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欺诈师 > 第三百七十章 怎么又是这种东西

  谨慎的离开了很难施展手脚的汽车,爱丽丝菲尔在Saber的护卫下盯着眼前的人影。

  他就好似无视飞驰而来的汽车的危险一样,坦然地伫立在道路的中央,不过如果是英灵的话,这样的做法到也不显得奇怪。

  只是Saber这时略微有些小遗憾,如果开车的是自己的话,之前说不定可以直接撞死他……

  当然,这也只是内心的一点小幽默而已,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Saber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人影。

  对方穿着样式古老的豪华长衫,漆黑的质地上点缀着血一样深红色的花纹。那异常巨大的双瞳仅仅只是被盯着看就会感到强烈的不适与疯狂。

  眼前的人影和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都不同。在其他五体英灵都已经见过的情况下,只需使用排除法,就能够得到唯一的结论——这便是Berserker。

  不,不只是排除法,那静静是打量便能感觉到的疯狂气息,便已经证实对方有着与Berserker之名完全相符的狂气。

  若说有什么不对的话——

  大概也就是这身衣服,似乎并不是适合近战的装扮了。

  而更加奇怪的是,他的脸,那仿佛深夜中梦魇所携带的恐怖笑容,真的是即将战斗的战士所应有的表情吗

  困惑的骑士王再次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相貌。

  对方在笑,在不明原因地狂笑。

  那不像是慷慨赴死的战士所发出的笑容。而是一种……就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一样的表情,充满喜悦的脸上闪耀着的无暇笑容——虽然人长得磕碜了点。

  可是Berserker,为什么要这样笑呢?是因为他的传说吗?

  就在Saber为此而困惑的时候,面前的“Berserker”,却做出了更加令人不解的举动。

  他以完美的贵族礼仪恭敬地低下了头,好像晋见国王的臣子一样跪在柏油路上说道:

  “恭候多时了,圣女殿下。”

  “嗯”Saber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了。虽然她曾经作为国王也接受过无数摹雄豪杰的跪拜之礼。可是对眼前这个男子却没有一点印象。在她曾经的臣子之中并没有这个男人……

  不,在这之前,圣女这个称呼就非常奇怪。她作为亚瑟王统治不列颠的时候,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暴露出自己本来是女性的真实身份才对。

  同样听到了对方话语的爱丽丝菲尔躲在紧张地警戒着的Saber身后,悄悄地看着跪在那里的“Berserker”,有些好奇的问道:

  “Saber,你认识这个人吗?”

  “不,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Saber一脸……嗯,用比较现代的话说,就是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怪异Servant。

  大约是听到了Saber和爱丽丝菲尔的低语吧,那被误认为Berserker的aste抬起了让人不由得想起某种水生软体类生物的脑袋说道:

  “不可能!难道你忘了我这张脸了?”

  蓝胡子用双手非常滑稽的比划了一下他的大脸,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见过的话,这张脸确实很有辨识度,但是——

  “没什么忘不忘的,我压根就是第一次见到你!”

  Saber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既视感,似乎就在之前,自己就看到过类似的场面似的。

  对了,那个aster!

  那个aster也是将爱丽当做了她的先祖,换句话说,眼前的aster,应该是把我认成了别人,就好像莫德雷德就长得和自己很像的样子……

  想到那个“儿子”,Saber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胃疼,不过在这之前,眼前的Servant却已经哀嚎起来——

  “哦哦!呜呜呜……”

  蓝胡子非常伤心地呜咽着,他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直到刚才还一非常欢喜的表情忽然像是顶级的戏剧大师一般在瞬间切换成了异常狼狈的落魄相。

  只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他的精神究竟有多么的混乱无常。

  “果然是Berserker!”爱丽丝菲尔和Saber的心里同时想到。

  “是我啊!我是您永远最忠实的仆人吉尔·德·莱斯啊!我一直都期待着您的复活,衷心的期盼着这样的奇迹出现,好不容易在这时光的尽头让我实现心愿,贞德!”

  “贞德?”爱丽丝菲尔挑了挑眉头,不过更在意的却是他自报其名的态度,今天是怎么了,自报家门的Servant居然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不过Saber显然觉得爱丽丝菲尔这是在询问,立刻重申到:“我不认识叫做这个名字的人。”

  听到Saber如此的回答之后,“Berserker”更加混乱地说道:

  “怎么会……难道说,您全都忘记了吗?忘记了生前的自己?”

  Saber对于这种说不清的状况开始觉得有些厌烦了,因为他意识到,和以毫无理智文明的Berserker讲道理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于是,她以异常严肃的表情打量着眼前的Servant,厉声道:

  “既然您已经报上了自己的姓名。那么我也基于骑士之礼仪,告诉你我的真名——吾名阿尔托莉亚。尤瑟·潘·多拉贡之滴子,不列颠之王!”

  “Berserker”依然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挺着胸膛、自豪地报上自己名字的少女,愣了一会之后失声咆哮起来:“哦哦!喔哇啊啊啊!”

  他拼命地悲鸣着,口中发出略微颤抖的咏叹调的悲鸣——

  “这是多么令人悲痛,多么令人叹息啊!不只失去了记忆,甚至连神智都错乱了吗?你……你!神啊,你居然对我那优美的女子如此残酷。”

  说到此处,此人似乎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用力的挥舞着那指甲锐利的拳头轰击着地面,柏油马路在那轰击之下,不断地被碾出一个个印痕。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本来就不是……”Saber已经懒得吐槽究竟是谁神经错乱了,他异常的想要解释清楚这件事情,但是在她开口前,那Servant便擅自打断了她的话——

  “贞德,你不愿意承认也是有情可原的。本来比任何人都虔诚比任何人都对神深信不疑的你。却被神给抛弃了,在你被判定为魔女而处死的时候神没有给你任何的帮助和救护。你现在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Saber忽然感觉到一股和恐惧完全不同的令人厌恶的感觉。简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样。这个疯子,不止自己疯狂,而且拥有能让他人也跟着疯狂的宝具吗?

  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到Saber的话。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对于Saber,他只是随意凭借自己的幻想下定了一个结论,并且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

  “快醒醒吧!贞德!不要再迷惑了!你是奥尔良的圣女,法兰西的救世主贞德啊!”

  “好了好了!你适可而止吧!”

  已经再也忍受不了的Saber,对着跪在地上的“Berserker”露出厌恶的神情呵斥道。

  不过不等她继续徒劳的解释,爱丽丝菲尔便拽住了她的手臂道:“Saber,不用再说了,跟这个男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