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章 事有落定

  

  太监,拿出了腰牌,圣旨,明黄黄龙纹缠绕,护卫铠甲精良,身后禁军令旗飞扬。收藏本站

  虽然太监不认得,圣旨没打开,但无需验证,这一切都是真的。

  武少夫人不再仅仅是武少夫人,是楚国夫人,而且不只是诰封,她还有了封地,且令其掌管。

  除了名称不同,她就是淮南道的节度使。

  从现在起,武少夫人就是淮南道的主人了,这里的官员她可以管,这里的税钱她来收,这里的兵马她调动,这里的民她守护。

  知府正官帽抖衣袍上前一声令:“将黄氏诸犯拿下!”

  这一次兵马涌上,黄家的护卫们不知所措纷纷缴械俯首,民众们没有再惊恐,而是愤怒,还响起了抓得好的喊声。

  黄老太爷坐在地上手里还半抱着匾额,没有再哭惨求罪,也没有愤然反驳,身边黄家的男女老少哭喊乱跑,他视而不见,手抚过匾额上的大善之家四字。

  有兵伸手将他拉起,从他手中拿走匾额,黄老太爷没有挣扎,像个朽木一般僵硬被架着经过武少夫人身前时,他抬起头哈哈一笑。

  “武氏!黄氏败了。”他一双眼狠狠的盯着犹自在马上的女子,“不是败给你!是败给这乱世!是败给这天!”

  如果不是乱世,哪里能有她一个武妇封诰拜将,如果不是天,她一个武妇哪里是他们黄氏的对手。

  李明楼看着他点点头:“你说得对,人的输赢有时候真的由天定,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那个不败的人。”

  那一世黄氏这般手段必然能在淮南道如鱼得水,就像项氏一样,他们活的顺风顺水,他们是胜者,而她李明楼,李氏是败者。

  这一世,她要活着,她就只能赢,让这些想她死的人失败。

  知府一步站在黄老太爷面前,愤怒道:“说什么胡话呢?老天让你当叛贼了?老天让你杀百姓了?一百多条人命啊!你们黄氏的命是命,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说罢一摆手。

  “自作孽不可活!带走!”

  黄老太爷在一片哭喊咒骂自家人害自己的嘈杂中大笑着被兵士拖走。

  兵马在黄氏的家宅搜查捉拿,与此同时兵马向城中奔去,为首的将官手拿名册,查封黄氏的田庄房铺产,以及亲友。

  这搜捕不止是在光州城内,必将贯彻整个光州府辖下。

  谋反可是株连九族的,站在黄氏门前的那七家的老爷面色惨白,竭力的在心里翻着族谱,纵然现在没有,以前祖上有没有跟黄氏结亲?

  “少夫人。”一个老爷实在数不清了,擦着汗到武少夫人面前,“不,楚国夫人,我真不知道黄氏竟然跟马江叛军有来往有密谋。”

  其他人也忙跟过来纷纷道我们也是啊,我们真不知道。

  武少夫人安抚他们:“你们如果知道,现在也不会站出来指证黄氏了。”

  诸人不由激动连连点头称是啊是啊。

  有一位老爷考虑的比较周全,点头几下忙又摆头:“不是不是,我们如果知道,当时就立刻去举告了!绝不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

  其他人也一个激灵再次跟着点头是啊是啊。

  武少夫人一笑,如百花盛开。

  日光下嘈杂声血腥气心里的惊怕顿时都消散,几个老爷恍了下神,他们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才会被黄氏那一张老脸引诱。

  还好,现在回头及时,上岸平安。

  相比于他们七家的庆幸,其他世家则躲在家门内心惊胆战破口大骂黄氏害了他们,这样一来,他们闹着搬家的事岂不是也成了叛贼阴谋?

  谁想到那些只会打仗的兵马竟然一直盯着他们,进出光州府的人员信息摸的这么清楚。

  谁又能想到皇帝会将这个女人封夫人赏道辖。

  兵马抓捕在城内蔓延,官差们也在继续传令,不再是振武军武少夫人捉拿叛贼,而是梁国夫人。

  “陛下封武少夫人为楚国夫人,掌管淮南道。”

  “楚国夫人有令捉拿黄氏叛贼余党。”

  “无关人等不得传谣,不得暴动,违者以叛贼同党论处。”

  黄氏此案涉及的人员太多,兵马跑动,破门声,哭喊声,一直持续到夜色降临。

  相比于外界的嘈杂喧哗,武少夫人的内宅里安静如常。

  冬日廊下美人灯明亮,窗前梅花盛开,小轩窗边姜亮刘范坐着对饮,有两个小童坐在一旁温酒。

  “那封信到底是真还是假?”刘范忽的问道。

  姜亮醉眼朦胧,将一杯酒饮而尽:“真假有什么重要的?不要在意无关紧要的细节。”

  这是无关紧要的细节吗?那封信可是定罪的关键。

  姜亮嘿嘿一笑,问刘范:“那个细作是真的吧?黄家公子藏着细作是真的吧?马江有心煽动黄氏是真的吧?黄氏要抢占光州府也是真的吧?”一摊手,“那那封信真假还重要吗?”

  刘范要反驳又觉得无可反驳,他能离间说服那些世家,凭的可是义正言辞,哪像姜亮,竟然摸进黄家窃信伪造,这种行径,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这种行径怎么了?”姜亮捡起一口菜,“这种行径平息了光州府骚乱,保住了光州府万千民众,我这行径往大了说,就是范睢与秦昭王。”

  刘范呸了声。

  姜亮将酒咂咂响:“年轻人,不要想那么多了,你现在是为人门客,为人门客该有什么行径?当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们要做的是替君分忧,至于这事做的对不对,民众怎么看,史书上将来会留下什么评价,是君考虑的。”

  刘范不太赞同但又无法反驳,他明明口舌如剑,但在这个老滑头面前总是磕磕绊绊。

  外边传来的孩子们的笑声,听到一声金桔姐姐发糖了,这边两个小童扔下酒壶嗖的跑了。

  不过还好,片刻之后捧着一把糖高兴的回来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姜亮笑问。

  一个小孩子咧嘴笑:“金桔姐姐说,少夫人被皇帝封了楚国夫人了。”

  姜亮和刘范惊讶,他们的事做完了,于是就回到内宅深藏功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武少夫人竟然被封国夫人了,而且还是以楚为号,淮南道可是古楚所在,虽然没有看到圣旨具体的内容,姜亮刘范也立刻猜到。

  姜亮就站起来在窗边临夜风捻须眯眼长笑一声:“果然,果然,我眼光不凡,投对了主人。”

  刘范言语恢复了犀利灵敏:“你我是被人抓进来的。”

  二人打着言语,小孩子们在一旁提醒:“少夫人请你们去官衙议事。”

  今晚的府衙正厅比以前还要肃穆,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大概是因为刚举行接圣旨的仪式。

  官员们在厅内站定,看着站在门口的武少夫人。

  知府没有在入座,俯身施礼:“请梁国夫人。”

  李明楼迈过高高的府衙门槛,越过两边肃立的官员们,不再走向角落里的位置,而是径直向前,一直走到最高处,那里摆着一张宽大的椅子。

  从今日起梁国夫人在官府衙堂入座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