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将门悍妻:枭宠妖孽夫 > 第566章 家有‘恶魔’初长成

  要知道,窥天旗断,便意味着此地有强妖恶鬼,若是法力不高的,最好当即跑路。

  寒蝉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成功将老道身旁站着的老太太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老太太看到了裴枭然手中刚刚放下的小弓,立刻明白了过来,当即怒声呵斥道:

  “裴枭然!你做什么?!”

  “我在做什么?”

  裴枭然冷哼一声,缓缓走上前去,看了眼那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立刻爬起来,同样也怒瞪着她的老道,反问道:

  “不如祖母先告诉我,祖母,这又是在做什么呢?”

  之前也并不是没有与裴枭然针锋相对过。

  但这一次,不知怎的,看着一步一步、缓缓朝着自己行来的裴枭然,老太太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自心底生出。

  若不是有裴幼敏在旁边搀扶着,怕是她连腿都要软的站不住了。

  六年过去,当年那个还可以高高在上俯视的小女娃,如今已长成比她还要高出一截的亭亭少女。

  无数次的浴血奋战,让她有着与纤细外表毫不相符的坚凝气质与杀气眼神。

  如今,那双杀机暗涌的眼眸正直直的望着她,仿佛下一秒,就会抬起手中的小弓,用另一支锋利的小箭,毫不犹豫的射穿她的喉咙!

  没错,此时此刻的裴枭然,正是这么想的。

  这群人动她可以,但是动她的家人,还是她的娘亲,那就是自寻死路!

  站在老太太身边的裴幼敏也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那压力让人有一种濒临死亡般的恐惧。

  看来裴枭然是动了杀心,也对,这个恶魔,都不知道在外头杀了多少人!

  不过,转念一想,裴幼敏又迅速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说,老太太都是她的祖母,裴枭然若是敢动老太太一根汗毛,那就是不孝,就是大逆不道!

  无论裴枭然打仗有多厉害,只要违逆了孝道,失却了军心,打起仗来,就是死路一条!

  赤宣帝再宠她,也不会宠纵到那个地步的!

  想到这里,裴幼敏虚软下去的腰杆子重新又硬了起来。

  见老太太迟迟没有回应,裴幼敏不由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不中用的老东西。

  怕自己这边输了气势,冷笑了一声,自己帮忙开口应道:

  “枭然堂妹,当年的事,如今的你怕是也已经知道了吧?

  当年,大伯父不知被什么所蛊惑,竟然放弃了高贵美丽的舞阳公主殿下,转而迎娶了一个商户之女。

  祖母对此事一直大惑不解,直到今日出门,遇到了一个老道,说是咱们家里有妖物,大伯父当年就是被这妖精所惑,才会放弃了公主殿下。

  祖母害怕之下,这才请这位老道来家里看看的,你别多心啊~”

  多心?

  这字字句句,难道不就是在说她的娘亲是妖精,因迷惑了裴醒山,才让裴醒山放弃了迎娶公主进门的机会吗?

  如今老太太估计正愁怎么名正言顺的将她那没有犯过什么过错的娘亲给赶出门去,好给舞阳长公主殿下腾位呢!

  这老道,出现的也未免太是时候了。

  裴枭然意味深长的看了裴幼敏一眼。

  裴幼敏做贼心虚,自是不敢与她对视。

  老太太这会子总算是回过了神来,反应过来她身为裴枭然的祖母,竟然在害怕这个小畜生之后,老太太不由变的更为恼怒。

  她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杵,直言不讳道:

  “没错!你娘就是那个迷惑了我儿的妖物!当年,要不是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我儿,我儿也不会错失了与舞阳公主结亲的大好姻缘!

  而你娘,只是低贱的商户之女而已,有什么资格嫁给我儿?!

  我让她在国公夫人这个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已是给她的天大荣耀!

  如今我儿与长公主殿下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个妖物,也是时候该卷铺盖滚蛋了!”

  其实用不着裴幼敏来撺掇,老太太在得知了自家儿子与长公主又有了纠缠之后,就打定了这一次,一定要将吴氏赶出家门的主意。

  只是没等她想好计策,裴幼敏便已经帮她找到了借口——家中有妖物作祟,急需道士前来驱妖。

  这老道自然是提早被裴幼敏给买通的,只需他铁口直断吴氏就是那妖物,吴氏自然就可以被理所应当的扫地出门了。

  当然,连带着她生出的那些个小妖物,也是定然要一同被赶出家门的。

  免得留下来,祸害国公府。

  此举正和了老太太心意,老太太自然也就顺水推舟的将这老道给请了回来,有了裴枭然进门后看到的这一幕。

  听了这字字珠心的一番话,裴枭然不怒反笑,道:

  “好!好一个妖物!”

  她转头道:

  “寒蝉!”

  两人相处多年,不必开口,也有了知晓对方心思的默契。

  因此,听到她的呼唤,寒蝉立刻会意。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疾风掠过,再回过神来时,那老道已经被寒蝉反剪住一条胳膊,压跪在了裴枭然的面前。

  裴枭然收起小弓,转而抽出悬挂在腰间的佩剑。

  那剑正是多年前,百里烈鸢在她第一次前往西疆打仗时,赠与她的那把。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剑依然削铁如泥、锋利无比,跟着裴枭然出生入死,可谓饮尽了敌人的热血。

  甚至不必靠近,便能感受到那从剑身上扑面而来的、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

  老道一下子变了脸色,拼命扭动挣扎起来,嘴中大喊道:

  “你要干什么?你怎么敢滥杀无辜!放开我!快放开我!”

  裴枭然轻轻抚摸过剑身,悠然道:

  “不必害怕,我是不会随意杀人的。

  听说道士都会给人测算,为了验证你这老道是真有通天彻地之能,还是只是装神弄鬼来害我娘,不如咱们来做一个交易?”

  那老道却是一梗脖子,拒绝道:

  “不做!”

  随后又努力伸长了脖子去看老太太,高声叫道:

  “老夫人,快来救救我啊!”

  老太太早已被裴枭然的忤逆之举气得说不出话来,闻言,立刻转头怒斥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那个疯子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