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馥郁春满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遭人嫉是庸才

  由唐城将率领的西路大军先一步到达西北,bī)退劫掠村庄的苏挝骑兵后,皇上的意思是给苏挝一个教训,唐将军本命三皇子领兵镇守西北,自己带着三个儿子率军攻打。

  大军尚未拔营,苏挝的左右谷蠡王率部前来攻打,两军城下交战,羯奴并不硬拼,打打便跑,见大军撤回又急攻回来,这样打打撤撤,如同小孩子过家家,气的唐将军直骂娘。

  唐城飞少年心,坐不住了“我看不如直接追去,端了他们老巢”

  唐城将到底是大哥,心中虽也着急,较之弟弟却多少成熟些“莫要胡来穷寇莫追的道理,又不是不懂,没的胡说乱了军心”

  唐成飞深知自己莽撞了,低头不语。

  这边仗打的叫人怄火,京中却甚是喧嚣闹,太子即将大婚,朝野上下丝毫不被战场上的喧嚣打扰,一片喜气洋洋。

  太子这段子经过太医的精心调养,子大好,每上朝不说,还奏对了几次,深得圣心,皇上在朝上着实夸赞了目前教导太子读书的顾大学士。

  即将大婚的唐婉,闭门不出大半载,决定在出阁前,邀来一众姐妹,到镇西候府小聚。

  宝之作为未来的齐国公世子夫人自然在其邀约之列,而唐既是唐婉的堂妹将来又是皇家妯娌,更是被邀为座上宾。

  宝之看着帖子,直接就想扔到一边,大手一挥,说句本姑娘体不适,不去

  无奈,人家是太子妃,即便心中恼恨前世的抄家之仇,面上依旧要做到恭敬,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家人想想。大不了去了,装哑巴就是了。

  同样郁闷的还有唐,祖母母亲生怕她接受不了指婚的打击,一怒之下偷偷随大军出征,这些子不但严加看管,还轮番轰炸式对她进行说教,无论她如何言辞恳切表明自己绝不会做出任何有辱家门,危害唐家之事,两位长辈皆是不肯相信。

  在这严密的看守下,她还收到一份来自宫里的信,看信封上潇洒的字迹,除了李绝无第二人能写出。

  也不知道这二楞子这时候找她何事,展信读之,却分外茫然。这俨然是封邀她私奔的信笺,是想自己曾几何时给过他这种误会,她从来只将他当兄弟看待,这封信坚决不能回,若是落到有心人之手,恐唐府要被牵连获罪。

  接到唐婉送来的帖子,唐思前想后决定,趁此机会派绿玉去替自己将话同李讲明。

  不受天磨非好汉,不遭人嫉是庸才,相较唐婉,唐的家世,宝之竟能被圣上指婚,在京中众多觊觎楚曜美色的闺秀们看来,实在该遭天谴才是。

  宝之这次即便想装哑巴,也没人乐意成全,从她进门起,边就没断过苍蝇般嗡嗡嗡的酸言酸语。

  说来也巧了,宝之一心想避过风头,今特特穿了件宝蓝色的对襟褙子,下着月白的马面裙,头上簪钗没戴两三支,一着实素雅,在这群穿红着绿的闺秀中,着实不显眼。

  偏偏唐婉也穿了同色的衣裙,便引来众人对她的侧目。

  耳边不时传来一句“东施效颦”

  “瞧她那副眼高于顶的样子,还没嫁过去就当自己是世子夫人、皇亲国戚了”

  宝之不断告诫自己忍住,大周第一公子就要落到自己手里了,她们是嫉妒,不与傻瓜论长短,不生气,不生气。

  偏偏就有人觉得私下里说不过瘾,偏要到宝之发怒的边缘试探。

  于秋晚倾慕楚曜依旧,那年冰嬉递纸笺被楚曜羞辱后,京中传的沸沸扬扬,以至于留待闺中至今无人问津,今见到宝之,敌相见分外眼红。

  “这不是章家妹妹吗。这衣裳颜色真好看,衬的妹妹格外明艳可人,论容貌在京中,妹妹若说第二,恐怕无人敢称第一了。”说完瞥了眼上首的唐婉,掩嘴一笑。

  想拿她的衣裳做筏子,引起唐婉的不悦吗。嫉妒果然使人疯狂,这种话也敢说出来,不怕弄巧成拙吗

  “姐姐可真是说笑,你这样一说,将唐婉姐姐咱们未来的太子妃置于何地了”既然她于秋晚做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了。

  唐婉目光微闪,莞尔一笑“瞧瞧你们,一个夸人不会夸,一个又过分谦虚了。”

  贤良大度的样子,越发装的炉火纯青了。宝之感慨。

  “于姐姐,也太不会说话了,若论容貌论才,要说也是咱们婉姐姐,你怎的捧起不相干的人了。”说话的是唐婉的新近拥扈之一,永昌伯之女曹丹娘。

  今出门,母亲对她耳提面命,定要与唐婉交好,多多巴结逢迎些,正愁没机会在唐婉面前展示自己,这于家姑娘就给了自己机会。

  不相干的人宝之乐见她们狗咬狗,只要不是太过分,欺到她头上,像这种无伤大雅的话便左耳进右耳出,管他张三还是李四。

  小今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从前总觉得她与星辰表姐很像,都是烈女子,星辰表姐经事看破红尘,决定在家中青灯古佛了此余生。

  她本以为,小这样从小向往上阵杀敌,如今一切幻作泡影,她多少会崩溃,她却用坚强的实际行动告诉她,她是将门之女,小事上虽会任,涉及家族安危,绝不会鲁莽妄为。

  唐察觉到宝之的目光,冲她一笑“今这场鸿门宴,你恐怕是别想好过了。瞧瞧这帮人,哪个都不是善茬。”

  宝之无奈,大家都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就偏偏挑她好欺负是不是。

  “她们这样是不是证明,我要郑重感谢圣上恩典。”宝之自嘲道。

  “是啊,由此可见楚世子当真是良配啊。圣上并不全是乱点鸳鸯谱的。”唐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打趣道。

  可以听出她对皇上为她指婚一事,心中还是颇为介意的。

  宝之听她说的不像话了,赶紧嗔道“这也是能浑说的”

  唐却呵呵傻笑,这话也就只能对着宝之说,便是绿玉红玉她都不会多言。

  上拉加载下一章s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