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无尽的遗落 > 第一百五十幕 深影II

  中年人被撕裂的瞬间,左手腕的环饰应声碎裂,一束白光脱出,迅速射向酒馆外的天空。

  手环的碎片凄洒一地,落在红毯的血泊里。

  这是泰拉丝神殿负责人之一皆有的“可因之环”,便于神殿各负责人间相互联系。

  而眼下,中年人圣·亚塔拉的惨死无疑是“可因之环”破碎的原因,手环破碎随之诞生的白光携带某些讯息,试图离开泰涩拉丝酒馆。

  “...”

  白光从黑影左侧掠过,数根触须交织阻拦,但白光毫无阻滞地穿过它们,射向大厅门口。

  黑影对此似乎无能为力。

  刹那间。

  “Aoiu。”

  低沉的嗓音有种令人窒息的旋律,从黑影的内部传出。

  这是一种古老如深森碑文的咒语。

  漆黑的细线以不可思议地速度从大门的框间生长而出,抽枝发芽,编织成暗而密的网,轻易捕获急驰的白光。

  滋滋。

  仿佛落入蛛网的昆虫,白光挣扎不止,却深陷黑网,最终消融不见。

  “...”

  白光消失后,黑影颤抖两下,身形中间裂开暗红的缝隙,一袭黑袍从中探出。

  人影逐渐清晰。

  很难想象,黑影体内会走出一个人。

  他的身形瘦弱,样貌被斗篷的阴影遮住,只露出惨白的下巴,如同月色之下的河流。

  在他身后,黑影蠕动着合上缝隙,像位忠心耿耿的老仆,恭敬地伏地。

  “Skliu,lpinbwertuio,wiepop。”

  冷淡而锐利的目光划过红毯的尸首,黑袍人转身面向黑影,低语呢喃。

  他似乎在下达指示。

  黑影立刻起身,轮廓像冰融化,却又在顷刻间凝固,随后显出斑斓的色彩。

  几秒过后,一位崭新的,目光无神的圣·亚塔拉出现在原地,甚至衣物等细节皆与地上惨死的中年人一样。

  打量着黑影的新模样,黑袍人略微点头,发出尖细的轻笑。

  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

  “我...是...圣·亚塔拉。”

  目光无神的“圣·亚塔拉”张开嘴,道出嘶哑,毫无情感的瑟薇塔帝国语。

  “泰涩拉丝地下酒馆管理者,泰拉丝神殿负责人,芬利拉商会主,教会参议员。”

  接着,嘶哑的声音流畅许多,尽管这份自我介绍仍然生硬得可怕。

  紧接着。

  “哈哈哈哈哈。”

  黑袍人的低沉笑声愈发刺耳,回荡在刺鼻的大厅间。

  他很愉悦,发自内心。

  随后,黑袍人的笑声渐渐平息,他转过身,来到圣·亚塔拉的尸首旁边,从沾血的内袋里取出几颗晶石与一枚戒指。

  嘎拉。

  缓缓握拳,又缓缓打开。

  将晶石捏成粉末,仅剩戒指躺在掌心。

  这便是他想要的。

  黑袍人收起这枚戒指,转身走向大厅的大门,身后的“圣·亚塔拉”变回黑影模样,跟在后面。

  穿过鲜血淋漓的传送道,黑袍人重新回到狼藉一片的泰涩拉丝地下酒馆。

  女侍惨死,酒客绝亡。

  血迹斑斑,破碎不堪。

  越过倒翻的酒桶,黑袍人的步伐突然停在柜台的边上。

  有些不对劲。

  “...”

  察觉到异样,他偏过头,很自然地看向酒馆的角落。

  唰。

  毫无征兆,一缕寒光急掠而至,斩断他的视野。

  滋啦。

  伴随剑锋撕碎布条的擦响,黑袍人的斗篷与披肩被完整切开,身首分离,却没有溅出任何鲜血。

  浓密的漆黑藻叶从黑袍的破口涌出,邪恶狰狞。

  下个瞬间,银辉亮起,藻叶立刻被逼回阴影中。

  随后,半空中的剑刃一转,黑气散出,劲风袭来。

  砰!

