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贞观首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换种方式,结果相同

第二百三十七章 换种方式,结果相同

  “父皇,每一种事物都有属于针对于他们的方式,例如这牛排,用刀叉吃是最适合他们方式,您非要用筷子吃,那咱们吃酱牛肉好不好?何必做的这般精致?四军也是如此,您在魏玖遇难的时候分解四军,别说曲卿玄,就是儿臣都不会在让商人赞助四军。”

  李泰夹着一块一块已经失去了灵魂的牛排扫入口中,李二切着牛排撇嘴笑道。

  “他若是在长安,朕还能抢的过来?朕对魏无良的宽宏可以说是这天下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爱屋及乌的让他身边的人也可以对朕无礼,包括你这个魏王殿下,朕想明白了,既然曲卿玄不与军队合作,那朕合作就是,就不信这商盟的年会还敢不让拿着圣旨的人进去?”

  啪!

  李泰把筷子用力的按在桌子上,这是他第一次敢在李二的面前摔筷子,李泰起身双手撑着桌子怒道。

  “父皇,您是不是在魏家拿习惯了?认为你说什么魏家都会听你的,你儿子有时候都会拒绝你,魏家凭什么听?而且对您最好的魏玖现在不在长安!不在,你下了圣旨,然后人去了,这没错,可进去之后呢?那人对魏家和商盟没有任何帮助,商人们,不!不说商人,就说曲卿玄会承他的人情?四军和魏家没关系了,商盟是围着魏家转的,曲卿玄不想理会,甚至会感觉不顺眼的人,她会搭理?她若是不介绍,商盟谁认识他?谁理会他?”

  “她敢?”

  “她敢?有什么是不敢的?说一句生意观念不同,生意路线不同,无法合作,到时候您怎么说?父皇,您在生意之上与他们这些狐狸一般的家伙差的太远了,根本不懂里面的歪歪道道,郑凤炽厉害不?现在被曲卿玄压缩的在江南不敢扩张生意,到时候就不带您推荐的人做生意,您咋办?”

  李二被这一通怒吼吼的一愣一愣的,对着李泰眨了眨迷茫的眼睛,低头继续吃肉。

  看着父皇落寞的样子,李泰心里有些不忍,在看父皇鬓角的灰白,李泰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疼,轻声叹了口气走到最里面的书架,翻翻找找,然后开始在桌上书写。

  这一写就是两盏茶的时间,小半个时辰,李泰两写满字的两张纸放在了李二的面前,再次叹气道。

  “就这些,儿臣知晓您现在缺钱,阳关军和洛阳军的钱儿臣先给您补上一年的,我也就够一年的,您可以去找杨佳要,李恪很有钱很有钱,而且他不花钱,这些是儿臣想到的和一些魏玖书中写的,您派人去做就好了,儿臣知道您内不愿意在百姓身上增加赋税,那就鼓励百姓经商的,商人的赋税本就比百姓高,这样国库收入也高,还有孙立新!他在用大唐的土地赚钱,您怎么就不在他身上下刀子呢?就可以魏家一只羊薅羊毛?现在舒服了?绵羊回不来了,剩下一对带犄角的水牛对您刨蹄子了。”

  “朕先给你的蹄子剁了!”

  忍耐了许久的李二忍不住了脾气了,抓着刀叉起身冲向李泰,李泰转身就跑,一路离开了书房,出门骑马前往蔡府,站在窗前看着儿子的背影,李二笑骂道。

  “小没良心的,终于知道给朕解决麻烦了。”

  其实大唐的建设与李泰脱离不了关系,可在李二的眼里,他的儿子应该更优秀,在私心一点比魏玖还要优秀才好。

  李泰给李二的办法很简单,继续鼓励百姓经商,朝廷可以给借给你们钱去让你们做生意,同时也对提高拿到经营许可的工厂,商户再一次提高了赋税,这就有些阴险了,李泰告诉李二,赋税是一定要增加的,大唐的经济收入在提高,百姓也不是以前穷苦的百姓了,既然狠不下去心,想在百姓心中留一个好印象可以,不断减少对农田收取赋税。

  商人的赋税增加,商品的价格也会增加,商人会去弥补百姓赋税,一旦大唐的商人变多,超过种田的百姓后,国库的赋税收入将会是如今几十,几百倍。

  商品涨价,被骂的是商人,陛下减少赋税,百姓称赞的则是陛下。

  李二突然觉得有些良心不安,可这般做并非不可以。

  蔡府中的气愤要比在魏家好的多,长孙与儿媳们相处十分融洽,谈论着东家长,李家短,也隐晦的说了些关于李治的事情,蔡青湖给了长孙一个满意的答案,他们不会相信那刺客临死前胡言乱语,破坏两家的关系。

  长孙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柔声道。

  “青湖你们也莫要在但心魏玖了,齐国公已经前往西域去解决此事,魏玖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对于陛下分割魏家四军的事情,本宫心有亏欠,此事等魏玖回来之后,皇家定然会给与补偿,哪怕皇家不给,本宫也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蔡青湖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回道。

  “娘娘您多虑了,四军这事魏玖不允许我们女人掺和,上一次红鲤也因此吃了亏,现在想想四军脱离魏家也挺好,也省心了不少,况且魏玖也说过,四军是给陛下培养的,早晚都是要交出去的,娘娘能在来魏家的时候想起给晚辈们带一些零食过来,妾身心里就已经很满足了。”

  躲在一旁丝毫不顾及形象的乔红鲤脸上满是油渍,香腮鼓起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乔红鲤很贪吃,而且很懒,她不喜欢出去逛街,也懒得让家仆去城里买这些零食,往年魏玖在家的时候也会做一些,现在不做了,她有点馋。

  乔红鲤很贪吃,身材却是不会有任何变化,每次称体重时都会嘟囔一句又轻了,需要多吃一些,这可气坏了家里的其他女人,她们每次吃东西小心翼翼,生怕吃多了,这可倒好,人家吃多了反而还瘦了。

  人比人是会气死人的,长孙看着乔红鲤憨憨的样子,柔声道。

  “你慢些吃,又没人和你抢,今日不饱去了哪里?为何没有见到他?”

  乔红鲤嘟囔道。

  “去山里了和小白玩耍了。”

  不久后李二紧随而至,手中拎着满是泥水的魏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