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将门悍妻:枭宠妖孽夫 > 第567章 以恶治恶

  身后的裴府护卫们左右看看,最终,还是拔剑朝着裴枭然欺去。

  这些护卫们平时都有各自负责巡逻的地盘,不会紧跟在哪个主子的身后。

  这次会出现在老太太身边,数量还如此之多,看来老太太是做足了要将她娘扔出去的准备了。

  裴枭然眸色一冷,面上却是笑道:

  “我裴枭然杀人如麻,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既已开了杀戒,便已无所顾忌。

  要上的话,就一起来吧,我送你们一块儿走,黄泉路上,也不孤单。”

  那些护卫们原本就不想得罪裴枭然,毕竟裴枭然如今位高权重,比起裴醒山来,也差不了多少了。

  听到这话,自是全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老太太气得尖声怒骂道: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裴枭然却已再懒得理会她,转而又看向那老道,微微弯腰,与他面对面道:

  “现下是你为鱼肉,我为刀俎,做不做交易,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是这样的,如果你测算的准的话,一卦,我给你一万金,若是不准,我便剁去你一个手指头,如何?”

  裴枭然这些年战功累累,赏赐自然也早就塞满了好几个库房,别说一万金,就是十万金她也能拿得出来。

  那老道的眼睛瞬间就直了,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这辈子要是能得到十万金,就是死也值了啊!

  老道结结巴巴道:

  “当……当真?”

  裴枭然微微一笑,道:

  “我裴枭然向来说话算数,当然,若是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对天立下毒誓,若有一句食言,便叫我天打雷劈、魂飞魄散,如何?”

  老道连连点头,催促道:

  “你想让我为你测些什么?”

  裴枭然直起身来,道:

  “不急,咱们一个一个来,你先来为我测一测,我爹在娶我娘进门之前,遇到过一件什么大事?”

  闻言,老道未被反剪的那只手开始装模作样的掐算起来。

  他其实并不会算卦,只是为人精明,从人的言谈、衣着、口音、神情等细微之处,就能将此人的情况看个大概。

  靠着这一手极会察言观色的本领,他可骗过不少银子呢!

  这次,听说算一次便有一万金,他自是不会白白错过!

  而且,裴家忠烈辈出,每一代的英雄人物世人都耳熟能详。

  对于如此传奇之家,世人也都乐意打探出更多八卦来满足好奇心。

  这老道就在这地头混,对于裴家的情况,自然也都自认了解的一清二楚。

  因此,老道有十分把握,无论裴枭然要他测什么,他都能唬弄过去。

  只是,左想,右想,他怎么就没能想起来,裴家的国公爷在成亲之前,遇到过什么大事呢?

  莫非指的是国公爷的两位兄长、嫡母和父亲先后过世的事?

  这绝对算得上是裴家的‘大事’了。

  不过,这么简单的事,裴枭然当然早就知道,还用得着他来卜算吗?

  老道百思不得其解,急的额上直冒冷汗。

  裴枭然忽然开口道:

  “再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若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就剁你一根手指,说错,也是一样。”

  老道思绪急转,却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连忙哭丧着脸求饶道:

  “小姑奶奶!你再让我想想,再让我想想!”

  可是再想,自然也是无果的。

  因为那件事,裴醒山不可能会公诸于世,他也不敢。

  裴枭然冷笑一声,忽的抓起老道的一只手,动作利落的削下了一根手指。

  “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云霄,震得老太太那边的一干人等不由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

  裴枭然对那刺耳的惨叫声置之不理,继续问道:

  “麻烦道长再为我测一测,我娘的娘家,吴家,又是为何在一夜之间,卖掉了那么多辛苦经营多年的铺子呢?

  要知道,当年的吴家,可是有名的富商,经营也一直都以诚信为本,从未出过什么岔子,家中也一直未曾听闻遇到过什么难处。

  既如此,又是为何要将自己的心血,一夕之间全部卖出呢?”

  “这……这……”

  这件事老道自然也听说过,因为这是朱雀史上的未解之谜之一。

  吴家对外只说因家中有急事才不得已变卖商铺,至于是什么急事,却是缄口不提了。

  吴家自己都不说,老道又该从何知晓呢?

  裴枭然看着张口结舌的老道,冷笑一声,咄咄逼人道: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可以心安理得的拿着银子来害一个无辜的妇人!如此助纣为虐,你就不怕遭报应么?”

  老道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见再也无法伪装下去,裴枭然手中的长剑又一直放在自己另一根手指的指根处,吓得连连磕头求饶道:

  “姑奶奶!小姑奶奶!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我的确是骗子!我该死!求姑奶奶饶我一命!”

  裴枭然扔下他那只残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匍匐在自己脚边不住用力叩头的人,冷声问道:

  “那我娘是妖物之事……”

  “都是我瞎编的!都是我胡说八道的!求姑奶奶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去出家!去做好事!你饶了我好不好?”

  裴枭然这才收起长剑,转而看向老太太,似笑非笑道:

  “祖母,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这老道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而我娘也绝非什么妖物,不过是误会一场罢了。”

  老太太脸色铁青,恨铁不成钢的狠瞪了那个正捧着自己的残手痛哭流涕的老道一眼,恨声道:

  “裴枭然!你别得意的太早!就算没有这个老道,我也一样会将你们全部都赶出我裴家!我裴家是给公主住的,可不是给你们这些商户的贱后住的!”

  裴枭然耸耸肩,毫无留恋的道:

  “我们正有此意。”

  老太太拧起眉心,不怎么明白的问道:

  “什么?”

  裴枭然一脸无所谓道:

  “祖母不是说这里是给公主住的,不是给我们住的么?正好,我们也正有要离开的意向呢!”

  老太太一愣,不怎么相信的盯着裴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