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九转玲珑 > 第一百零四章 钢甲军

  基尔加丹,阿克蒙德,还有那个堕落泰坦,虽然没有明确要求,但私底下,这些都属于不能被提起的名字。

  就如同哈利波特里面的伏地魔一样,以上三人或多或少都享受到了这种待遇,尤其是堕落泰坦萨格拉斯,更是禁忌中的禁忌。

  以前不知道,在尤嘉丽半玩笑半认真的警告后,克鲁斯立刻反应过来,想想萨格拉斯带给德莱尼人的伤害和痛苦,有此忌讳倒也说得过去,虽然听起来感觉很扯淡,心底更是升起微妙感,觉得德莱尼人都被吓破了胆,显得可笑又可怜。

  只是以后,他都将以德莱尼人的身份生活下去,入乡随俗必须做到做好,做的完美无缺,为了不露出马脚,让人发现这具身体内的灵魂早已被冒名顶替,谨言慎行更是要时时注意,恐怕有段日子,要深居简出不能轻易见人,尤其是熟人!

  想起这些,克鲁斯心中一突,自穿越以来过去了几个月,或许是因为日日生活在一起,心中的戒备竟在日常生活中淡去不少,某些地方更是随心所欲由着性子胡来,若是日后当真有人要调查,这绝对是最容易暴露的地方!

  必须要有个合理的解释,最起码也要有套混的过去的说辞,克鲁斯心底有些后悔,说到底还是太年轻,早先以为这个魔幻世界不过如此,麻痹大意下小小的放飞了自我,没想到现实很快就给他上了一课,如果不能未雨绸缪提前想到办法,恐怕结局不会太妙。

  尤嘉丽绝对想不到,她无意中的一句话,竟让克鲁斯生出这么多想法,常言道聪明人心有七窍,这话一点都不假,某些看起来大大咧咧说话不动脑子的人,谁又能确定这就是他的真正面孔呢?

  不过眼下,克鲁斯当真有点抓瞎,前有近忧后有远虑,第一时间生出的想法就是离开这里,逃得越远越好,这个想法自看到黑手与耐奥祖交战留下的痕迹后,就深深扎根在脑海中,这会儿更是不住的显摆自己的存在。

  越是深思,他越是觉得这个想法当真不错,唯一对不起的就是那两千多个孩子,可以预料的到,当黑石氏族追来时,这些孩子们恐怕凶多吉少难逃厄运。

  这么做着实有违克鲁斯的底线,他不是好人,却也不是坏人,有些自私,但也不是冷血的怪物,心中自有一杆秤,明白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有良知有道德的凡人,影月兽人与德莱尼人相交不深,跟他也扯不上太大干系,可哪怕如此,扔下孩子单独逃走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种矛盾的心理,只有没经历过战乱,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才会有,如果换成这个世界其他种族,绝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反正我已经帮过忙了,也已经仁至义尽,你们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那就请死远一点,不要连累了无辜人。

  至于尤嘉丽,她反倒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之所以没开这个口,说到底是因为有所依仗,这才有恃无恐显得相当平静。

  这几年来,托维伦的福,德莱尼人的小日子过得相当红火,人还是那群人,精气神却是大大不同,完全看不出狼狈逃亡时的衰样。

  仓禀足而知礼节,日子好过了,自然而然开始注重起道德,逃亡路上不知扔到那个旮沓里的善心,又被重新捡了回来,似乎受此影响,就连白皮黑心的维伦,也收起冷酷化身成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安心当一个吉祥物。

  说到底,还是这个星球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德莱尼人也就乐意露出善良的一面,不过若有人真是眼瞎以为他们好欺负,呵呵,结果会告诉那些挑衅者,花儿为什么会这么红!

  黑手很厉害么?史诗级战士,劈山分海不在话下,当称得起一声高手,可这样的人物,德莱尼有着不下七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有如此实力,更别说那些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踏上史诗位阶的老牌强者。

  另一方面,德莱尼人当年祖上也阔过,虽说逃亡时大部分体系崩溃的七七八八,但某些传承却一直被人小心保护,至今没有断绝。

  这里面就有对付史诗级强者的方法,说句不客气的,一两个史诗级还真掀不出什么风浪来,他们敢作死,有的是办法成全这个心愿!

