里奇不仅不再去监督麻瓜研究课,也只调查了一次亚戴尔的黑魔法防御课,让很多等着看好戏的学生万分失望。

  虽然早就知道乌姆里奇或许不敢对亚戴尔下手,可没想到她怂成这样……

  伊莲有些意外的是,乌姆里奇在学生间的评价并没有没有很差。

  这可能是因为她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听课,等教师有空档后,才会上前询问一些例如教学时间、个人经历、对邓布利多的看法、有没有碰到什么麻烦事情或伤害学生的传闻之类的问题,偶尔也会问问学生们的感想。

  没像原著中实际担任某一堂课的教授,乌姆里奇和学生们就没有冲突点,自然也谈不上评价,学生只把她当成一个迟早会离开的魔法部官员,按着魔法部的规矩办事,办完了就会走人……这样的感觉。

  霍格沃茨内乌姆里奇没有收获,外面被福吉放出去的,邓布利多曾对伏地魔下手的阴谋论,同样也没能掀起什么浪花。

  毕竟这时候邓布利多没有公开宣称伏地魔回归,大众对他的观感非常好,抹黑不仅没成功,反过来还削弱了预言家日报的公信力。

  不同的背景环境下,就算发生了原作小说中的事件,也不会有同样的成果。

  ……也有些事是注定如此。

  在昏暗的占卜课教室内,刚用时间转换器赶来上课的伊莲和赫敏好不容易滑垒成功,正想喘息一会,哈利就窃笑着,对她们比了比角落。

  乌姆里奇很自然的坐在那里,一脸讥讽的看着讲台上的特里劳妮教授。

  特里劳妮教授的表情半是恐惧半是愤怒,她用微微发抖的双手,拉紧了身上裹的披肩,透过那副把眼睛放大了好多倍的大镜片,审视着全班同学。

  “今天我们要上的,是水晶球占卜!”她用伊莲从未听闻过的简洁语气说道,“每个小组来我这领一颗水晶球,这常常出现在O.W.L的考试上,六月份的考试我也打算出水晶球有关的考题,请各位专心上课!”

  “咦,她跳过了手相学?”伊莲挑了挑眉毛,“我本来很期待的……”

  “你居然会期待她的课程?”赫敏咕哝着。“手相有什么……等等……”

  然后,她莫名其妙的警戒了起来,不仅把自己的手缩进长袍内,还往旁边挪了挪,和伊莲拉开距离。

  “你想到哪去?麻瓜也有手相学这门课,我只是想互相对照看看罢了……”伊莲哭笑不得的说,“而且我要摸你的手,还需要找借口?”

  赫敏没回答,只是冷哼一声,甩过头去不理会伊莲,可也没有再把椅子往旁边挪。

  “大概是想抓一些比较拿手的课程,好挽回分数吧,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受监察。”罗恩八卦的告诉她们,“听说上周五年级的占卜课监察,老骗子的表现特别差!”

  “哼……我想也是。”

  赫敏发出不屑的啧啧声,但她还是安分的按着特里劳妮教授指示,打开《拨开迷雾看未来》,准备开始解读水晶球内的影像。

  发光的水晶球里面充满了珍珠白色的雾状物,伊莲安安静静地盯着那颗球看,尝试集中精神、排除杂念,却总是走神。

  她有太多事情要思考了,根本不可能排除杂念。

  再说,面前的赫敏一直不耐烦的动来动去……

  赫敏的投影印在水晶球上,让伊莲很难彻底盯着雾气看,目光总会不由自主的飘向赫敏的倒影……

  比起毫无动静的白雾,看赫敏有趣多了,这不能怪她。

  “……太愚蠢了,我啥都没看见。”一刻钟后,耐心耗尽的赫敏问伊莲。“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你的倒影。”伊莲诚实的说。可不知道为什么,赫敏扔给她一个非常愤怒的警告眼神。“……干么生气?”

  “谁叫你不专心看?”赫敏的眼神活像是要把伊莲生吞似的,“上课时不要和我开玩笑!”

  “我哪有开玩笑,就是专心看才能从这里面看到你的倒影好吗?”伊莲委屈的戳了戳水晶球。“那你看到什么?嗯?”

  “除了灰尘外,你觉得我还能看到什么?”赫敏冷冷的说,“教授早说过,我没有任何的占卜资质,怎么可能看得到东西。”

  “其实你已经看到了,只是你不知道。”在她们旁边的罗恩用平常特里劳妮那种神秘莫测的语气耳语道,“我看到了……我知道这代表什么……这很明显……今晚会有大雾!”

