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逢魔神助攻 > 第305章 傲然离开

  不得不说,两人的心情有些复杂,邀月本性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这是几百年来养成的习惯,想改也改不了。可是两人失去记忆进入轮回,从小到大学到的道德观与原本的心性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没封印记忆的琴风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能容忍邀月,可……封印了记忆的琴风做不到啊,他是个男人,还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他这样的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又怎么能忍受得了那个女人三心二意的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呢。

  邀月猛地甩开了琴风的手,在琴风的注视下走进了红色警戒线,看着警戒线那一边的邀月,琴风的脸色越来越沉。

  邀月淡淡的瞥了琴风一眼,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琴风看着邀月越走越远的背影儿,猛地吐出一口血来。鲜红的血液洒落雪白的军装,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凄美。唉,也不知道这次轮回到底是虐谁……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不封印记忆还好说,毕竟他曾经亏欠过她,再加上神族生命漫长,即便琴风再骄傲,也给了他缓冲的时间,他可以给自己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那就是他可以等,也有耐心等。

  可是进入轮回后,这些高高在上的大神那些骨子里的骄傲就再也压制不住了,除非他们生在一个女子为尊的世界,不然,这样的冲突永远都存在。

  邀月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抛除本性的驱使,她何尝不是害怕了呢……是的,她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这样的自己会让人讨厌,在改不了的前提下,傲然离开是保留颜面唯一的选择。

  不就是一个男人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男人倒下了,就有千千万万个男人站起来。

  邀月一开始走的时候速度还很快,可是走着走着,就释然了,步伐也跟着慢了下来。看着四周陌生的森林,邀月叹了口气,这已经是大学部的范围了吧……

  邀月仔细的向四周看了看,她和李稳出发的时候,只拿走了红色名牌,现在再加上苏苏的,应该能得个好成绩,既然已经和琴风闹成这样,也就无所谓赢不赢楚凝了,邀月抿了抿唇,现在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

  大学部的范围不仅多了幽灵,还有很多可怕的高阶魔兽,一个不小心,邀月这点儿小修为就得葬身兽口,邀月的胆子再肥也不是不怕死的,算算时间还有一天就结束了,怎么的也得坚持到最后吧。

  邀月也想找个山洞或枯树什么的,但山洞都太深了,她怕里面藏了魔兽所以不敢进去,至于枯树……邀月顺着视线看去,还真又那么一颗合适的,但是……稍稍有点儿远儿,去还是不去呢……

  邀月不由咬了咬牙,罢了,在这等死和过去找死也没什么区别……

  邀月走后,琴风久久无法回神,他就那么看着邀月离开的方向,看的眼睛都红了,最后他拿起了电话“喂,派个人过来接替我的位置!”

  校长一直注意着邀月的动静,自然也看到了两人的矛盾,在校长看来,琴风和邀月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但没有结果难道就不能恋爱了么,人这一生总要留下点儿美好的记忆吧,所以,他从未阻拦过琴风。

  只是校长没想到他们之间的矛盾这么早就爆发了,琴风会怎么选择呢?

  很快就有人接替了琴风,琴风只是远远的看着人,就把守护徽章扔下,身形一闪就在原地消失了。不用问也知道,他是担心邀月的安全,所以去找邀月了。

  可林子这么大,能不能碰到也得看缘分了。

  邀月看着眼前对峙的两个黑衣学长,不由挑了挑眉,她选中的那颗枯树就在两人身后,若她说自己只是路过他们两个会信么?

  原本还在剑拔弩张的两个人纷纷转头向邀月看来,看的邀月这个尴尬啊“呵呵,你们继续,继续……不用理会我……”

  两人看到邀月身上的白色军装脸色猛地一变,初中部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毫发无伤?现在的小孩都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么?

  两人原本对峙的动作,因邀月的出现慢慢偏移变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很明显,这两个人很谨慎,并且不会瞧不起任何一个人,即便……这人是一个初中部的妹子……

  这真是……太尴尬了!邀月笑的那叫一个僵硬,她现在要是说自己是误入的他们会信么?哦不……若不是亲身经历,她自己都无法相信她可以毫发无伤的来到这里。

  既然如此……邀月微微侧身,摆出一副可站可守的架势。

  若没有邀月在,那两人兴许早就干起来了,可邀月一来,他们谁先动手,又该先对谁动手?不管怎么做,都会有个人坐收渔翁之利……

  大家都不是傻子,谁不想做那个不费劲的渔翁呢,正因为如此,局势就这么僵直下来了。

  可能是因为两个男人的气势太过强大,三人对峙了半天,邀月也没看到一个幽灵或者是魔兽。想了想,邀月率先放下手活动了起来,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啊,才紧绷了这么一会儿,她就觉得这个身体僵的不是自己的了。

  邀月的动作看似放弃了防御,却让两个男人更加紧张了,静寂深林深处,一个身穿初中部军装的小萝莉,怎么看怎么恐怖。

  邀月的视线在两个男人身上转了一圈,不得不感叹第一军校的军装就是帅气,白色,红色,黑色,每一个颜色都又自己的特色,偏偏穿在不同性格的人身上有展现了不同的风情。

  就拿这两个黑衣学长来说吧,左边的那个一身冰冷视线凌厉,即使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也可以看到军装下掩藏不住的爆发力,他就像一头依然准备好狩猎的黑豹,随时都会暴起咬断敌人的脖子。

  而右边的男人就显得沉稳许多,暗沉的黑色穿在他身上竟仍能透出几分儒雅,尤其是他那双睿智的眼……其实他这个样子和李稳有点儿像,但……李稳的沉稳睿智大部分是装出来的,而这个男人……确实用岁月和经历沉淀出来的,无疑,酒还是越沉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