  说到这里,不得不吐槽下正常时间线的维伦,这个被圣光忽悠瘸了的先知,明明手里握着王炸,却干着资敌养寇的蠢事,眼睁睁坐视兽人发展壮大不说,竟然自始至终都没生出一丝戒备之心。

  这要是脑袋没被门夹过,说出去鬼都不信!堂堂一方势力的首领,最后竟然被迫舍弃家业和子民,只能带着一小部分人再次逃亡,也亏他还有脸继续活下去。

  像他这种人,要是敢放在历史课本中,绝逼三天两头被后人拉出来吊打,就连做鬼都不得安宁。

  万幸此维伦非彼维伦,这是德莱尼人的幸事,却是兽人的不幸。

  接到传来的信息,玛拉达尔深感欣慰,姆尔丽萨说的很清楚,尤嘉丽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且这么做也是对方授意。

  不被察觉是不可能的,玛拉达尔很确定,尤嘉丽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只不过始终没有说出来,隐忍到了现在。

  这正是他最欣慰的地方,小女孩长大了,一眨眼的功夫,从襁褓中的孩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她继承了母亲的聪慧,父亲卓越的天赋,有心计也有能力,这不禁让玛拉达尔喜上心来。

  想起尤嘉丽的母亲,原本的喜悦渐渐淡去,玛拉达尔轻轻叹了口气,这位掌管信仰和密教,被尊称亡者代言人的大主教,自始至终都未结婚,早先是因为爱过错过,后来则是因为没有时间,一直到现在,也淡了那份心。

  他一直把尤嘉丽的母亲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等到对方死去,这份爱又移到了尤嘉丽身上,或许是因为不善于表达,也可能是因为心思阴沉,总之他跟女孩的关系相处的不太好,两人时常会产生矛盾,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时间久了,玛拉达尔也渐渐明白了原因,女孩无父无母,又背负着不应该有的沉重罪孽和骂名,她恨自己的出身,更恨那个被称为祖父大的男人,但更深层次的,却是被尖刺包裹着,早已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内心。

  玛拉达尔脸上不知不觉露出笑容,尤嘉丽是个坚强的孩子,她没有被痛苦的现实击垮,顽强的拼命的活到了现在,她以后也将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有一个爱她的丈夫,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咦对了?到底是男孩好呢,还是女孩好呢?

  念头一旦跑偏,短时间内恐怕是拉不回来,这会儿,玛拉达尔正在思考孩子应该叫什么,在此之前他已经否定了七八个名字,能想到的都感觉不太满意。

  “大主教,吉尔奥斯度阁下到了。”

  急促的敲门声将玛拉达尔惊醒,看着走进屋内汇报的下属,他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这才想起吉尔奥斯度是谁,心中倒是有些好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想这些东西,难不成他已经老了?

  “让莫格里进来吧!”

  下属转身离开,玛拉达尔慢慢收拾心情,稍后不久,高阶守备官莫格里走进了房间。

  “大主教阁下!”

  前不久有人传来消息,大主教玛拉达尔要见自己,莫格里心中好生奇怪,这种情况极其少见,他与大主教阁下只能说是认识,本身又分处两个系统,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明白原因。

  “莫格里*吉尔奥斯度,钢甲军团长,我这里有个任务要交个你!”

  莫格里愣在了原地,心中越发糊涂,有些迟疑道:“任务?”

  “没错!这是军事委员会签发的文件,上面有先知大人的印记和我的签名,你看一下!”

  接过文件,仔仔细细阅览了一遍,莫格里这才将文件还给玛拉达尔,先知印记没有问题,签发人也有玛拉达尔的签名和军事委员会的印章,这证明文件确实有效,是他必须完全服从的命令。

  既然如此,他收起小女人姿态,爽朗着笑道:“大主教阁下,不知道任务是什么?”

  “带领钢甲军前往影月谷的荧光林地,保护砺炼孩子们的安全!”

  听到这句话,莫格里心中一惊,下一刻脱口问道:“保护?”

  身为下级,用这样的语气对着大主教说话,可谓是极大的不尊敬,莫格里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致歉道:“我很抱歉,大主教阁下!”

  玛拉达尔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守备官嘛,竟是些一言不合提刀就干的粗人,他们可没有施法者的优雅和冷静,再加上这些年先知大人的默许和放纵,言行显得越发粗俗不堪,有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任务有些不同,你们需要做好充分准备,一是找到孩子们,把他们完整的带回来;二是先知大人将在两天后,视察正在建立的新城市卡拉波神殿,你们要做好保护工作,提前搜查周边,确保任何意外都不能出现!”

  “我明白了大主教阁下,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