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无限恐怖风暴 > 第97章 有鬼气的寺庙(第四更,求订阅)

第97章 有鬼气的寺庙(第四更,求订阅)

  开车从虹城第一人民医院到虹城殡仪馆?

  看着这道诡异的题目,楚弦绝不由苦笑。

  这起点和终点都给人一种瘆人的感觉,一路上怕也不会太平。

  而且考题还特意要求他们午夜2点出发。

  这简直,和直接去见鬼没什么区别。

  吐槽归吐槽,吐槽完还得按照系统指示完成考题。

  否则,性命难保。

  楚弦绝叹了口气,注意了一下手机发布考题的时间——早上八点左右。

  这样看来,考核时间应该是今天早上八点到明天早上八点。

  现在时间还早。

  楚弦绝觉得神经没必要绷得那么紧。

  他先下到酒店Lbby的西餐厅去吃早餐,边吃早餐边用手机看了个小品。

  吃完早餐,八点四十,还是很早。

  他也不好去打扰其他人,便买了瓶饮料回到酒店,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笃笃笃……”

  楚弦绝刚躺下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他以为是张杰灵看到考题后,过来找他商量对策,打开门一看,却是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的眼睛红红的,不知是没睡好,还是刚刚哭过。

  “你没事吧?”楚弦绝关切地问。

  其实他感觉自己这个问题是废话,眼睛红肿成那样,没事才怪!

  上官婉儿一把扑进楚弦绝怀里,双手环抱住楚弦绝的腰,“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楚弦绝猝不及防地碰触到两团柔软。

  他还没来得及回味,便感觉自己胸前的衣服被上官婉儿的泪水打湿了一大片。

  “你究竟怎么了?”他追问了一句。

  “我昨晚想清楚了。”上官婉儿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呃,想清楚什么……”

  其实楚弦绝心里已经猜到了,但这种他觉得继续装傻比较好。

  上官婉儿停止了哭泣,脸颊通红,如同熟透的苹果。

  在她看来,这种话要女生开口说,还真是有些难为情。

  她颇迟疑了片刻,然后从楚弦绝的怀里仰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我看得出来,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为什么你不对我表白呢?”

  “呃……”楚弦绝一下被噎住了,正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答案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上官婉儿身后,不由惊骇得瞳孔回缩。

  因为他看见了上官婉儿后面的林雨韵。

  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铜镜里出来了。

  或许是上官婉儿的话刺激了她,此刻的她脸色煞白,双目血红,双手的指甲变得如同尖刀般锋利,仿佛有刺入上官婉儿脑袋里的冲动。

  “雨韵,住手!”楚弦绝连忙喝止。

  他深知林雨韵用情很专一,但性情刚烈认死理,不然也不会怀揣执念在四合院等自己几百年了。

  他不制止,林雨韵一怒之下,说不定真的会杀了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听到楚弦绝的话,忍不住回头一看,顿时花容失色,身子发软。

  楚弦绝连忙伸手去扶,上官婉儿就势瘫软在楚弦绝怀里。

  林雨韵见此情景,贝齿紧咬嘴唇,脸上充满委屈。

  “楚郎,你竟然向着她……”林雨韵声音悲愤,身形化作一缕青烟,重新融入铜镜里。

  楚弦绝正要说什么。

  “笃笃笃”的敲门声再度响起。

  楚弦绝下意识地伸手去开门,张杰灵站在门外。

  “貌似我打扰到你们了?“张杰灵见状打趣道。

  上官婉儿脸一红,连忙挣脱了楚弦绝的怀抱,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

  “你也看到了第五题的题目了吧?”

  楚弦绝瞅见上官婉儿脸上的尴尬,同时见气氛有些暧昧,便岔开话题。

  张杰灵点点头。

  半夜出发,去殡仪馆,这题目怎么看怎么诡异。

  “你怎么看?”楚弦绝问。

  “一点线索也没有,无法参透这道题的禁忌在哪里!”张杰灵摇摇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了,我吃早餐的时候碰到两个男生,他们似乎是另一队幸存的两个考生,他说两人参加考核心里没底,我就让他们跟着我来了……”

  说完,他走出门外,对着走廊招了招手。

  很快走进来两个男生,一高一矮。

  一番交流之后,楚弦绝才知道高的叫李宗武,矮的叫宋克军。

  “你们上一题选的是哪个电影空间……”楚弦绝问。

  “我们选的是猛鬼爱情故事!”宋克军回答,“结果在学校里中了鬼魂的陷阱,其他3个人全死了!”

  尽管在考核中,死人已经是司空见惯。

  但楚弦绝却又想起了陈海辉,不仅黯然叹息。

  “我记得,当初在D市的废弃仓库的时候,我们考生总共有40人,现在才过了四道题,我们就剩下5个人了,这次考核的死亡率太高了!”

  “是啊……”宋克军和李宗武点头,眼中充满劫后余生的惊惧。

  “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我们5个人,正好租一辆车!”楚弦绝提议,“今晚半夜出发,大家先休息好,免得晚上不够精神,下午一起去汽车租赁公司租车!”

  “赞同!”宋克军和李宗武再次点头。

  “租车后,我们还必须去一个地方。”

  张杰灵突然想起自己的玉佩已经起不了作用,没有法器救不了急,非常危险。

  “什么地方?“其他人异口同声地问。

  “寺庙或者道观,去求个法器,关键时刻或许可派上用场,是那种真正的法器,不是那种忽悠人的家伙!“

  听到张杰灵的话,上官婉儿赶紧低头一阵鼓捣,然后举起手机道。

  “我刚查了一下,虹城市郊有一个弘法寺……”

  “K!”楚弦绝打了个响指,“我们租完车后就去弘法寺,杰灵,鉴别法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张杰灵满口答应。

  …….

  吃过午饭后,众人去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大众途观,然后直奔弘法寺。

  弘法市坐落于距离市区30公里的市郊,开车过去仅需要30分钟。

  距市区不远,交通方便,车子可以直接开上寺庙所在的半山腰。

  而且据说寺里的菩萨颇为灵验,所以香火很旺,前去求神拜佛的香客络绎不绝。

  就是这样一座名寺,张杰灵下车的时候,只随意扫了一眼,却瞬间脸色大变。

  “供奉着菩萨罗汉的寺庙,怎么会弥漫着一层黑色的鬼气呢?“

  而楚弦绝下车后,明显感觉自己身上的铜镜轻微颤动了一下。

  他发誓那不是错觉。

  铜镜的确颤抖了一下,更大可能是林雨韵在颤抖。

  那种感觉,似乎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