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我家老婆是女武神 > 第115章 白鹿书院,五经博士

  在赵澜击退了青蛇门的围攻之后,那宛如天灾一般的景象被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而飞速赶来的武林人士纷纷看在了眼里。

  也是因此,就武林实力最为薄弱的京城一带,再也没有人敢来找赵澜的麻烦了。而风神之名,也是不胫而走,很快便随着赵澜得到花神佩了的传言传遍了江湖。

  只不过赵澜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等唐秋茗吃完饭后,便带着她一同前往了白鹿书院的所在地。

  “这里便是白鹿书院?”唐秋茗好奇的四处张望着,“没想到这在武林中享副盛名的六大派之一的白鹿书院居然是在如此诗情画意的竹林之中。”

  赵澜笑道:“白鹿书院不仅是武林大派,更是文坛魁首。现今朝堂上一众文官,都多出自白鹿书院之中。

  文人嘛,总是喜欢雅致一点的东西。更何况白鹿书院中的门人弟子们不仅要习武,还要读书。这周边环境嘛,自然不能像是一般的武林门派那样,太过粗犷了。”

  “原来如此啊。”唐秋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说话间,两人便走到了白鹿书院的大门前。

  那是在竹林深处,只要静下来,就可以听到叮咚的泉水声的地方。一座竹管搭成的牌楼上那枯黄的颜色,铭记着白鹿书院的沧桑与辉煌。

  四名一身粗布儒衫的年轻人侍立在牌楼两旁的柱子前,分别执拿着琴、瑟、笙、萧,想来该是白鹿书院的守门弟子了。

  那四人遥遥望见了赵澜与唐秋茗两人,百年纷纷奏响了手中的乐器,合奏了一曲欢快喜悦的曲子。

  唐秋茗见了,顿时感到高兴:“不愧是当今天下文风最胜的地方,居然还没问来者是谁,就先吹奏起了欢迎曲来!如此举止,当真是气度非凡啊!”

  赵澜笑道:“是啊,最妙的是,遇到客人来了,这音乐不仅是对外宾表示欢迎。同时,还能提醒门内的自己人啊。”

  果然,赵澜话音刚落,便看到白鹿书院中走出了一群衣着更为华丽的人来。

  只见其中为首的一人一身紫衣,围着一条金色腰带。他身后的五人同样是金色腰带,但是儒衫则换为了青色。在之后的几人黄衣银带,而等到最后的几人,就是黑色儒衫,土色腰带了。

  为首的紫衣人见到赵澜眼前一亮,惊喜的叫道:“来者可是卧龙山庄赵贤弟吗?”

  赵澜一愣,这才留神去看这为首之人,顿时感到了一阵熟悉。

  “呀!你......你是孔仲卿孔大哥?咱们还是小时候见过,不曾想一转眼,已是这么多年了。”

  那紫衣人笑着点头:“是啊!是啊!没想到这一次到的最早的人居然是你这个封山不出的家伙。”

  说罢便亲切的甩掉了人群,上前拉住了赵澜的手:“走!快随哥哥进去。你我兄弟二人可是好久都没见过了。”

  随后又扭头看向了唐秋茗,笑道:“这位便是你的徒弟云裳容了吧?果然是国色天香,再加上如今在武林中的名声......赵贤弟,你可是收了个好徒弟啊!”

  唐秋茗当下连连摆手:“孔前辈,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云裳容。我......我是唐秋茗。”

  孔仲卿的笑声停了,他的目光来回在赵澜和唐秋茗之间扫视了一眼,随即长长一叹:“原来那传言,竟然是真的吗?”

  “先不急着说那些了。”他又很快转换了话题,“赵贤弟,你们一路远行也是辛苦,还是快随我进去先洗去风尘吧。

  等会我会准备好了酒席,咱们兄弟俩也喝上两杯水酒,到时候再好好的说说话。你看可好?”

  “这......好吧,一切都挺孔大哥安排。”赵澜本打算向孔仲卿大听一下云裳容的事便走。可是如今有求于人,人家有如此热情,总不好冷了别人的面子,只好客随主便了。

  而对此孔仲卿自然很是高兴:“哈哈,走!还有唐姑娘,走,咱们进去。”

  说着,孔仲卿便拉着赵澜,一起携手走进了白鹿书院中。同时还有五位青衣金带的白鹿书院门生走了过来,彬彬有礼的引导着唐秋茗进去。

  一番梳洗后,赵澜和唐秋茗便各自被侍女引领着走向了白鹿书院正厅。

  这个时候,厅内已经准备好了宴席,孔仲卿以及五位青衣金带的白鹿书院门生已经坐好了,空出了右侧两张席位。

  见到赵澜他们来了,孔仲卿便笑着道:“赵贤弟,快来,咱们兄弟在一起坐着。”

  赵澜也不推辞,知道理当如此,便大大方方的到右侧首席上坐了下来。同时冲着孔仲卿正式的抱拳唤了一声:“孔大哥。”

  孔仲卿也依着武林规矩,冲着赵澜还了礼。这时候唐秋茗也在赵澜身旁坐了,也冲着孔仲卿行礼,孔仲卿再次还了礼,然后便笑着道:“来,我为你们介绍。

  这五位,乃是我们白鹿书院的五经博士。分别是诗经博士董充、尚书博士伏远、礼记博士王宏涛、春秋博士史明远、易经博士袁昂。”

  这一次此五人的身份却是在身为卧龙山庄庄主的赵澜之下,即便是主人,也只能在孔仲卿介绍之后,由他们向赵澜行礼。

  赵澜还了礼,也客气的道:“见过五位博士。相传白鹿书院中的五经博士,学识更在朝廷的大学士之上,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非凡。”

  其中五经博士中为首的袁昂道:“不敢不敢,些许名声,不过是江湖上的朋友们抬爱才夸赞了几句,当不得真。”

  然后又是唐秋茗向着五人见礼。他们五人也各自回礼,只不过态度上,到底不似方才面对赵澜时那么热情。

  见礼完毕过后,孔仲卿便道:“这次赵贤弟却是来的早了,其他门派的诸位只有一位是也刚刚到了。这几日里,你变跟哥哥我好好聊聊天,说说你这几年的变故。”

  听了对方的话,赵澜顿时奇道:“怎么?孔大哥又派人去叫小弟过来?赵澜在这里向孔大哥道个歉,其实我并未收到你的通知。

  而至于我们这次为什么过来.......实不相瞒,孔大哥,我们却是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寻你帮忙啊!”

  孔仲卿还没回话,就听到门外有一人哼道:“哼,什么不知道通知?赵澜你也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既然你也觊觎武林盟主之位,便直截了当的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