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八零之神医有毒 > 第391章 镇魂坠

  看着于采蓝睡了一会儿之后精神好点,刘梦棋和刘红宇老婆陪着她聊了好一会儿。刘映山在病床上看似睡着了,实际上他早就醒了。听着这几个后辈相处融洽,他的心情就好了不少。

  刘梦婕并没在这里,她去照顾她妈妈葛校长了,一个家庭两位老人先后生病,子女能不忙吗?这还得亏得有三个孩子,要是一个的话,都不知怎么办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首都机场,何宸风跟黄啸天一起下了飞机,然后在机场外分开。何宸风只告诉黄啸天,他来接于采蓝回沂州的事,别的并没多说。

  吃过早饭不久,刘梦棋和刘红宇老婆仍在病房里守着,于采蓝还是有些恹恹的,刘红宇老婆这次甚至正式地跟小姑商量着,要不要带于采蓝去庙里或者道观拜一拜?

  当然她这话是背着刘映山说的,她可不敢让老头子知道,不然她怕刘映山对她有不好的看法。

  刘梦棋以前是不信的,可是这次倒有点犹豫了。

  这时病房的门响了,想到头天接到的电话,她想着是不是于采蓝的男朋友,那个姓何的来了。于是她跟她嫂子嘀咕了几句,打定主意要好好看看这个姓何的男人如何?

  “你好,请问这是刘老的病房吗?于采蓝在不在?”何宸风问道。

  “对,我爸爸姓刘,采蓝在这儿,你姓何是吧?”

  “是,我姓何,采蓝男朋友,我来看看刘老,顺便接采蓝回沂州。”刘梦棋听了,知道看她爸才是顺便的,接于采蓝是真。

  她并没有直接把他放进去,手撑着门框,“你来接采蓝,给她带东西了吗?空手的话不大好吧?”

  她看着何宸风提着两个礼盒和一个纸袋,穿的长裤短袖白衬衫,看不出来带没带别的东西。

  何宸风说道:“给蓝蓝带东西了,不过要亲手交给她,不能经过别人的手。”

  刘梦棋被他噎了一下,跟采蓝一样,是个不客气的人啊。

  她瞪了他一眼,心里想着本姑娘我什么东西没见过呀?还不给我看,不让过我的手……

  这时候何宸风看着那堵门的手,把纸袋递给刘梦棋:“你是刘梦棋吧,蓝蓝说起过你,喏,这是路上买的一点小点心,知道你不稀罕这点东西。就是一点心意,谢谢你照顾蓝蓝。”

  刘梦棋不客气地接过纸袋,觉得这还差不多,放下手让他进来。

  刘映山这时候坐了起来,主动跟何宸风说话:“你就是小何吧?小伙子不错,一表人才的,听说你现在小罗的那个基地搞研究是吧?快过来坐。”

  这时候于采蓝已经过来了,笑呵呵地跟何宸风说话:“你来了?”

  何宸风看着她的脸,很想去拉她的手,可是场合不对,只能点点头:“嗯,我来接你。”

  然后何宸风坐下跟刘映山说话,带来的礼盒只是些沂州的土特产。倒也不出奇。

  刘映山打听了一会他家里还有工作的情况,对他的家庭、工作还有稳健作风还是挺满意的,觉得于采蓝不算是所托非人,便问道:“科技强军的事你知道吧?你怎么想的?”

  “嗯,知道,罗上将特意跟我讲过,我打算争取争取。”何宸风没隐瞒这个打算。

  “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尽力争取一下吧。采蓝那里有我电话,有事可以联系。”他这算是接纳了何宸风。

  说到这儿,刘映山揭开床上的薄被,跟他儿媳妇和小女儿说道:“在这躺时间太长了,骨头都躺硬了,梦棋,你们陪我去看看你妈。”

  然后又告诉何宸风:“小于最近辛苦,你陪她说说话吧,现在外边天气正好,不冷不热的,采蓝来了好几天都没出去玩玩,一会儿你带她出去走走。”

  老头说完,就带着女儿和儿媳妇出门去了。

  门关上之后,何宸风第一时间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块紫罗兰色吊坠,要给于采蓝挂脖子上。

  于采蓝没阻拦他,事实上她这时候精神有点涣散,刚才的对话她都没怎么参与。何宸风要挂她脖子上,她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这是我给你讨来的平安坠,你戴着,千万别摘下来。别的我可以听你的,这件事你一定要听我的。”

  见于采蓝没再说什么,何宸风心里绞痛,攥了下拳头,然后两手轻轻把吊坠给她挂脖子上,原来戴的那个被他取了下来,暂时不戴,先收着。

  紫罗兰吊坠贴着于采蓝的脖颈,温温的,她很快就觉得原来慌乱到六神无主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何宸风没像以前跟她在一起那样,只是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拥着她,让她靠着他的肩膀,轻轻拍着她,于采蓝很快就睡过去了。

  不过这一觉她没睡很久,醒来后,精神好了许多,心也静了。她低头看着那坠子,伸手摸了摸。

  她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何宸风是知情的,他到底知道多少呢?

  何宸风看她咬唇,只说道:“你不用多想,只要是你,那就好。这个坠子,你千万不要摘下来,洗澡也不要摘。”

  于采蓝没说什么,张开两只胳膊,揽住他的腰,往他怀里靠过去。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多久?

  这时候何宸风说道:“蓝蓝,等回沂州后,我们马上去鹿港把医馆开起来吧。我听说,治病救人可以增加人的福气。福气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以逢凶化吉的。我只愿你好好的在我身边,你明白吗?”

  看来,他是知道了?于采蓝忍下眼里的湿意,只点点头,然后将头钻在他怀里不愿动。

  “蓝蓝,咱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都没好好出去玩过,总是忙,咱们现在就出去转转吧,不然下次来北安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

  “嗯,你等我一会,我洗把脸,梳梳头,很快就过来。”于采蓝说着,从他怀里挣扎起来,何宸风放开她的手,看着她去了洗手间。

  于采蓝关上门,眼泪从眼里滑下来,原来她在这里,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人在意,不舍得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