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是,南魔王 > 第八十四章 第六议员

  深邃漆黑,污浊的水滴溅落在地面,没有风,也没有清新的空气,漆黑的洞穴里只有绝对的沉闷。

  洞穴最深处,拱形的巨大石门背后是一处宽阔的房厅,摇曳的烛火在大厅中映出一个恐怖的身形,魁梧的身躯端坐在石质王座上面,血红的犄角狰狞可怖,仿佛是最古板的绅士在等待着自己的客人。

  “吱呀——”厚重的石门被缓缓推开,两名人类冒险家怀揣着对财宝的憧憬进入这片领地。

  血红犄角的怪物从王座上站起,开始迎接自己的客人,散发着猩红光芒的眼眸比任何火把都要明亮。

  汤姆是一名E级冒险者,拥有lv.4的战士等级,见到房间只有一名怪物显得有些失望:“怎么只有一只怪物,该不会又是一片穷地方吧。”

  马修是和汤姆同级别的盗贼,在许多次的战斗中两人成为了最佳伙伴,拥有盗贼先天灵敏感官的马修第一时间发现了摆放在王座后方昏暗角落里的巨大宝箱。

  “汤姆,石座后面,仔细看,是一个大宝箱!”

  “靠,这下我们发财了!”

  在他们眼里,只有lv.3等级的笨拙牛头人像婴儿一样柔弱,更何况,眼前的牛头人甚至连一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

  而此时,牛头人双腿缓缓分开,一前一后,双臂舒展,一高一低,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静止不动。

  气沉丹田,腰马合一,这赫然便是内家拳的经典起手式。

  牛头人此时仿佛化为了一尊雕像,保持着这种诡异的姿势仿佛定格,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微不可查,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牛头人叫做陈南,他的前世是一名内家拳高手,见义勇为却遭受不公,被所救之人背叛,被强权之人欺凌。

  陈南不再忍耐,他发现所谓的“善”是多么可笑,唯有“恶”才能止“恶”。

  大雨滂沱之夜,陈南杀死了所有该杀之人。

  法律给予了陈南应有的制裁,一声枪响之后,陈南无奈闭上了眼睛。

  幸好,上天再次给了陈南机会,这一世,陈南注定只为自己而活。

  “这牛头人该不会是傻了吧。”

  “马修,老规矩,你潜行绕后,我正面突袭,我感觉这牛头人有点古怪,你要小心。”

  魔物注定要与人类为敌。

  一道诡异的烟雾,身材瘦小的马修居然诡异的消失不见,而在房间的阴影里却多出了一道不寻常的涟漪。

  盗贼技能:潜行!

  汤姆一手持剑一手持盾向陈南冲来,汤姆攻守兼备,再加上暗处盗贼的偷袭,lv.5等级以下的单独怪物只能会被两人轻松秒杀,更何况陈南只有lv.3的等级。

  等级,在绝大多数情况象征着实力,但此时显然并不是绝大多数。

  陈南动了,以腿带腰,以腰运身,以身转肩,以肩冲拳,硕大的拳头后发先至,激荡的空气发出皮鞭一般的巨响。

  这是内家拳的明劲境界,凭借这副牛头人的身体,陈南十分轻松的就达到了前世从小朝夕刻苦训练十几年的成果。

  明劲就是锻炼全身力量,通过特殊的技法将力量集中在一处,一拳打出,空气炸裂,内家拳法中就有一句谚语,就叫做“千金难买一声响”。

  想要将内家拳法修炼到明劲,极佳的根骨和漫长的水磨工夫是必不可少的,人体羸弱,明劲境界几乎是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但现在重生为怪物的陈南注定要突破这道所谓的极限!

  伴随着巨大空气炸裂的声音,汤姆甚至来不及举盾就被后发先至的硕大拳头印在胸口,顿时,五脏六腑移位,大捧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更是被这股霸道绝伦的力量击飞出去。

  在拳头击中汤姆的同时,一股反作用力从汤姆的身体传来,接着,陈南借助这道反作用力,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向后仰去。

  后仰中陈南巧妙地避开了一道从阴影中刺出的匕首,厚实的肩膀结结实实撞在了阴影中盗贼胸口,伴随着一声惨叫,身材瘦弱的盗贼从阴影中倒飞了出去。

  内家拳讲究圆润如意,报阴吐阳,招式只是定式,体内的劲必须要生生不息,劲断了,意就断了,拳就停了。

  要想劲不断就不能在定式上面停留,身随意动,肩、肘、腿、腰皆可为武器,内家拳是一种独特的运劲方式而不是某种特定的招式,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的境界。

  仅仅一个回合,先前两名极度自信的冒险者便倒在了一起,巨大的撞击使得他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不复存在。

  陈南并没有立刻杀死他们,或许眼前的冒险者能够为自己枯燥的地下生活带来一些乐子。

  血红色的犄角仿佛随时会渗出血来,没有丝毫感情的猩红目光打量着重伤的两人:“既然南无阿弥陀佛,那么我的名号便是——南魔王,人类天灾,黑暗领主。”

  重伤的两人相互扶持着,颤抖着,他们相互依偎,却又强行做出慷慨就义的表情,成为冒险者的第一天他们就考虑过会被杀死,和队友一起死在怪物手下,这似乎是每位冒险者的标准结局。

  只是在眼底的深处依旧闪烁着抑制不住的恐惧。

  看到眼前坚定的两人,陈南只是冷笑了一下,随后用低沉沙哑的嗓音说道:“你们之中有一个可以活着走出去。”

  相互扶持的两人立刻分开,名为汤姆的战士拖着重伤的身体趴在陈南面前,脸上只剩下恐惧和乞怜,

  两人可以一起死,但是汤姆绝不允许自己去死而马修独活,为此,只能马修去死而自己活下去。

  “我不想死,让他死,让他死,南魔王陛下,求求您,让他死……”

  汤姆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把锋利的匕首轻易地刺穿了他的后背,马修满脸狰狞,怕汤姆死得不够透彻又对着汤姆的后背补了几刀。

  队友的鲜血染红了马修的面孔,闪烁着疯狂光芒的眼睛望向陈南:“伟大的南魔王,您说过的,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去,而现在另一个人已经死了……”

  酣畅淋漓的大笑传遍地下每个角落,重生为丑陋牛头人的陈南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所谓的同伴情谊,所谓的同生共死,这只是不让自己独死的理由而已,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呀!”

  “上天给了我陈南第二次机会,这一次,我不再做以正义自居被人冤枉的可怜虫!”

  “这一次,我便是邪恶……”

  盗贼马修跌跌撞撞地离开,地下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有此刻端坐在领主王座上的陈南嘴角多了些莫名的笑容。

  死去的冒险者尸体此刻已经不见,只剩下身上的衣服和装备随意散落在地面。

  “饵料已经撒下,不知道会有多少鱼儿上钩……”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