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相天女 > 第一二五章 齐聚一堂

  玄师大会的每场比斗都间隔了三天,用以空出足够的时间让玄师之间相互交流。

  说到底,玄师大会的比斗很重要,又不太重要,大多数玄师还是奔着交流来的。

  这日虞夏用过早饭回房,刚铺开纸张准备画符便听到屋门被敲响了。

  虞夏打开屋门一看,南非溪带着那个丫鬟站在门外。

  “南小姐?”

  虞夏有些诧异,让到一旁,将人请进了屋。

  “你还画符?”

  南非溪见铺在案桌上的符纸以及朱砂,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

  玄师会画符并不稀奇,但是初入玄门的玄师,在对风水一道钻研精深的同时,还能有一手画符的技艺,倒是有些叫人意外了。

  毕竟玄门奇术十分庞杂,几乎没有人能够面面俱到,大部分人只能选择个别几类耗费精力财力钻研,玄门全才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更别说,虞夏号称才入玄门一年,一年的时间,要修炼,要断风水,还有兼顾画符,一个才不过八岁的农村女娃,即便是遇到高人有了了不得的际遇,要做到这一点,怎么想都不大可能。

  想到此处,南非溪抿了抿嘴,对虞夏道: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欲速则不达,贪多嚼不烂,你初入玄门,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先将一门异术吃透,再钻研别的或许会更稳妥些。”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最忌讳交浅言深,南非溪此举可以说是十分不明智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正是因为她为人爽直,真心实意想要给虞夏提建议,才会不顾二人交情尚浅,便说了这番话。

  虞夏闻言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房门又被敲响了。

  又有谁来了?

  虞夏正感纳闷,门外便传来了周十六的声音:

  “虞姑娘,在吗?”

  虞夏看了南非溪一眼,见对方十分淡定地坐下来让丫鬟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茶杯慢悠悠喝着,便知道她并不在意还有旁人过来,于是便过去开了门。

  周十六正扬着一张大笑脸站在门外,目光落到虞夏身后的南非溪身上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加灿烂了。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嘴上这么说着,脚下却没有丝毫停滞,径直绕过虞夏走到桌边,也跟南非溪似的找了个凳子坐下,自顾自倒了杯茶,慢慢喝了起来。

  “小溪溪,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好巧,你说咱们这是不是缘分?”

  南非溪对着他淡淡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那丫鬟则面无表情地站在南非溪身后,看似木讷,却总能及时地为南非溪添茶。

  虞夏看了那丫鬟一眼,见对方依然是看着没有丝毫元气波动的样子,甚至气血也与普通女子一般无二,又身形苗条,甚至还有些瘦弱,细胳膊细腿的,实在难以想象当初她是怎样轻轻松松一招制伏那徐灏的。

  这丫鬟不过十四五的年纪,便如此了得,不知道南家母女二人是怎么找到这个人加以培养的。

  那边南非溪不理会周十六,对方似乎丝毫不觉得尴尬,而是左一句“小溪溪”又一句“小溪溪”,找各种话题与她搭话,南非溪始终没有出声回过话,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虞夏正想开口让周十六收敛一点,屋门又被敲响了。

  正在缠着南非溪的周十六说话的劲头一顿,随即意味不明地转着眼珠看了虞夏一眼:

  “找你的人不少啊,看来你人缘不错,在江湖玄门中能混得开。”

  虞夏有些嫌弃他在南非溪面前死缠烂打没皮没脸的模样,明知道他这话意有所指,也没理他,而是径直起身去开门。

  反正屋里有两尊大佛在呢,她也不怕有人给她找麻烦。

  “虞姑娘!”

  虞夏刚把门打开,一阵欢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顾大宝正眯着眼傻笑,见到她便十分轻松地打了个招呼,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咦,还有人在?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顾大宝从门外依稀看到了屋内有两个人坐着,周十六背对着门,顾大宝看不见他的模样,而周十六对面的南非溪与她身后的丫鬟,由于身子大部分被周十六挡着,所以一时也看不出来坐屋里的是谁。

  虞夏正想问他有没有事,里面便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无妨,别站门口了,都进来吧。”

  南非溪一开口顾大宝便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待到跟着虞夏走到桌边看清座中之人的时候,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不是……南,南小姐吗?”

  顾大宝又抬眼看了下站在她身后的丫鬟,还真是南小姐!

  顾大宝一脸惊愕,一会儿看看南非溪,一会儿又看看虞夏,这两个人怎么扯一起去了?

  看起来关系还很好的样子!

  南非溪抱着茶杯朝顾大宝点了点头,“请坐。”

  顾大宝有些受宠若惊,精神恍惚地依言坐下,正待回神,眼前便出现一只倒好茶水的茶杯。

  顾大宝抬头一看,见南非溪的那个丫鬟不知何时给他倒上了茶给递了过来,顾大宝立即伸出双手将茶杯捧住,有些语无伦次道:

  “唉谢谢这位小姐,啊不是,我是说姑娘谢谢你。”

  丫鬟见他这样扑哧一乐,向来没多余情绪的脸上变得生动了起来。

  “您太客气了,我叫翠乔,一个丫鬟罢了,不是什么小姐,也不必称呼什么姑娘。”

  有了顾大宝的加入,屋内的气氛终于变得融洽起来。

  许是有外人在场,周十六的行为收敛了很多,而南非溪也在顾大宝一次次的打岔中松开了皱起的眉头,神色变得轻松了起来。

  虞夏不着痕迹地看了喝了第五杯茶的南非溪一眼,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南小姐,茶水饮用不可过量,否则于身体不利。”

  南非溪喝茶的动作一顿,有些幽怨地看了虞夏一眼,手下却老老实实将茶杯放下了。

  顾大宝正与周十六聊着以前行走江湖时遇到的趣事,听到虞夏的话,猛地一拍脑门。

  “啊对,我听说淮陵县正好有集市,你们都不是淮陵县本县人吧,难得来这里一趟,也该出去凑凑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