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九十章 闲棋(下)(2/2)

  师怀蝶挣扎了许久,可是视线却始终无法从横放在桌的短剑上移开,这剑她追寻了小半生,早已经化为执念,一时想要舍下,谈何容易。

  站在原地许久,终究认命般叹息一声,转过身来,走到那茶肆旁边。

  文士依旧垂眸饮茶。

  茶肆的小二迎上前来,却并不招呼她,只是给师怀蝶在桌上添了一壶茶水,然后便自顾自得退开,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

  师怀蝶环顾左右,不知为何,这方天地,还有来往的行人,都给她一种难以言说的压抑感,女子定了定神,慢慢坐在了茶肆桌前,视线垂落在了桌上的鱼肠剑,道:

  “我如何知道你这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说真的,便是真的?”

  她尽量想要让自己的措辞放低许多,可是询问真假本就是极为刺耳的话题,想要柔和也根本柔和不下来,尖锐刺耳。

  文士却并未动怒,只是轻笑了一下,随意一拂袖,那柄鱼肠剑直接落在了师怀蝶的手边,是只要一抬手便能够去握住的距离。

  师怀蝶的呼吸不由得一滞。

  “既然想要知道。”

  “何妨一试?”

  文士抬眸,师怀蝶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全貌,颇为俊秀,嘴角含笑,可那笑容中却始终带着一丝疏离。

  师怀蝶沉默下去,在这句话说出之后,她便知道,无论自己还有什么样的手段,都绝无法真正反抗,眼前的文士既然敢让自己握住鱼肠剑,那便是笃定了自己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身家性命操之于人手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可讽刺的是,她自己竟然已经很熟悉这种感觉。

  师怀蝶自嘲笑了一下,不知为何,对于鱼肠剑的渴望没有先前那么浓郁,却仍旧没有什么迟疑,抬手握住了这柄鱼肠剑。

  剑柄入手时触感冰冷,感觉和原先的那一柄几乎没有半点区别。若非是自己原先的那一柄鱼肠剑在眼前碎裂,她几乎以为手中着一柄就是自己用了快要十年的那一把。

  可是那一柄是在自己眼前被敲碎,落了一地。

  “如何?”

  文士平淡开口。

  师怀蝶回过神来,手腕微动,鱼肠剑撕扯开空气,直接消失在了手中,体内内力流转,勾勒了剑身中灵韵,却远远要比往日那柄鱼肠更为活泼些,远不如那般阻塞。

  剑身上幽光流动,显得越发不凡。

  她怔怔呆坐在了原地,片刻之后,才将手中的剑轻轻放在了桌上,推向文士的方向,不知是以何种情绪开口,低声道:

  “是真的……”

  起码,比原先那一柄更像是真的。

  文士轻轻笑了一下,屈指轻轻弹了一下那剑锋,这柄剑重又滑过桌面,停在了师怀蝶的手边,随意道:

  “那么,这柄剑是你的了。”

  师怀蝶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说是不东西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沉默着坐在位置上,双眸看着那一盏清茶,没有伸手去接剑。

  青衫文士笑意收敛,也没有去开口逼迫她,只是又抬手饮茶,淡淡道:

  “当然,若是你不愿意,也可以离开。”

  师怀蝶看着他,沉默了下,道:

  “是前辈救下我的?”

  文士颔首,道:

  “你中了点苍指。”

  “本座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弥留之际,若非本座出手打散内气,此时已经和那铁浮屠一同殒命。”

  铁浮屠……

  师怀蝶神色微微一顿,心中略有些刺痛,随即升起的便是仇恨,手掌无意识握紧,周围气机变化,有些冰冷起来。

  文士看向她,屈指轻弹杯盏,淡淡道:

  “想要复仇?”

  师怀蝶吸了口气,道:

  “敢问前辈,那人,究竟是谁……”

  “告诉你,然后让你去送死?你的性命既然是本座留下,便不能如此轻易被人坏了,哪怕是你自己。”

  文士的声音平淡。

  师怀蝶站起身来,朝着那青衫文士深深行了一礼,道:

  “还望前辈告知……”

  文士眉头皱起,最后似乎是出于不忍之心,手指敲了敲桌面,淡淡道:“本座只能告诉你他的名字,至于其他,便由你自己去查。”

  “这种事情,想来你应当熟悉。”

  师怀蝶面上浮现感激,复又深深一礼,道:

  “多谢前辈。”

  文士摆手,淡淡道:

  “勿要先谢我。”

  “你的性命是我救下的,无论如何,要为本座做一件事情,才能够抵得过去,于此你可有异议?”

  师怀蝶摇头,道:

  “救命大恩,自然应该如此。”

  文士颔首,道:

  “好……”

  “那本座告诉你也无妨……那人出自于神偷门,名为鸿落羽,剩下的东西,你便自己去查。”

  声音顿了顿,复又道:

  “看来,这柄鱼肠剑你是不愿收下了?”

