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涵凝视着时薰彦久久不说话。

  时薰彦知道,时涵动摇了。

  “时涵,我不会骗你的我也没必要骗你。”

  时涵咬了咬唇瓣,松开了时薰彦。

  时薰彦揉了揉时涵的脑袋,然后转过身离开了。

  时涵看着时薰彦离开的方向好半晌,然后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一股无名的烦躁充斥着他的心脏,一种想要毁天灭地的怒火和让他感到无能为力的无奈。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好像有什么……改变了。

  时薰彦一路上和不少人打了招呼,该有的礼貌有了,该有的矜贵也有了。

  因此不少人都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包括那些宫侍。

  当时薰彦来到凌熙枫的亦心阁的时候,凌熙枫并不在。

  时薰彦在再三确认了凌熙枫并不在的事实之后,索性就爬到了之前的那棵最高的树上。

  巧的是,之前看到的那个蠢龙猫也在那里。

  龙猫:???

  时薰彦轻轻的点了点龙猫的脑袋,然后坐在了龙猫旁边。

  “你说你,主人那么聪明机智又英俊潇洒,自己却是一个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蠢龙猫,怎么就这么幸运呢你。”

  龙猫看了时薰彦几秒,然后抱着自己的大尾巴往旁边挪了挪。

  时薰彦动作一顿,眯了眯眼睛。

  呦呵,厉害了能耐了?

  一把捞过龙猫,不由分说地开始蹂躏了起来。

  “还嫌弃我,说你蠢还不乐意了。”

  ……

  “你说说我哪里说错了?”

  ……

  “和小疯子比起来你是不是蠢龙猫?”

  ……

  “能遇见小疯子是不是你的幸运?”

  龙猫:脏话。

  “唉,我也是呢,我也很幸运才能遇到了小疯子,才能拥有再一次生命的机会。”

  突然,时薰彦语气一变,变得低沉哀伤了起来。

  “是啊,我是多么幸运才能遇到小疯子的啊……”

  她并不相信,让她来到前世仅仅只是那些所谓的自己的前世的恋人的付出,小疯子一定也付出了很多,逆天改命……

  但是一直以来,承受这些事情的,好像都是小疯子呢。

  是小疯子在纵容包容自己,是小疯子在帮自己收拾烂摊子……

  自己……真没用呐。

  而龙猫趁着时薰彦失神,一挣扎就从时薰彦的魔爪里挣脱出来了。

  时薰彦叹了一口气,躺到了树干上面,把手放到了眼睛上面,遮住了那刺目的阳光。

  此时一阵风吹过,吹拂起时薰彦的裙摆和发丝,画面美好,美好到让人觉得不真实。

  这个时候,树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妻主?”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薰彦浑身一颤,下意识转过头看向了树下。

  当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容的时候,时薰彦心底升腾起一股没由来的心虚。

  但是她也可以感觉到,就像是对待母皇一样,她对他少了那种热情和喜欢了,也不会是像从前一样冲到他的面前了。

  此时看着他,除了那股没由来的心虚感,剩下的只有平静。

  平静到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妻主?”

  树下的人又叫了一声。

  “嗯。”

  时薰彦淡淡的回复了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