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变身主播 > 234. 攝魂取念是犯規的

  “不可理喻”

  被制裁了整整半小时的伊莲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座位上。

  赫敏冷哼着靠着窗户,原本全新的标准咒语sn已经变得有些破烂。

  哈利和罗恩尽可能的控制面部表情,装作一切都没发生的样子。

  达芙妮则是坦率的坐着,得体的坐姿,礼貌的微笑,看上去就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英国淑女。

  嗯,如果她不是坐在伊莲大腿上的话。

  好亲热啊主播,你们不是没在交往?

  唉,都这样了,主播你还是从了达芙妮吧?

  赫敏很羡慕,主播你要不要考虑分她坐,反正你有两条腿

  哈利和罗恩也很羡慕,主播你还有双手,一人一条刚刚好

  干脆头上也让海德薇压着好了,不能忽略了猫头鹰

  伊莲没力气抗议了,更没空理直播间的胡言乱语。

  她刚刚试图上诉,可这两个女人完全不讲道理,就算她说要让赫敏摸回来也没用,反而吃了一记书角重击。

  算了算了,不和小孩子计较。

  重新振作起来的伊莲决定认真的当个椅子。

  为了尽到椅子的责任,她用双手环住达芙妮的腰身免得她掉下去,然后将身体和头靠在她的肩膀与背上,好让她有地方可以靠着休息。

  “所以,斯莱特林那边的声音如何?”

  “咳、嗯。”达芙妮的脸微微泛红,她轻咳了数声才回答伊莲的问题。“看上去和往常一样,邓布利多的发言还是有点用的,以前那些最激进的,说要统治麻瓜的笨蛋们也开始收敛”

  不管伊莲对n做了怎样的魔法改造,在学生眼中,她就是用麻瓜武器击倒了亚戴尔,这严重的动摇了小巫师们的信念,特别是纯血家族的后裔们。

  伊莲住在校医院的一周内谣言四起,直到邓布利多上配合麻瓜研究课的凯瑞迪布巴吉教授,详细讲解了那场决斗中,双方使用的魔法与武器效果后才稍停了点。

  期末宴会上,邓布利多更是简单明了的说,麻瓜武器确实能击杀巫师,但麻瓜不知道巫师,也无法观测到巫师存在,只要巫师谨守本分,安心生活,不触犯国际保密法,那麻瓜永远都无法用他们的武器伤到任何一个巫师。

  同时他也明讲了,持有力量会使人傲慢,傲慢则会导致毁灭,神秘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便是魔法部和邓布利多为何要抵抗他的缘故,大肆杀戮麻瓜取乐,总有一天会引起麻瓜注意而引起战争。

  实际上巫师并不比其他生物高人一等,就如同亚戴尔,如果他不是骄傲到不去抵挡攻击,伊莲也没办法在不用魔杖的情况下获胜。

  魔法不是万能的,使用魔法的巫师更不是神。

  虽然邓布利多试着安抚众人,可观念冲击并不是那麽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

  而且,伊莲也不打算让事情平复,魔法世界该变一变,不能总保持几百年前的样子。

  霍格沃茨四院中,以斯莱特林最为封闭保守,即使伊莲属于纯血巫师,也无法进入斯莱特林的圈子内,她只能让达芙妮去探听消息就算大多数斯莱特林知道她是伊莲那方的人,也没什麽人能蒙骗她,毕竟很少小巫师会大脑封闭术。

  摄魂取念者就是这点好用。

  “不过私底下,大多数人还是不以为然,觉得你和赢的不光彩,沙菲克教授与杰玛级长是输给了自己。”达芙妮微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他们同意那些武器有危险,不过摸清效果后也就那样,只要用冻结咒就能防止b,防护咒语更是能让子弹都失效,区区一两把枪没什麽大不了。”

  赫敏冷哼了一声,哈利和罗恩努力将头抬高,不去看赫敏的胸口。

  “要是真发生全面战争,就不是一两把枪,而是一两亿把枪。”伊莲翻了个白眼,“算了,对脑袋内只装妖精大便的家伙,说再多也没用。”

  “总之,麻瓜歧视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倒不如说,变得更麻烦。”达芙妮摇了摇头,“一部分中立派不知道在害怕什麽的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会投入激进派内,激进派倒是一如往常。”

  听着伊莲和达芙妮的对话,哈利和罗恩感觉压力很大。

  他们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卷进了某种疯狂事和伊莲做朋友就会是这样吗?

  “还有,有人很好奇你是怎麽取得那些麻瓜武器的,甚至准备去魔法部检举,罪名就是破坏保密法要是你私下和麻瓜联系的证据被查到,他们绝对会大做文章,小心一点。”

  “嗯,这方面我有防备,不用担心。”

  只要国际保密法仍存续一天,和麻瓜联系交易就是重罪。

  不过,由于魔法的存在,魔法部很难掌控到证据,毕竟他们也不能滥用摄魂取念和吐真剂,再加上纯血家族的身份和当中的法条漏洞,伊莲有自信自己能摆脱任何指控。

  “那就好。”达芙妮伸了个懒腰,开始往伊莲怀中磨蹭,同时拿出一个小包裹来。“对了,你要不要试试我做的饼干?这学期我在社团活动中学到了不少烹饪技巧,这些为什麽你第一个想法是难怪我变胖了!?”

  上一秒还温柔可人的要喂伊莲吃东西,下一秒就变成恶鬼罗煞并没有掐住人家脖子,这变脸之迅速让哈利和罗恩更害怕了,两个男生缩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女生真的好可怕,以后他们的女朋友也会变成这样吗

  “等等,我什麽都没说”

  “你心中在想。”达芙妮用力将伊莲按在椅子上,面带微笑的逼问她,“我这样坐在你身上,很重?”

  “没、没有啊。”伊莲眼神都快死掉了,她实在是无法理解女孩子的心思,人的重量压在腿上怎可能不重,这根本是无理取闹。“我觉得你还蛮轻的,这麽轻对身体不太好,最好多吃一点东西,这样我会担心”

  “嘴巴上这麽说,心中却在骂我无理取闹?”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