  哈利喷笑,赫敏的脸十分扭曲,她想笑但又不想在伊莲面前笑,所以作出了奇怪的表情。

  伊莲是唯一没笑的……她以前看小说时,早被罗恩这句话给逗笑过了。

  “那边的!”特里劳妮教授高声叫唤,这时大家的脑袋都转到他们这个方向,拉文德和帕瓦蒂露出震惊愤慨的表情。“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

  “罗恩看到哈利从楼梯上滚下去,教授。”伊莲即时回应。“他形容他摔的四脚朝天,太好笑了。”

  “哼,看水晶球是一门特别精细的艺术。”特劳里妮教授冷冷地哼了一声,阴沉严肃的说着。“你们是第一次窥探这深不可测的球体。在没有完全放开主观意识前,怎么可能从球体内看见清晰的影像,如果波特先生真会摔下楼梯,韦斯莱先生也只能看到断断续续的片段或一些预示。”

  “抱歉,教授。”罗恩干笑几声,试图转移注意力。“我会试着集中精神……”

  “特劳里妮教授,你可以为这些学生们做一些示范吗?”就在这件事快被安抚下来时,乌姆里奇突然插话道。“上次你对我做的预言,好像没有成功?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看看你解读水晶球的能力,啊,如果你辦不到的话就算了。”

  全班鸦雀无声。

  特劳里妮教授被这无理的话气的发抖,她身体绷紧,似乎无法相信自己耳朵听到了什么,教室里大多数同学立刻望向特里劳妮教授,她身上的那些珠子和手镯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好。”她简洁有力的说着,直接在伊莲和赫敏面前的水晶球前坐下。“让我示范给你们看……”

  “好啊。”乌姆里奇咯咯笑道,拉文德和帕瓦蒂敌视的瞪着她。“请你看看我的未来吧?”

  其他学生都好奇的起身,围到特里劳妮教授身边,特里劳妮教授喃喃自语着一些听不懂的音调,把脸凑近了水晶球,仔细的观看着,于是她的大眼镜就映出两个水晶球来。

  看她这样,赫敏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这里……有个东西在动……”特里劳妮教授试图用平常那种虚无飘渺的声音说话,但由于气得全身发抖,破坏了那种声音的神秘效果。“嗯……等等,越来越清晰了,我看到了!”

  伊莲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在桌子底下偷偷握住了魔杖。

  “我看到……我看到了你坐在一个房间内!”特里劳妮教授肯定且坚决的说道,她的大眼睛闪闪发亮,“那是一个……粉红色的房间……一面墙上挂满了装饰性的盘子……盘子上有色彩鲜艳的猫咪……”

  学生们交头接耳,霍格沃茨内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房间,大家都不懂特里劳妮教授在说什么。

  不过,乌姆里奇的笑容僵硬了,她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特里劳妮教授。

  “你……你坐在那里审阅着文件……然后……被某样东西割伤了手……嗯……影像很模糊,反正你的手受伤了!我看的很清楚,你的手上沾了血!”

  那语气实在太肯定,导致大多学生们都看向了乌姆里奇的手,连乌姆里奇自己也一样。

  当然她的手上一点伤痕也没有,更不会有血。

  特里劳妮气喘吁吁,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可她仍一副胜利者的姿势扬起头来回望着乌姆里奇,脸上满是坚定和得意;相较之下,乌姆里奇脸上还是挂着和蔼可亲地笑容,只是扬起了两条眉毛。

  “你充其量也就是这样……”她蛮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请继续上课,别浪费了学生们的宝贵练习时间。”

  很快,学生们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盯着球体发愣。特里劳妮教授同样也坐回了自己的扶手椅,她又把披巾拉紧了一些,呼吸相当沉重,看起来似乎很疲累。

  这堂课就在这莫名其妙的气氛下结束了。

  虽然有些学生把消息传了出去,但大多数修过占卜学的学生,早就知道特里劳妮教授是怎样的人,自然也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隔天早上,乌姆里奇阴沉着一张脸出现在餐厅内。

  许多学生都看到了她被绷带绑着的右手。

  “不是吧?”哈利和罗恩很震惊,“那个老骗子的占卜居然会中?”

  伊莲什么也没说。

  众人议论纷纷,作为主角之一,乌姆里奇似乎非常不高兴自己成了特里劳妮的踏脚板,她选择了最粗暴的手段反击──每堂占卜学都带着她的记事板和羽毛笔报到,不时打断特里劳妮教授越来越歇斯底里的讲课,问她手相学、七字学、解梦之类刁钻古怪的问题,坚持要她预知学生的回答,并要求她再次展示用水晶球或茶叶占卜的能力。

  特里劳妮教授当然也不是笨蛋,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何那天会从水晶球内看到影像,但她自然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因此大多都以‘对自身的消耗非常大’‘预知能力不是拿来玩的’等借口拒绝。

  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好不容易建构起来的信心也很快就消磨光了。

  这伊莲也没办法,肯用幻象暗示帮特里劳妮一次已经仁至义尽。

  而且,对羽毛笔下恶咒这种事情只能用一次,再用一定会引起怀疑。

  在二月初时,霍格沃茨全部教师们的调查结果终于出炉,乌姆里奇故意将结果贴在四院的公告栏上,确保每个学生都能看见。

  大多教授拿的都是‘通过’,伊莲、亚戴尔、弗立维、斯拉格霍恩和斯普劳特五位教授则拿了‘出色’的评价,只有特里劳妮教授拿到了‘留用察看’的最差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