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侯 > 第二章 有安有慰

  诸官都很疲惫,今天的疲惫达到了顶峰。↓菠『萝『小↓说

  身体的疲惫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精神。

  这一段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发展又出乎意料。

  没想到世家的们反抗如此凶猛,逼的他们不得不低头。

  更没想到武少夫人根本就没低头,而是要砍世家们的头。

  “夫人,目前在光州府境的黄氏三百零八口人已经全部抓获。”宋知府拿着名册说道,“大牢里关不下这么多人,都放在军营里了,另外黄氏各处的族亲也正在去抓捕排查。”

  “黄氏的田产商铺都已经查封。”另一个官员道,“参与黄氏案的其他世家也都查封了,等待清查,田家廖家也已经去追捕了。”

  诸人逐一将目前的进展说了。

  李明楼道:“辛苦诸位了。”

  宋知府与诸官忙道:“吾等之责。”

  在座的还是熟悉的人,但坐的位置变了,感觉还是有点不同了,厅内的气氛有些紧张。

  宋知府叹口气:“在抓捕黄氏诸人时才知道,黄家根本就没有真的同我们和谈,一面跟我们相谈甚欢,一面继续煽动,还让陶然去陛下面前栽赃陷害。”

  黄氏已经分崩离析了,黄家这条船被扣上了谋逆的罪名,一家人也不可能同心了,还没开始审问,都争先恐后的交代自己所知道的黄老太爷的密谋和计划,以图脱罪。

  知府这也才知道黄家的真正打算,竟然是要把他们从光州府铲除。

  李明楼想了想,道:“我给大家道个歉,我也没有想和他们和谈,这件事我没跟你们说。”

  知府和官员们忙站起来乱纷纷“夫人你说什么呢!”“不是这个意思啊。”“黄氏如此奸猾,夫人行事当然要慎密。”

  他们的解释很体贴,但李明楼却没有接受。

  “其实跟慎密也无关。”她说道,“是因为你们不敢。”

  这就有点尴尬了,该怎么接话?

  “我不是说瞧不起你们。”李明楼接着道,“这只是我们的想法不一样,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跟他们和谈,因为正如我先前跟大人说过,光州府只能有一个首领,这首领的意思不是说只有一个人说了算,而是大家有同一个信念。”

  她的视线扫过在场的诸官。

  “就像在座的诸位,我们都是一心要守护光州府守护百姓,我们就是一体的一个人。”

  厅内的官员们松口气,他们还是一体的自己人就好,坐着讪讪笑,听李明楼接着说话。

  “这些世家不会和我们一体,太平盛世还好说,在这种乱世,如果真有危险来临,他们要考虑的会很多,一旦有人离心,从内里开始乱比外边的敌人攻击还要可怕。”

  宋知府点头:“这次的事就是一个例子,看看这些世家把我们光州府搅动的人心惶惶。”

  官员们纷纷点头“没错,其实他们不是为了钱粮。”“就是为了换取利益。”“当然,人人都为了利益,我们做事也是为了利益,但看看他们,为了利益都做出了什么。”“这就是丧心病狂,没有底线!”

  几句话过后,不再因为上座的是个女子而有些不知所措,大家适应了氛围,这种氛围他们最得心应手呢,厅内变得热闹。

  “所以说,还是夫人慎密。”长史更是站起来赞道。

  李明楼对他笑了笑,长史在诸官如箭的目光包围中坦然坐下来。

  “我只是看的多了。”李明楼说道。

  这话沧桑,配着女孩子娇嫩的容颜......别有一番仙人之态呢。

  在座的诸官纷纷跟着含笑点头。

  李明楼没有在意他们不信,那一世十年乱世,发生了多少丧心病狂不可思议的事,尤其是世家权贵,有的因为乱世衰败,有的则也因为乱世而变得更壮大,他们人多权重势力大,容易有野心,野心会让他们的力量失去控制。

  太原府当时就差点毁在一个世家大族手里。

  她对世家有戒备,在这乱世里他们都是失去缰绳的马,她不会让他们掌控她手中的城池。

  “他们要走走了就可以,煽动民众的事我也不计较,毕竟我们吃了他们的米粮。”

  “光州府乱了,我们再耗费些精神安抚,这也算是因果有报。”

  “但当良村民众被劫杀的时候,这件事就不一样了。”

  听她说到这里,厅内的官员们停下说笑,神情变得肃穆。

  李明楼道:“那时尽管还没确定是黄家的安排,但这件事是黄氏这些人引发的,他们必须死。”

  所以她根本没有想和谈,让门客去谈是迷惑对方,真正做的是搜集能置黄氏与死地的证据。

  然后才有了今日一系列的事,除了楚国夫人封赏是意外。

  “宋大人,你们是朝廷命官,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治民如子。”李明楼道,“子女再恶也是子女,你们身负皇命有教化之责,遇到世家闹事难以抵抗后你们会想和谈,想规劝,想安抚,而不是动杀念,我想就算你们知道那些贼子是黄氏的人,只怕也不会想要杀掉黄氏吧?”

  黄氏这么大把柄落在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用来制止这场骚乱,官和世家的地位就又变了,他们官府占据上风,世家有罪在身低头听话。

  这样光州府恢复了安稳平静太平。

  在场的官员们想着,直接动手铲除一个世家的念头还真是从未想过,更别提铲除的手段还有些......虽然因为抓出了奸细,黄氏家搜出的那封马江的回信成了确凿的证据,但这封信怎么来的,大家心里还是有些不能说的想法。

  那个姜亮当时厮混在黄家,都以为是投机取巧汲汲营营之辈,但看他此时稳稳站在楚国夫人身后,谁敢说他没有功劳?至于什么功劳......

  楚国夫人不说,他们当然不问。

  宋知府起身郑重一礼:“是我等狭隘了。”

  “不是你们狭隘,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就像我们兵者的职责,守大夏卫天子护百姓,所以敢害百姓乱我大夏者,皆可杀。”李明楼道,“大家只是职责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是一家人。

  这个女孩子干脆利索的断了黄氏的命,手段狠辣无情。

  但此时给他们解释,又引经据典的夸赞他们....

  就算不解释不夸赞他们,靠着这兵马这手段以及如今的诰封,他们难道不会臣服吗?

  在座的都不是孩子,但被一个孩子这样哄着,感觉很.....奇妙。

  宋知府的嘴角忍不住扬起笑意,又忙收住。

  “夫人。”他抬起头道,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现在黄氏可不是我们的子民了,他们是贼子,贼子皆可杀。”

  其他官员们也都站起来:“请夫人示下!”

  “杀当然不能都杀,该当死罪的杀,不当死罪的也不能杀。”李明楼道,抬手做请,“诸位请坐,我们来依律论断。”

  ......

  ......

  (楚国夫人梁国夫人写错,原因是,一开始起的名字是梁国夫人哈哈哈哈,新剧情展开中,可以攒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