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 > 第174章 理会

  市中心,“国色”高级俱乐部。

  富丽堂皇的大包厢内,有人在砌长城,有人在打台球,有人在唱歌,有人在调笑。

  突然,包厢大门被推开,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来人投去。

  穿着Chanel的水蓝色套裙的夏忧,瞬间成为焦点。

  但她并不害羞,无视众人的各色眼光,落落大方地朝着最核心的那桌牌局走去。

  在喧哗纷繁的人群中,夏忧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俊美不羁,意气风发的男子。

  既便是在这群本就出类拔萃的男男女女中间,盛仲景依旧是鹤立鸡群的。

  她并不知道,今晚的这个局,就是为了给盛仲景送行。

  狭长的眸子微微上挑,黑得如墨一般,里面有种深沉的暗涌,灼灼的注视着夏忧。那目光,带着三分探究,三分兴味,还有几分连夏忧也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

  敛于内而形于外的气势让他即便脉脉含笑,也带了种强大的气场。直觉告诉夏忧,这个男子最好是少招惹为妙。

  “震霆。”一刹那的视线交错之后,夏忧已经气定神闲的朝坐在盛仲景下手方的孟震霆走去。”对不起,我来迟了。”

  “先坐一会儿,等我们打完这圈就去吃饭。”

  孟震霆笑着朝自己身边瞥了一眼,立刻有人知情识趣的给夏忧让了座。夏忧也不客气,朝让座的人莞尔一笑,打趣道:“何少越来越有绅士风度了。”

  “冤枉啊,我这不是被逼的吗?”

  何泽一促狭一笑,大呼冤枉。

  “老天作证,我这人从来就没什么君子风度。这不是怕咱们孟少秋后算账,说咱不体恤他的女朋友吗?”

  在场立刻有人起哄道:“何泽一,算你小子识相。谁不知咱们孟少对夏忧从来都是宠爱有加。你们说是吧?!”如此良机,自然有人少不得附和几句。倒是夏忧,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任凭众人如何调侃,都始终不动声色。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荣升孟震霆“女友“的呢?

  夏忧凝眉细想,却似乎有些记不清了。

  整个富人圈的人都认为,夏忧是孟震霆的后宫三千之一。就算是孟震霆的那群发小,也统统默认了两人的这种关系。

  当事人也不屑于解释,由得人去浮想联翩。孟震霆不解释,是因为夏忧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忠心能干,无往不利,且不拈酸,不吃醋,无后顾之忧。而夏忧呢,则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身为孟氏的总裁助理,拿着优渥的薪水,享受着孟氏上乘的福利待遇。即便为自己的主子多做一点“份外之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份外之事“,无非“三陪“,除了陪睡之外,什么都陪――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充当孟震霆的女伴,出席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

  一直以来,孟震霆一直以花花公子的面貌游走江湖。身边的女伴如同换衣服一般,从来没有一个能超过三个月的。

  于是,孟氏总裁的风*流逸事,便成了本城各大报刊杂志争相报道的花边新闻。

  更让夏忧哭笑不得的是,自己也有幸成了这些花边新闻所关注的对象。荣升孟震霆身旁莺莺燕燕之中的一员。

  她曾有幸看到其中一篇报道,至今为止,夏忧也没能想明白,写那篇报道的记者到底是在夸她呢,还是在骂她?

  整个大篇幅的报道,夏忧只记清楚了一句话。说她以中人之姿,却打破了孟震霆女伴不超过三个月的传统。在孟震霆身边足足待了三年有余,且至今没有被“抛弃“的趋势,说明她夏忧,在某一些方面,具有过人的优势。

  看到这篇报道时,夏忧简直是哭笑不得!于是拿着这篇报道,敲诈了孟震霆一个马尔代夫十日游。

  等她旅游回来之时,才蓦地惊觉,孟震霆身边的那群发小,早已将她贴上了孟震霆的标签,当做了孟震霆的专属之物。

  如此一来,就连当初孟震霆圈子里一、两个对夏忧青睐有加的孟震霆的发小,也对夏忧彻底的死了心。只将她当做哥们来看待。

  这样的误会,倒也是夏忧乐见其成的。她清楚的记得,孟震霆曾经认真的警示过她,最好不要对他身边的朋友动心。

  按照孟震霆的说法,这群人都是风*流浪荡子,之所以对夏忧有意思,是因为吃惯了大鱼大肉,想换换口味,吃点清粥小菜。

  一旦他们厌倦了清粥小菜,受伤的,则必是夏忧!

