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贞观首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朕是斯文人

  魏家似乎成为了李二的行宫,登基多年来不曾修建任何行宫,就连岐州的行宫也只去了一次,大多时间来魏家享受生活,官员们看在眼里,嫉妒在心中啊。

  现在李二来魏家时,黑甲军的将士已经当做没看见了。

  书房中,李二双目紧闭的背靠坐在藤椅,李泰十分熟悉的在酒鬼中找到酒,然后下楼取来冰块搭配葡萄酒,口口品尝着,凉丝丝,酸酸的味道十分解暑。

  “父皇,您带来那些吃食为何不留下一些?儿臣与您酌两杯多好。”

  李二闭眼扯了扯嘴角,撇嘴道。

  “魏家的人现在极少去长安,买这些吃也不方便,朕带过来是给他们解馋的,你整在长安中游,少吃一口也死不掉,另外朕没心思和你酌,孙立新和柴荣威去找朕要钱的事你可知晓?”

  李泰耸耸肩同样撇嘴道。

  “不知道去找您要钱,可知道他们一定会去找您要钱,阳关的骑兵,岳州的步卒以及洛阳的骑营在西域损失巨大,他们要迅速重振旗鼓,做好随时迎接战争的准备,至于扬州更惨,在安东差点打光了,岳州有尉迟家养着,扬州有陆糜和裴虞养着,人家不差钱,剩下两个没有家族,没有背景的想要补充战力只能去找您要钱,没少要吧?”

  “阳关一年两万四,不算骏马和装备,洛阳索要一万制作箭矢,朕就不懂了,往年朕也不曾给他们军饷反倒是不缺钱,如今这给了粮饷反而不够了?”

  李二脸色愁苦,可李泰却是端着酒杯发出一声笑,随后瘫坐在沙发上享受这来之不易的休闲时光,

  冷笑引起了李二的不满,坐起子皱眉瞪了李泰一眼,沉道。

  “青雀,你笑甚?”

  李泰装作迷茫的样子左右看了看,随后指着自己的脸问道。

  “父皇儿臣笑了?”

  就差把冷笑这两个大字写在他的脸上了,李二听此伸出手抓向桌上的笔筒,李泰见此连忙起急切道。

  “笑了,笑了!别动手!儿臣笑父皇您想的太简单喽,四军往年里的确富裕,钱财如流水的进账,父皇不知这是为何吧?”

  “你在卖关子,朕会打死你的。”

  此时的李二没心思和李泰笑,脸色不善,李泰见此也不敢在卖关子,虽然有些不甘心,可还是开了口。

  “军队在一个州县的权利和能力要大过当地的府衙,尤其是四军,他们不归属于任何一个州县的都督和刺史管,那时候尉迟宝琪,裴承先,柴荣威,孙立新,至于这四缺时听谁的,被谁保护您是知晓的?而且当时四军有一个对外的规矩,各地府衙没有资格去对犯罪的四军将士审判,是要由一个名为四军法庭的组织来审理,然后对将士进行治罪,魏征和裴律师都是这军事法庭的一员哦,一个专门针对四军的团体,没有官职,便也没有告诉您,哦对了!儿臣和大哥都是这其中的一员。”

  军事法庭?

  李二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他的脸色变得更加沉了,这些家伙背着他都闹出了什么玩意,而且魏征也参与其中?李二很不满,他感觉他的臣子背叛了他!

  再一次倒酒的李泰看着自己父亲的面色就知道其心思,到了一杯酒放入冰块放在桌上,淡淡笑道。

  “父皇,这件事你完全可以不用去嫉妒,我们只是凑在一起商议这个将士是否有罪而已,不参合四军的任何事,绝对做到了公平公正,如此对军队直系管理也减少了一些问题,例如军中将领包庇麾下将士,四军的将领可不敢这么做,同时也减少了军队和当地官员的接触,保证了军队对皇室的绝对忠诚。”

  这般解释让李二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想起往事,各地造反的确有当地的军队参与,如此做似乎可行,但也仅仅适合这种股军队,心中舒缓了便也有心思去端酒杯,抿了一口后起站在窗前高喊楼下的将士去准备一些吃食过来。

  在他重新落座的时候,李泰再次道。

  “父皇,那您可想到了一点,与当地官员不和睦且谁也无法奈何对方的新军代表的是什么?这里面还有一个人叫曲卿玄哦!”

