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一一九七章 钱小金掉金豆子(36)

第一一九七章 钱小金掉金豆子(36)

  流放之城,这里没人比千漪了解得更透彻,那就是个罪恶之城。

  城里住着的全是各个国朝逃过去的恶徒,被流放的那些跟城里恶徒比起来,都能称得上是良民了。

  善睐一个女人扔到罪恶之城,还能有好?最可悲的是腿断了,想跑都跑不了,只要她还活着,就只能在流放之城里苦苦煎熬。

  死,反而更解脱。

  “那善睐那个孩子呢?”抿了下唇角,柳玉笙问。

  “跟她在一块。”

  “风青柏……”

  风青柏知道女子担心的是什么,“我会传信,让那边的人去找一找。”

  “如果找到了就带回来吧,跟着善睐,他不会有好日子过。”柳玉笙轻道。

  她这个要求,其实有些为难风青柏。善睐为人太狡猾了,也心狠。她存心算计小风儿,这当中她做了多少事情,外人并不清楚。没人能确定,那个娃儿是不是小风儿的。

  但是不管是不是,若能救回来柳玉笙还是选择救,总归是行善积德。

  善睐的话题就此一揭而过,众人知道了她的下场,对这个人便再不提起。

  柳家大院的扩建如火如荼,因为是自己后半生要住的地方,萧老太太将挑剔的性子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她那个小院,还没建好她就指定了位置,之后一砖一瓦,甚至是墙壁的一个拐角她都要亲自监工,按照她的要求来,施工的泥水匠被折腾得没脾气。

  眼看着小院一点一点建起来,老太太脸上也是一天一面貌,笑容越来越多。

  秦啸也跟着亲自参与施工,最后老太太那个院子几乎全是他一沓土一沓土垒起来的。

  施工第八日,钱小金夫妻两来了。

  本来是要给柳家大院的人一个惊喜,结果进门后,先被吓了个灵魂差点出窍。

  “鬼鬼鬼啊!——”一米八的个头,转身一跳,挂在自个媳妇身上瑟瑟发抖,脸都吓得发青了。

  柳家大院静默片刻,爆笑声骤起。

  柳知秋跟薛青莲两个笑得满地打滚。

  “瞧、瞧你那点出息,哈哈哈!”

  “钱小金,你脸呢?哈哈哈我的娘喂,你可真是石头的小媳妇!”

  石纤柔虽然没钱万金表现得那么激烈,但是在看到堂屋里人的时候,也做了好半晌的石雕像。

  她不害怕,只是太过激动了,激动得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音来。

  柳玉笙从堂屋里探出头,闷笑招呼两人,“快进来吧,这里都是活生生的人,哪来的鬼?”

  石纤柔往里走,驮着个巨无霸树獭,同手同脚。

  “我的娘诶我的娘诶!不行了,我没力气了,小石头,赶紧,把我抱马车上,我要回家!”钱万金要哭了,“这肯定不是真的,他们在玩我呢,肯定是……卧槽,卧槽!风青柏,福囡囡!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故意看小爷出丑呢吧!”

  在堂屋,钱万金鼓了好大勇气再次回头,去看那俩鬼。

  确认了一百遍之后,抄起门边的大木棒,追着柳知秋跟薛青莲就打。

  “钱小金你有病啊!没吱声的是风青柏,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你追我们做什么!”

  “小爷要是打得过他,用得着追你们?”

  “你个吃软怕硬的,老子瞧不起你!”

  “小爷乐意,站住受死!”

  “受你二大爷!”

  院子里鸡飞狗跳,钱万金跟石纤柔得知事情来龙去脉,已经是一个时辰后。

  刚还龙精虎猛追着柳知秋薛青莲打的人,突然就跑堂屋门口蹲着,闷不吭声掉金豆子。

  “妈的,连个气都不通,小爷在京城哭了半个月!”

  “王八羔子风青柏,赔我眼泪!小爷眼泪老值钱了你知不知道?”

  “没把我当兄弟,混蛋,王八蛋,死犊子!”

  堂屋里的笑声敛了下去,众人看着钱万金哭得一抽一抽的背影,五味杂陈,当初他们刚听到消息的时候,何尝不难过?也是这般找个地方躲着掉眼泪。

  钱万金的心情,这里每个人都极为理解。

  风青柏默了片刻,起身走到门口,曲指在钱小金脑门上弹了一下,“我当时要是告诉你,你还能掉金豆子?”

  “当然不能了!”

  “那就显得不正常了。”

  “怎么不正常?小爷就一定要掉眼泪啊?”

  “你什么性子,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跟南陵王府、跟风墨晗乃至皇太后都极有交情,皇太后出事了,你要是一点不难过,你这里就会成为突破口,让人抽丝剥茧。届时计划会毁于一旦。”

  钱万金哼哼,他知道风青柏说的有理,但是他就是气不忿,“反正、反正你就没把我当兄弟!”

  “那你要如何?”

  “你让我揍一顿出气!”

  风青柏俯身,扬唇,“滚、犊、子。”

  “不揍你也行,以后我做生意你得给我开后门!”

  “给你开的后门还不够大?”

  “除了南陵,还有东越北仓跟西凉呢!这个要求你要是再不答应,老子就、就不理你了!这已经是最简单的——”

  “好。”

  钱小金眼睛一下噌亮,仰头,“好是什么意思?是让我别理你了还是答应给我开后门了。”

  风青柏转身进屋,懒得搭理后面的人。二货。

  “诶你别走啊!你得给我说清楚我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是?爷最烦你这个死样子,每次说话总是说一半藏一半,让人在后头拼命猜,臭德行!是不是兄弟啊你?能不能诚心点?”

  “得了便宜还卖乖?”回头,风青柏长眸已经眯起。

  钱万金立即上前,撞下男子胳膊,笑得见眉不见眼,“没有没有,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咱俩什么关系?那是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我就知道你对我好,你就是嘴硬不说,哈哈哈。”

  “噗!”

  “咳咳咳!”

  介于刚才某金刚被气哭,众人忍笑忍得极是辛苦,极力维护一下二货那点自尊心。

  钱万金当然知道大家伙在笑什么,抬起下巴嘚瑟。

  笑吧笑吧,被笑一下又不能掉一块肉。

  但是他刚那几颗金豆子,换回来的可是大肥肉。

  西凉啊,钱啊,他钱小金最爱的东西啊!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