  这一切发生的极为迅速,黑袍人倒飞而出,撞碎紧靠墙壁的酒柜,摔落在碎片与刺鼻的酒液里。

  倒翻的酒瓶接连砸下,淹没黑袍人的身形。

  破碎声接连不断。

  “...”

  同时,一旁的黑影反应迅速,猛然扑向袭击了黑袍人的身影。

  漆黑的触须从体内射出,破空而去。

  “风绿。”

  年轻的声音清晰冷静。

  一抹翠绿的光芒亮起,鼓动的绿风硬生生困住袭来的触须。

  唰。

  银辉紧随其后,从风中绽放,直取黑影,并顺利将其洞穿。

  银色的火焰顷刻间燃满黑影,阵阵灰烬随之散出,火光中的影子很快消失殆尽。

  很快,酒馆内只剩一人站着。

  他的肩头汇聚起点点红光,淡红光团迅速成型。

  “噩魔已经解决。”

  利奥肩头的淡红光团放出声音,“不过...”

  莎莎的声音有些不安。

  达拉达拉。

  酒瓶与木板堆砌的小山里,满身酒味的黑袍人踉跄起身,原本分离的首身已然复原。

  被划破的黑斗篷耷拉一边,露出惨白却熟悉的样貌。

  赫然是阿特维尔,也就是曾在水城区佣兵街道苦战过的“藻魔”。

  他身上仍有许多谜团,但可以肯定,他是污蚀的一份子。

  双方对峙片刻。

  “我认为你会晚些返回湖岩城。”

  阿特维尔开口生硬,但很快调整完美,“甚至无法返回。”

  他看向利奥的眼神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沉,显然,佣兵街道的惨败令其生恨。

  “真遗憾。”

  利奥直视阿特维尔,语气平缓,“我解决了城外的麻烦事,城中的问题便会容易许多。”

  闻言,阿特维尔歪过头,露出微笑。

  “你解决了...城外的麻烦?”

  尖细的声音像是老鼠在轻蔑的嗤笑。

  “...”

  利奥皱眉,沉默不语,阿特维尔的回应令他有些不安。

  有什么好笑的?

  “你命运中的悲惨,才展现出一角。”

  “竭尽所能,猎魔人。”

  阿特维尔的微笑转为狰狞,“你终究会明白,在人们穷尽想象的恐怖降临这里后。”

  他的冰冷目光移向利奥肩头的淡红光团,以及掌心的银辉,“不论传承,不论好运,不论你得到了什么样的帮助...圣烬或圣灵,皆无法改变猎魔人的末路。”

  在漫长的岁月中,猎魔人终究被污蚀所消灭,踏上末路。

  这是大势所趋,非微小之力能够改变。

  阿特维尔指出这点,便是在告诉利奥,结果早就注定。

  或许他能阻止湖岩城外的灾难蔓延,消灭森林的自由神,继承圣烬,领导圣灵,但这些只是漆黑浪潮中,微不足道的几道暗流罢了。

  真正的惊涛黑潮降临之时,他自然会认识到自身的渺小。

  “末路?”

  利奥表情不变,语气平淡,“凭你,再加上两名污蚀首?”

  阿特维尔的狞笑一点点消失,他冷淡地盯着利奥,不再说话。

  但利奥还在继续,缓缓抬起剑。

  “当自由神被我轻易击败之时,它比你嘴硬得多了。”

  利奥眯起眼睛,手中的森咒寒光泛起,黑气飘散,“上次你运气不错,这次也该死个彻底了。”

  唰。

  银辉填满剑刃,威力澎湃。

  可怕的压迫感如潮水般涌向阿特维尔,将其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