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疯狂的厨师 > 第五百九十一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牛二兴奋至极,歇斯底里的吼道:

  “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看着高高举起宇文成都的牛二,那种欣喜若狂的样子,宇文化及有些精神恍惚,感觉此种状态应该是自己这个当父亲才有的,牛二,你得瑟个屁,就特么的跟是你的亲生儿子似的。

  不过,宇文化及从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牛二的身世太低微了,在自己眼里就是个屁,貌美如花的夫人怎么会看上这头傻牛呢?

  接下来,牛二双膝跪倒在地,温柔的看着襁褓里的婴儿,激动万分道:

  “表妹,咱终于右后了!”

  宇文化及当时也没放在心上,面色惨白,一把夺过婴儿,因为宇文化及看牛二抱孩子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摔屎盆子……。

  有了孩子以后,必须要起个名字,此种大事当然应由落在父亲的宇文化及身上,不过,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牛二却表现的异常热情,不住的帮宇文化及这个表哥出谋划策,比如叫铁蛋,狗剩,狗娃,柱子等一连串乡下比比皆是的名字从牛二口中脱口而出。

  怎么听怎么像畜牲的名字?宇文化及听得一阵恶寒,深思熟虑,请算命先生专门算了生辰八字,又翻看了不少书籍以后,宇文化及给婴儿起了一个颇有深意的名字:宇文成都。

  成是寓意有所大成,都则是取都城的头一字,暗示以后儿子是一城或者一国之主!

  大名有了还不够,还要有乳名,而乳名就交给夫人了,交给夫人以后宇文化及就后悔了,因为不知为何,夫人给宇文成都起了一个“牛儿”的乳名。

  宇文成都从小就展现出了惊人的饭量,五岁时长的和十岁的孩童一般,个头高大健壮,餐食斗米,可以说看到吃的就迈不动腿,和牛二并称丞相府的两大“饭桶”,吃完以后,牛二倒头睡觉,而宇文成都则兴致勃勃的到府里的演武,场看护院武师们练武,看的津津有味,看的多了,手就痒了,小小年纪来到石墩石锁近前,几十斤重的玩意提起来就走,可谓一鸣惊人……。

  牛二和宇文成都走的很近,二人比饭量,比手腕,比谁撒尿撒的远,晚上有时还一起睡觉,情同父子。

  宇文化及清晰的记得,有一年冬天,宇文成都在后院的湖面上溜冰,结果一下子掉进冰窟窿,牛二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冰窟窿里,将宇文成都救了出来……。

  宇文化及当时就在想,如果把宇文成都换成自己,这个牛二会不会也毫不犹豫的跳进去救主?……。

  宇文化及自负长的可用“丑陋”二字形容,但儿子宇文成都则长的玉树临风,高大英俊,阳刚之气十足,眉宇之间确有几分牛二的浓眉大眼的影子。

  当时,宇文化及从没在意,但今天听张一鸣这么一说,宇文化及积压多年的疑云一下子浮现在脑海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觉得牛二跟夫人的关系不正常,越想越觉得宇文成都就是个活脱脱的“小牛二”。

  宇文化及的心如坠冰窖,脸色煞白,阴冷的眼神让张一鸣不寒而栗,看来这条老狗犯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毛病了,想想也是,但凡大奸大恶之辈,哪个不是生性多疑?嗯,不错,很好,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不管宇文化及内心如何的煎熬挣扎,张一鸣起身告辞,带着二狗同志来到驿馆里的卧房,刚开门,就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气急败坏:

  “狗日的张一鸣,老夫的闺女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老夫去行宫里看闺女都不让进?还特么有没有天理了,老子到底是不是国丈?国丈的话为什么没人听?还有本国丈的官服呢,府邸呢,在哪?还有没有人管了?”

  说完,“守株待兔”多日的武清风“嗷”的一嗓子蹿了出来,一把抓住张一鸣的衣服领子,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张一鸣先是一愣,任由武清风抓着自己的衣服领子,不为所动,而后淡淡道:

  “老武,你再这样顽皮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听见闺女叫爹了,还国丈,冒牌的吧?还不赶快回县城,待在这里万一被二狗这个大嘴巴子将你的真实身份吐露出去,那可就不好了!”

  这个狗日的有异性没人性,啥事都能干得出来,武清风一听,赶紧松开了张一鸣的衣服领子,改成轻抚,装作关心道:

  “一鸣啊,你看你,衣服都皱巴了,身为国公,怎么能这么不注重仪表呢,太不像话了,来,本国丈为你整理整理?”

  说完,武清风开始像模像样的为张一鸣抚平衣服,就连裤裆处都不放过

  张一鸣惊掉一身鸡皮疙瘩,像躲瘟神似的一把推开武清风,干笑道:

  “咳咳,武老板客气了,您这套青楼里学来的手法太过精妙,本公子可无福消受,免了,免了!”

  一听是从青楼里学来的手法,二狗同志眼睛一亮,突然着脸道:

  “那啥,武掌柜,给俺试试呗?”

  武清风听得一阵恶寒,没有搭理二狗同志。

  张良关切的看了张一鸣一眼,二人互相点点头,然后很有眼力劲的来到门口,推门出来,拉了条板凳在门口一坐,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武清风缓缓坐下,满脸忧愁,叹了一口道:

  “唉,也不知男儿现在怎么样了?真让人担心呢。”

  张一鸣很愧疚,再怎么说,不声不响的把老武同志的独生女带来太原郡,作为张芙蓉的替身进宫,这是一件很不光彩之事,毕竟一把屎一把尿把武胜男拉扯大的是武清风,吃穿住用的花销都是用的老武同志银子,自己三言两语就把人家一辈子的“劳动成果”给剥夺了,太有点不地道了。

  张一鸣好言相慰道:

  “老武,不必担心,小妖精很好,不就是想见她一面吗?这有何难,本公子带你进去不就得了?”

  “走,现在就走,进不去你就是狗娘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