  夏忧苦笑,她自然知道,自己顶多也只能算是中上之姿而已。在这个以俊男美女著称的圈子里,她其实并不出色。

  她也知道,孟震霆说得不错,向这群纨绔子弟讨真心,受伤的只能是自己。索性,到目前为止,她对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都还没有兴趣。

  可,有些事情孟震霆并不知道。他不知道,夏忧早已不是几年前那个傻得只知付出,眼里心里都只有李易书的傻丫头了!

  时间,是锻造人,磨练人的最佳武器。曾经柔软易碎的心,在岁月的长河中,早已被打磨得疏离冷淡,百毒不侵……

  “不过孟少,今天给盛少接风,夏忧还姗姗来迟,让咱们众人等她一个。这我们大伙可是不依的。待会定要好好的罚她几杯才行,否则,咱们盛少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一道女声,将夏忧从回忆中唤醒。说话者,是一名身着黑色吊带长裙,长相妖冶,身材高挑的女子。嗲柔的声音酥骨三分,漂亮的丹凤眼挑衅的斜睨着夏忧,大有几分刀光剑影,剑拔弩张的味道。

  此女名叫刘玫眉,人如其名,十分的妖媚。是朵不折不扣的带刺玫瑰。她本不是孟震霆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却仗着是何泽一的远方表妹和几分艳色,家中有个暴发户的老爹,混进了这个圈子。

  几乎是一照面,刘玫眉就表现出了对夏忧的敌意。

  夏忧初时不明白,几番观测下来,看出了其中蹊跷。孟氏在本城可谓数一数二的企业,孟震霆也是人中龙凤。不单如此,孟家的背景深远,商政两界,皆有他们的人脉。是以本城的豪门千金,大家闺秀,想要嫁入孟家为媳的,又岂只是刘玫眉一人。

  奈何孟震霆身边一直有夏忧这个挡箭牌,坏了不少人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豪门之梦。而夏忧,自然也就成了不少女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其实夏忧并不太想成为众矢之的,奈何孟震霆一直有个奇怪的习惯――

  他绝少像他的发小们那样,将他的那些莺莺燕燕,带到他们的圈子中去。可是看着别人成双成对,他也不能老是孤家寡人啊。所以每次他们一群人聚会时,夏忧便被迫充当了他的女伴。

  为此,夏忧没少嘲笑孟震霆是个周扒皮。充分的剥削了她的剩余价值,一点也不肯浪费。

  而孟震霆,则总是嬉笑着睨住她,一本正经的说:“这叫物尽其用!”

  其实在闲暇时间充当孟震霆身边的花瓶,吃亏的从来都不是夏忧。一来她可以打发无聊时光,混迹人群之中打发孤家寡人的寂寞。

  二来一个月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孟大总裁会派人送来美衣华服,珠宝首饰,供夏忧装扮自己。

  起初夏忧坚决不肯,可孟震霆只用了一句话,便彻底将夏忧的反击轻描淡写的化于无形。他说:“你跟着我孟震霆出去,总不能让我丢脸吧?”

  夏忧转念一想,也的确如此。孟氏总裁助理的薪水虽然优渥,却也不足以负担Chanel,Givenchy这样的顶尖品牌消费。偶尔为之可以,经常采购,便要让她倾家荡产了。

  总不能叫她每次都穿着那一套衣服见人吧?!丢了她的脸不要紧,丢了孟大总裁的脸,那可就是罪过了。

  更何况,她早已过了自视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年龄。二十六岁的夏忧,有一颗市侩,和久经沧桑的心。一般的流言蜚语对她而言,已经不足以打击到她那颗被铜墙铁壁包裹的心。

  就譬如此刻,面对刘玫眉那种极富挑衅的眼神,她一样可以做到安之若素一般。

  “八万。”仿佛没有察觉到场上山雨欲来的味道,孟震霆漫不经心的丢出一张牌,不疾不徐的笑道:

  “罚自然是应当的。不过小忧一向不胜酒力,待会的惩罚,就由我代劳好了。”

  “这可不行,既然夏忧甘心认罚,就要拿出诚意来才好。让孟少代劳,如何能体现出她的诚意呢!你说是吧,盛少?”

  刘玫眉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皆投向了盛仲景。却见盛仲景不慌不忙的从牌桌上拾起孟震霆丢出的牌,勾唇浅笑道:“八万,我胡了。正好凑成清一色。震霆,承让了哦。”

  说罢,盛仲景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孟震霆。寒冰墨玉似的瞳仁里,有流光溢彩闪过。不知是不是夏忧的错觉,她却觉得,他那一眼,其实是透过孟震霆看向自己。

  “震霆,你还没给我介绍呢?”

  心跳陡然漏了一拍,夏忧正欲别开眼。那目光却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坦坦荡荡的注视着她,让夏忧避无可避。”这位是?”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