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昏君 > 第251章 蒸汽火车

  大唐昏君正文卷第251章蒸汽火车“李子峰、必须李子峰。”李漼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名字。

  回大唐!

  随着立政殿内一声婴儿的啼哭,盛世大唐拉开了帷幕。

  李柷喜得皇子,大赦天下,四方庆祝。

  含元殿,群臣喜气洋洋。孔林与独孤损为首的文官集团纷纷上书庆贺,朝廷有的忙了,要命的是各国使者闻风而来,庆贺大唐皇帝生了皇子。

  谁都知道,这皇帝有了孩子,大唐基业有了传人,此时不拍马屁更待何时。

  无敌是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空虚。放眼天下,现在有谁会是大唐敌手?没有。

  积善宫,何太后高兴的抱着李柷的儿子,旁边坐着张婉兮,婆媳二人其乐融融。

  “皇后,你可为我大唐立了大功了。”何太后笑嘻嘻的抱着孩子说道。

  这让张婉兮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这话该如何接口呢,自己确实是为大唐立了一功,生了皇子。可怎么回答,说多亏李柷帮忙?

  张婉兮笑了笑:“这都多亏祖宗保佑。”

  “嗯,是啊,多亏祖宗庇佑。”何太后立刻高兴了,李柷现在不用她操心了,这皇帝身上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说实话,李柷并不是一个做皇帝的料。首先威严不够,很多事做起来难以服众。

  可为什么还是所有人都对他唯命是从,就是因为李柷身上有着太多的迷。这个皇帝似乎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没人敢惹他。

  因为谁都知道,惹了皇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皇帝会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一百种。

  哪怕你拿着刀架在李柷脖子上,看似你胜券在握,但最后死的一定是你。这是所有人对李柷的看法,所以,没有人敢对这个皇帝生异心。

  立政殿,夜晚的时候,夫妻二人才算有着单独相处的时间。

  太阳能灯在这偌大的皇宫内显得颇为违和,耀眼的灯光照亮了整间屋子。这是李柷新带来的,为避免被人说皇帝不孝,另一盏送到了积善宫给了何太后。

  “陛下,盈儿和峰儿咱把他们送到现代学堂,我、我想他们了怎么办?”

  李柷摇了摇头:“八岁之前不可以。”

  “什么?”张婉兮惊问。

  “孩子太小,我怕他们说漏嘴或者惹出什么祸事。朕还没有想好,到底是该把他们送到学校,还是给他们请私人家教。”

  李柷确实在纠结这个问题,若是请家教还好说,在家请几个老师教授孩子学习。

  去学校就是麻烦事了,首先你得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再就是学校相对宽松,你无法天天陪在孩子身边。还有一点是李柷最担心的,那就是万一孩子将来毕业有出息了,死活不喜欢回到古代怎么办。

  要知道,现代文明可比大唐这个时代强太多,哪怕回到古代做个皇帝,他也未必肯愿意。

  最重要的还是户口,解决孩子落户问题,还得需要解决张婉兮的户口。

  请家教则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让老师在家教两个孩子学习知识,大了再把他们弄回大唐。

  只是这样还有一个弊端,孩子无法融入社会,会对他们的成长不利。孩子只有在学校,面对其他的孩子才会让他们学会包容和找到友谊。

  现代文明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大多数都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若只是把他们封闭在家里,恐怕不妥。

  这事以后再说,只是眼下还有一件令人头疼的事。那就是孩子的预防针,李子盈已经三岁了,她就错过了好几次打预防针,李子峰则不能再这样了。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李柷杞人忧天,可为人父母者,则为之计深远。他们深怕孩子受到一丁点委屈与伤害,预防针可以提高人体抗体免疫,对于天花、瘟疫、痢疾等在大唐司空见惯的疾病有着天然的抵抗力。

  这些疾病在现代极少见,可在大唐每年都会造成大量的百姓死亡,李柷不敢也不想冒这个险。

  李漼混的风生水起,土豪的生活就是好。李柷那块玉佩拍出了天价,他又惦记上那副兰亭序了。

  “是博雅国际么,我找一下陈宇光,对对,是我。我呢从老家祖屋翻出来一副字画,你来给我看看,对对对,就在我家。”