  李二一口饮尽杯中酒,干脆把冰块吞入口中嚼碎。

  咔嚓咔嚓的声音让李泰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一阵冰凉传入脑中带来一阵疼痛,李二不由抬起头捂着额头低声怒骂。

  “他娘的,吃着急了。”

  这话李泰可不敢接,李二抬起头看向李泰时笑了。

  “大唐的商蓉位很低,饶是有魏玖的多次带动也不过是和务农百姓齐平而已,在面对勋贵和官员时,他们连抬头的资格都不曾有,朕还知道,距离长安越远的州县官员权力和威信越大,四军是在当地形成了一座保护伞对吧?对这些商人进行庇护,不让他们受到勋贵,门阀,官员等各方势力的威胁勒索,可这保护并不是无偿的,这些商人想要得到保护就要用各种方式去赞助这些军队,就像当年朕要下商人捐钱赈灾一般,如此可对?”

  李泰放下手中酒杯开始鼓掌,李二猜的很对,精准到与李泰心中所想一字不差,官员没资格去去插手军队的事,也没有能力去与新军抗衡,新军不可怕,可怕是创建新军的几个人。

  李二的脸色浮现出一抹骄傲,李泰却是十分不适夷开了口。

  “不仅仅是军队给与保护这点原因,军队不会拒绝商饶赞助,他们不收钱,却是会收粮食,商人买来的箭矢,骏马等,并且捐赠最多的商人是可以参加下商饶年会,由曲卿玄,崔羼,崔洛,王新仁等人组成的商业联盟,商会中均是一些生意遍布整个大唐的商人,只要挤进这个圈子中,他们就会知晓很多赚钱的法子,相比于捐出去那一些,九牛一毛而已。”

  这番话让李二愣住了,缓缓站起时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这商业联媚年会他知晓,每年会在梁州进行,时间是冬月末的几,李二当初收到过邀请,可他对经商没兴趣便是拒绝,他没想到的是就这个年会的一张门票就已经如此值钱了?

  单的阳关,阳关军的确也在赚钱,可他们赚的钱能满足将士三餐有,骏马穿光明铠这般富裕?这需要多少商饶赞助,会有多少商人打破脑袋的去送物资,为的就是求一份参加年会的资格。

  李二外头皱眉道。

  “青雀,你是只是参加年会的资格?”

  李泰淡淡笑道。

  “只是进入年会的时候有一个属于他名讳的座位,让他能随意在商盟年会中与人交谈的资格,至于能否赚钱,军队和商会都不会负责哦,父皇现在知晓为何他们愿意在魏家的麾下当兵了?如今四军离开魏家,曲卿玄中断了和四军的合作哦,商会的门票更改为拍卖了,哎!您您干啥不好,非要在魏家上抢四军呢?落了一的不是,惹了一麻烦,还要从国库拿钱养他们。”

  话音落,魏武端着两盘牛排来到了书房,盘子上摆着刀叉,心越发不好的李二看到这一副刀叉的时候便是恼火了,怒吼道。

  “这刀叉是作甚?朕是斯文人,不用这刀叉,去给朕娶一双筷子过来,把给朕切开,一块?成何体统!”

  李泰无奈的叹了口气,示意魏武按照陛下交代的去做就好。

  随后就出现了一幕。

  李二握着筷子看着李泰手持刀叉,切成牛排口拒绝,片刻后,李二将盘子推向李泰,轻声道。

  “咱俩换!你用筷子,朕不嫌弃你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