  师怀蝶沉默着摇了摇头,随即低声道歉,方才握到鱼肠剑的时候,那种身家性命皆不由自己的感觉越发浓郁,竟然暂时压下了对于鱼肠剑的渴望。

  她不敢再去看那柄鱼肠剑。

  害怕只要再看到一眼,便再也挪不动脚步,害怕再握上这一柄剑,就会再一次得成为别人手中随意可以抛弃的木偶。

  青衫文士似有些无奈,拂袖扫过桌面,那柄鱼肠剑便消失不见,师怀蝶松了口气,可是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心中一时间百味陈杂。

  青衫文士看了师怀蝶一眼,道:

  “坐下来,喝完这杯茶罢。”

  “之后,本座会将你送回先前那一处地方。”

  师怀蝶恭敬颔首,坐在了桌前,双手环着茶盏,道:

  “前辈,你方才说,要晚辈做一件事情……”

  “不知是什么事?”

  文士摇了摇头,道:

  “这件事情且先不急,你之后自然会知道。”

  “该用到的时候,本座自然会派人寻你。”

  师怀蝶点了点头,看着那盏茶,想到今日经历,险死还生,可也因为这一死,反倒让自己能够脱离原先的身份和限制,从今往后,可以真正自由些做人。

  却也和先前一直追寻的鱼肠剑擦肩而过。

  诸般情绪,难以言表,抬手饮茶,茶水入喉清淡,等到她放下茶盏来的时候,周围环境已经发生了堪称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熙熙攘攘的街头茶肆,变成了遍地白霜冻土的林地。

  师怀蝶神色骤然变化,这种堪称仙人般的手段在她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呆呆站立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随即便看到了这冻土之上的两个墓穴。

  铁浮屠的。

  还有自己的。

  她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沉默着站在自己的墓前。

  风吹树梢,无叶,便越发萧瑟。

  茶肆桌旁,文士饮下最后一口茶水,先前走动,准备给他添水的茶馆伙计动作突然僵硬,而着僵硬仿佛瘟疫一般,迅速地在整条街道,甚至于是整个世界当中扩散。

  一片静止之中。

  文士起身,缓步而行,便散去了天地四方。

  身前步步登天梯,宽袍缓带,极尽从容。身后天地众生,森罗万象,尽数溃散,归于湮灭。

  在师怀蝶眼中,虽显得有些疏离,却是个宽厚长辈的文士面上神色变得淡漠,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是少林寺山巅上的风光,随意坐在了竹椅之上。

  那柄鱼肠剑随意扔在了桌上。

  白发道人坐在一旁,五指微张,便将这柄在外界威名赫赫的名剑握在了手中把玩,看着那剑锋上气象,赞叹出声,道:

  “借助于天地之力,将其中灵韵生生抽出了一成,反而刺激残余的灵韵越发活泼。明明是毁其根基的事情,却让这剑气象更为不凡。”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先生倒是好手段。”

  赢先生神色淡漠,未曾接口,只是翻看手中的书,古道人也不着恼,只是笑眯眯得继续打量着手中这柄鱼肠剑。

  先前鸿落羽在外,一指通禅三千世界,出手速度极快,就连他也只能看个大概。

  先是使得剑身震颤,振开了师怀蝶的右手。

  随即在刹那之间直接将这剑掉包,换成了赝品,等到师怀蝶察觉到的时候,那剑已经开始崩碎,就算下意思感觉不对,也只会归于鱼肠剑被击碎,灵韵变化导致。

  绝不会想到自己用了数年的兵器已经被掉了包。

  鸿落羽的武功以轻功位要,或者并不擅长于正面厮杀,但是若对方没有办法跟上他的速度,那么鸿落羽的威胁程度便丝毫不下于三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宗师,没有办法以人数解决。

  便和圆慈的巅峰一拳,堪称无解。

  也如同……

  古道人怔然出神,突然觉得有些无趣,将手中的鱼肠剑放在桌上,旁边随意看书的文士察觉到这道士的视线,微微皱眉,道:

  “何事?”

  白发道人神色未变,只是笑道:

  “无事,只是想到,你刚刚为何不直接将那女子收入麾下?”

  “还有,既然是传音让鸿落羽一指点穴,使其假死,为何刚刚还要伪装成和鸿落羽,还有小家伙为敌的模样?你不怕她出去了以后继续和小家伙为敌?”

  青衫文士翻过了一页书籍,淡淡道:

  “为敌便为敌。”

  “越是敌对,这人便会越好用。”

  “而且,她永远也查不到鸿落羽的消息,彼时,便是她求着本座,将她收入麾下效死,熬去了凶性傲气,才好用。”

  文士的声音平淡。

  古道人神色顿了下,看着旁边慵懒靠坐在竹椅上,一手持拿书卷的文士。隐约还能够从眉宇间看得到当年的冰冷和淡漠,提醒着他,眼前这好像只是个差脾气书生的男子,过去是什么模样。

  文士敛目,神态极尽慵懒,道:

  “终究一子闲棋罢了……”

  PS:今日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