  李漼给挎包打的电话,上次是挎包给他拍卖的那块玉佩。

  李柷玉佩拍出了两千六百万,挎包所在的博雅国际也跟着狠狠的赚了一笔。这次一听李漼又弄来一副古董,还是副字画,二话不说带了两个砖家风风火火的来到了李漼的家里。

  “李先生,请问您的这幅字画是何年代,谁的作品?”挎包进来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李漼装作满不在乎:“唉,就是一副字帖。我家祖上曾阔过,祖上做过三品大员。这幅画呢,是从祖居里收拾东西收拾出来的,你们随便看看。”

  毕竟是正规的拍卖行,他们必须对古玩的来历调查清楚,李漼老家还真有个祖居。他们祖上曾有人官至三品,历史上也有其人功绩。而且据记载他的祖上这位大人物平生就是喜好收藏,这么说这幅字帖从故居弄来也不足为奇。

  李漼接着又道:“我先祖呢,将这幅字画藏在牌位后面的暗格里,这次我衣锦还乡想回去打扫一下祖居。顺便呢将祖祠打扫一下,谁知道无意中得出这幅字帖来,你们给看看。”

  字画用丝线封着,一看这纸张便知是有年代的作品。挎包大喜,慌忙解开丝线,将字帖打开。

  然后众人呆住了,挎包吓得一个趔趄,两个砖家激动的浑身发抖。兰亭序,是兰亭序啊!

  古今书法集大成者,书法界的极峰。这兰亭序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是与卢浮宫那副蒙娜丽莎媲美的。

  这幅画若是估价,坦白说是无价的。因为你说它几十亿也行,上百亿也不无不可。

  两位砖家拿着凸透镜是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砖家中也不乏有行家,博雅国际能有今天的声誉地位,也绝非偶然。他们花重金聘请全国知名专家,这砖家一看便大呼:“真迹!绝对是真迹!”

  另一个也大喊:“没错,这纸张乃是西晋用纸绝对无疑,绝非是赝品。兰亭序,这真的是兰亭序!”

  挎包语气都激动了:“李、李先生,这幅画我们可以拿到香港去拍卖,哪里云集世界各地收藏名家,定然能够拍出一个天价!”

  李漼摇了摇头:“不,这幅画拍多少钱我不在乎。我不是收藏家,对于金钱么,够花就行了。我只有一个要求,这是国宝,不可流入国外。这样吧,你们联系一下故宫博物院,让他们出个价,即便是价格不高,只要还算合理就给他们了。”

  “这个……”挎包显然不太乐意,这么贵重的作品,若是挂牌拍卖,百亿也不是梦。

  李漼不容分辨的说道:“就这么定了,一定要卖给故宫。但有一点,你们要替我保密,不可泄露卖家信息,先让他们报报价看看再说。”

  江城市新闻联播,

  “近日,我市一名神秘卖家以两亿元人民币价格将一副国宝级文物兰亭序卖给故宫博物院。据悉,这位神秘卖家要求只要国宝不流失,愿意以低价出售给博物院。对此,故宫博物院院长表示,他代表博物院对这位神秘卖家表示深深的感谢。

  《兰亭序》是中华瑰宝,出自中国晋代,书圣王羲之在绍兴兰渚山下以文会友,写出‘天下第一行书’……”

  两亿元人民币的交易价格,可以说是白送差不多了。一副知名字画都是动辄数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折合人民币是数十亿。而两亿人民币仅仅才几千万美元,这对于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来说,实在是价格低的不能再低了。国宝无价,这个价格更像是捐赠。

