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神道炼香火 > 第一百零二章 题字

  在大殿举行宴会地方不大,当然不可能在这里让他们比试,就在大殿外面,让人清出了一片场地进行比试。

  很快双方到场,一方是约有百人的使者卫队,各个部落的都有,看着杂乱,然而林云心里清楚,这些人既然早已准备比试,路上不知训练了多少回,早已跟身边的这群人配合默契。

  兼且每一个都是从部落里面找出来的勇士,实力非凡。

  一个个肌肉发达,膀大腰圆,仿佛是用肌肉堆砌而成,给人一种横向发展的趋势,看着就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

  而对面则是林云的那二十个护法,只是看到他们,哪怕那些不通军事的文臣,都感觉眉头一皱。

  这群人虽然同样身形壮硕,可是绝对无法跟对方相比,身上也没有一丝杀机,就像是没用的花架子。

  唯有郑宇暗自点头,知道这是返璞归真的表现,他们在在虚幻空间当中身经百战,战死无数回,早已将战斗化为本能,视生死如无物,杀人如杀鸡一般。

  将别人的生命,不放在眼里,连自己的生命也不放在心上。

  这倒不是说他们真的能够做到无惧生死,而是已经知道死中求活的道理,在战场中没有人会手下留情,为了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能死中求活,以最冷静的方式斩杀敌人,求得生路。必要时刻,敢以命相搏,争取活下去的希望。

  “林先生,你这数量有点少啊,要不然我北疆诸部选出二十名勇士,跟你比试如何?”

  “不用就这样打吧。”林云却也不怕他们人数众多,这一次比试哪怕只是平手,也足以让整个国家震惊,看到百死之军的强大。

  “要不然我们就比试一番如何。”

  “好。”

  双方在场中站定,随着命令冲了上去,不过一会功夫,林云手下的护法就取得胜利。

  “林先生的护卫当真厉害,我甘拜下风。”

  伊屠智脸色难看,但还是说道。

  林云也不揭穿他语气中的病句,什么叫做他甘拜下风,这分明是你们北疆诸部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好吧,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是好像是他的护卫。

  知道他是不想承认北疆诸部的实力太差,却也没有揭穿,他只要让这群大臣见识到百死之军的强大就可以了。

  好好的宴会,出现这种情况,双方也没有了兴趣,草草结束。

  第二天一早就有太监过来小心说道“林先生,陛下请你过去。”

  等林云来到皇宫,就见到郑宇等几个大儒都在那里商量事情。

  “你想要创办书院的事,陛下已经答应。”郑宇主动把让他来的原因说了出来。

  “那就多谢陛下,不知训练百死之军?”

  “这件事容我再考虑一下。”理宗皇帝直接回绝,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林云知道这等军国大事不是那么容易,其实最害怕的还是将这百死之军训练出来,到底是他的私兵,还是国家的军队。

  万一被林云借国家名义,训练出一支属于他的私兵,那不是亏大了。

  “既然陛下已经同意,不知可否帮忙提个字,有陛下御笔亲书,书院必将引以为豪。

  “书院准备叫什么名字。”这本不是难事,理宗皇帝就答应下来。

  “岳麓书院。”

  等理宗皇帝挥毫写下岳麓书院四个大字,并盖上印章,林云又说道

  “陛下,我准备带临山县现建立分院,不知您可否提个字。”

  一个是提,两个也是提,面对一个大儒的请求,这种小事,理宗皇帝没有理由不答应,说道“可以。”

  好不容易等理宗皇帝写完,林云又说“书院文渊阁作为国家最大的书库,能否容许我带两本书回去。”

  这就是想要寻求国家的支持。

  孙言文直接站出来反对道“这不可能,文渊阁藏书数量数量虽多,但大多都是孤本,价值难以估计,怕是难以让你带回去。”

  理宗皇帝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对孙言文的话,表示赞同,看在两位大儒的面子上,让地方出人出力建设书院,给予一些财物上的支持这没有问题。

  可文渊阁作为国家最重要的书库,哪能轻动。

  文渊阁藏书有大量孤本,价值难以估量,岂能随便送人,即使是由何君治和林云两位大儒,创办的书院也不可能,他最多给予一些财力上的支持。

  见理宗皇帝不肯答应,林云换了个说法

  “陛下,文渊阁藏书众多,书院初建连个藏书都没有,怕是无法吸引到学生,还请陛下恩准,让我在文渊阁抄录三天的书籍。”

  “可以。”

  理宗皇帝想了一下,点头同意。相对于藏书浩如烟海的文渊阁来说,三天时间又能抄录几本书,即使是那些孤本交给他抄录又能如何。

  一个大儒,这种请求真的算不了什么。

  等林云从里面出来,郑宇说“林兄,怕是有其他的打算吧,抄录三天的书籍,可不像是你的作为。”

  这些人中,他对林云最为了解,知道林云绝不可能为了这点事提出要求。

  林云露出莫名的笑意。“郑兄说笑了,能够入文渊阁抄录三天,已足够让我满意。”

  郑宇淡淡一笑,没有多说。

  对于一个寻常的书生而言,能够随意进入文渊阁三天,的确是一件幸事,可是林云,他总感觉有些不对。

  凭借他大儒的身份,如果真的想去,哪怕天天泡在文渊阁,也没有人能说出什么。

  可他却提出抄录三天的书籍,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阴谋。

  林云回到白云观,就将张海东和郑志浩喊了过来。

  “你二人现在给我将京城所有书店的纸张,给我弄来,另外别忘了毛笔和墨条。”

  “先生要这些有什么用?”

  郑志浩有些奇怪,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本是一体,若要写字就需要在砚台中加水磨墨,以毛笔在纸张上书写。

  可林云只要纸笔和墨,这又有什么用?

  难不成拿着墨条在纸上写字,这也太搞笑了。

  “让你去你就去,我说的话,难道你还有什么疑问?”

  “不敢不敢。”

  郑志浩打了个哆嗦,赶紧告辞,安排人购买纸张。

  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将京城内所有的纸张买了过来,一时间洛阳纸贵,很多去书店买纸的人惊讶发现,竟然连纸张都没有了,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本来寻常的东西,为何会这样。

  等凑齐了纸张,林云大袖一甩,运起袖里乾坤将所有的纸张一一收入袖中,驾着牛车去了文渊阁。

  门口,孙言文早已得到消息,在那里等着。

  他看到林云过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听说你将京城所有的纸张都购买了过来,不知有何目的?”

  “当然是要在文渊阁抄书。”

  “抄书用的了这么多纸张,三天时间怕是抄录一本书都难,哪里用得了那么多,连整个京城的书店都购买干净。”

  林云唰的一下,打开折扇,露出上面的儒释道三个字。

  “孙兄忘了,我立志学贯儒释道三家,除了是大儒之外,还是一名道士,恰巧道家对于如何迅速抄录书籍,有着术法。”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抄录书籍的速度很快。”

  孙言文脸色难看,知道看林云的赞啊样子是要将文渊阁一网打尽。

  可他早已经答应了林云,在这种事情上不好反悔。

  “里面请,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你等帮着点林先生,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拿你们是问。

  最后他却是对在文渊阁值守的文吏说的。

  他隐约已经猜到林云的打算,心痛的要命,又怎会在这里多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