  李漼是这么想的,反正李柷有的是宝贝。这两个亿买装备差不多也够花了,即便是不够,大不了下次来的时候把秦始皇的夜壶拎过来便是。秦始皇的没有,李柷用的也价值不菲。

  蒸汽机已经造成,正在调试阶段。以石炭为燃料推动蒸汽机车,铁轨铺设了五公里左右,这次是试车实验。

  群臣不想来,被李柷逼着来的。他们看着铁轨上那个钢铁庞然大物,后面带着两节车厢,无不啧啧称奇。

  李保国胸有成竹,他们是严格按照资料制作的,压力表、喇叭、车灯、石炭、锅炉等等都是由琉璃厂、黄陵山、还有新建的五金厂供应,这个蒸汽火车与现代的没有什么区别。

  唯独有一点,塑料制品在大唐尚未研制出来,火车也是铁皮的,只是车厢内都是木桌排椅。

  窗户玻璃都是琉璃厂供应,李柷招呼着群臣坐上了头节车厢,第二节是宫女太监们还有随身护驾的侍卫。

  火车一切准备就绪,烟囱开始冒烟,火车呼哧呼哧开始起动,就等发车了。

  李柷对李保国点了点头:“开始吧。”

  ‘当当当!……’火车开始准备,司机搬动手刹,锅炉工往炉子里不住地填石炭。

  “呜呜!……”蒸汽火车轰鸣声让群臣吓得面如土色,火车开始换换移动。

  李柷坐在前面笑呵呵的看着众人:“诸位爱卿感觉怎么样,有了这火车,咱们大唐便可以四海通畅。朕从洛阳城坐车,不日便能西入西川、东入滨海、北上草原、南下到海南。”

  独孤损受了些惊吓,还在嘴硬:“陛下,这铁疙瘩好像走的不快啊。”

  这是刚开始启动,随着锅炉不断冒烟,工人不断的填石炭,火车开足马力开始奔驰。

  然后众人便服气了,孔林看着他:“独孤大人,这还不快么,马匹都追不上了。”

  独孤损紧张的抓着排椅:“快,是快了。有,就是有点吓人。”

  李柷哈哈大笑:“这火车啊不像是马儿,只要有燃料,就可以不停的奔跑下去。而且还有一样好处,拉的东西多,这一节节车厢可以载满货物,以后咱们大唐天南海北的商货都可以经火车输送。”

  火车呜呜前行,每十米一个侍卫把守,倒是引来了不少围观的百姓。

  “这是,这就是火车啊?”

  “是啊,听说是不吃草、不喝水,只要用石炭往炉子里一填,这玩意儿就能开起来。”

  “这么神奇,我看啊,都是陛下威武,天子庇佑。”

  “就是就是,我听说就是陛下自海外弄来的图纸,朝廷才依照着造出来的。”

  “陛下当真乃神人啊!”

  “陛下真龙天子,当然是神。”

  五公里的铁路,火车一路呜呜呼啸而过,群臣心中渐渐安心下来。

  “好宝贝,坐着很舒服,不颠簸,很平稳。”崔远满意的说道。

  这时有宫女端着果盘糕点走了过来,每个人桌子上都放了上去。

  李柷招呼着大家:“来来来,大家尝尝,都尝尝在火车上吃水果点心的味道如何?”

  赵占国有些头晕,他小声的跟旁边独孤损道:“我怎么觉着想吐呢?”

  独孤损同样的感觉:“我还以为早上吃了不好的东西,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啊。”

  他们的窃窃私语被李柷听见了:“哦,朕忘了跟你们说一件事。这火车呢,有的人坐着会有不适,就跟我们坐船晕船一个道理。”

  独孤损猛然醒悟:“陛下,老臣就是晕船,这臣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晕车。”

  李柷笑了笑:“这就跟坐船一个道理,等你多坐上几次适应过来就好了。”

  火车一路顺风,很快到达目的地。五公里的铁路并不是很远,这只是实验阶段。

  刚下车,独孤损和赵占国就找了个地方呕吐起来,对于晕车的人来说实在是要命。

  大唐终于造出了第一台蒸汽火车,有了第一台火车,再造第二台第三台就简单的多了。

  接下来就是制作铁轨,钢铁厂风生水起,开足马力大炼钢铁。全国各地也在寻找着合适的煤矿铁矿,一有合适的地方就开始制作高炉炼铁,钢铁厂日夜开工,铁轨也是一节节越铺越长……

  PS:感谢希望表要水累就休息和4409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