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上帝使用手册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梦中梦70

  琳的WwW.kgege.co

  “你还记得那个公子哥,所说的木盒子么?”

  两人已经吃完饭,躺在小庙的屋顶上。

  今天不是大太阳,阴沉的天气,似乎更加适合躺在屋顶。

  后背的瓦片并不烫,天空也并不刺眼,阴沉却不闷热。

  似乎,仅仅只是多云而已。

  琳琳很享受这种状态,尤其是,这个坏人也在身边的时候。

  “就是那个绿色光点,然后木盒子可以封存容纳之物的,那个木盒子?”

  刀仔:“对。你还记不记得,当时公子哥说让我去牢房里打探传说和流言,说什么他自己只是需要信息,从而可以花钱去证实。你猜怎么着?我昨天去了牢房,然后就真的遇见一个人,嘴里念叨着木盒子和绿色光点。”

  琳琳翻翻白眼,自己正准备猜,这个坏人就直接说了出来。

  既然这样,那还问什么“你猜怎么着”这种话语呢?

  哼,这个坏人,果然是坏人。

  刀仔:“你有没有觉得太巧了一点?我也这样觉得,哪有怎么小范围的巧合。甚至,前天刚说,昨天我就遇见这样的人。”

  琳琳嘟着嘴,喂,你这坏人,究竟要不要让人家回答呀!

  自问自答很有意思吗?

  如果这么有意思,那你就自己玩好了,干嘛还要问我呐。

  刀仔:“你看我,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木盒子以及绿色光点的事情。你听说过吗?你肯定也没有,否则,你就应该知道那木盒子的存在……咦,你怎么脸色发青,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琳琳抓住刀仔的手臂,一口咬在手腕上。

  “啊!痛!”

  刀仔瞬间疼得坐了起来。

  手腕上,出现一圈牙印。

  “你疯了吗?你怎么又咬我?”

  “哼!”

  琳琳偏过头,表示不想理你。

  刀仔揉揉手腕:“喂,怎么啦?生气啦?”

  “哼!”

  刀仔:“你干嘛老是哼,你是狐狸精,又不是猪妖。”

  “你才是猪妖呐!”

  琳琳想笑,又觉得不应该笑,强忍的表情,很是精彩。

  “好,我是猪妖。那现在,猪妖来啦!”

  刀仔伸出手,开始挠痒痒。

  琳琳拨开刀仔的双手,准备反击:“哼,谁怕谁!”

  “你又在哼。”

  琳琳:“我就是哼,怎么着,哼哼哼!”

  “哇,真的很像猪妖啊。”

  “你这个坏人!”

  琳琳运起身法,瞬间移动到刀仔的身后。

  一脚,将刀仔踹下屋顶。

  嘭!

  刀仔从屋顶摔下,砸在地面上。

  琳琳叉着腰:“哼,看你还要不要乱说。”

  但是,没有回应。

  琳琳:“喂,坏人,你在装死吗?”

  还是,没有回应。

  琳琳走到屋顶边缘,往下看。

  刀仔躺在地面上,闭着双眼,仿佛处于昏迷状态。

  不会吧?

  晕过去了?

  这点高度,怎么可能晕过去呢?

  琳琳有些不相信,认为肯定是这个坏人在那里假装昏迷。

  不过,

  这毕竟不是泥土,小庙里铺的石板,所以,完全有可能撞晕。

  而且,这个坏人还没有什么准备,更加有可能不小心撞到石板上。

  琳琳内心的不相信,似乎变成了些许担心。

  轻易跳下屋顶,走近地面上躺着的刀仔。

  琳琳踢了踢刀仔:“喂,坏人,你别吓我。”

  依旧,没有反应。

  难道,真的是自己出手太重,哦不,出脚太重?

  万一,这坏人醒来,失忆了怎么办?

  不记得我了,怎么办?

  琳琳突然有些慌张,连忙蹲下身子,想要查看刀仔的眼球以及呼吸状况。

  “哈!”

  刀仔瞬间睁开眼睛,大喝一声。

  嘭!

  琳琳没有被吓倒,并不是想象中的吓到尖叫。

  或者说,琳琳确实被吓到了,只不过,被吓到之后的本能反应,就是一拳打过去。

  打中刀仔的鼻梁。

  鼻血,流淌下来。

  刀仔这是,欲哭无泪啊。

  “喏,给你。”

  琳琳将自己的手绢递给刀仔。

  但是,刀仔接过手绢之后,却没有用。

  而是,依旧用手在擦拭鼻血。

  手指上,鼻子两侧,全是血迹。

  “你干嘛不用手绢?”

  “舍不得。”

  刀仔将手绢揣进怀里,完全没有丝毫想要用手绢擦鼻血的打算。

  “油嘴滑舌。”

  琳琳心里,其实蛮高兴的。

  其实,琳琳的脸上,也是挺高兴的。只不过,是在努力克制这种高兴。

  “你这样,怎么可能擦得干净。”

  琳琳从小庙里,端出一盆水,放在刀仔身前。

  沾湿手,擦掉刀仔鼻子上的血迹。

  伸手擦掉血迹,将手放入水盆里,清洗一下。

  再次,去擦拭刀仔嘴唇上面的血迹。

  刀仔没动,只是安静的感受着,琳琳用手擦拭的感觉。生害怕自己移动,或者说话,让这一切瞬间结束。

  水盆里,那鲜血就像晕开的水墨画,随着水盆里的荡漾而慢慢漂浮着。

  血液在水盆里散开,变淡,变成丝,却又互相关联着。

  琳琳再次将沾上血的手,浸入盆里。

  那水面破开,水波起伏,带着原有的大片已经散开的血迹水墨画,再次改变模样。

  新加入的血液,很快便融入之前的血迹水墨画中,看不出来有什么突兀的。

  “你在看什么?”

  刀仔不敢动,却又不愿意错过眼前的每一刻,瞪大眼睛想要将这些所有都看清楚。

  都记清楚。

  “你还看!不准看!”

  刀仔笑笑,没说话。

  …………

  琳琳:“既然你不用手绢,那把手绢还给我。”

  “我觉得,公子哥肯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关于那个木盒子的事情。”

  刀仔已经没事了,鼻血止住了,只是鼻梁有点泛青。

  至于那手绢,就在刀仔怀里,完全闭口不谈这事。

  琳琳:“手绢还来。”

  刀仔:“你想一下,这个问题很严重,就是为什么,公子哥要瞒着我们?”

  琳琳嘴角翘起,很有深意的看着,就看你怎么表演。

  刀仔假装没看见,一脸深沉和正经。

  “你看,他讲了关于木盒子的事情,却根本没有讲述任何关于绿色光点的事情。”

  似乎,不想让琳琳讲话。

  刀仔连忙继续说道:“我昨天去看了那牢房,我本来以为,那个疯子是公子哥特意安排的。前天跟我讲让我去牢房里打听,然后紧接着就安排一个疯子在牢房。这样,我去打听的时候,就自然会遇到。

  我本来以为,公子哥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让我尝到甜头。我告诉他传说,他给我一些报酬。但是,我问了,这个疯子在衙门的地牢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至少有两年了。

  要么,这真的是巧合,是牢房里真的有这样一个知晓木盒子的疯子。要么,其实公子哥早就知道牢房里有这么一个人,然后故意让我去接触这个疯子。可是,我不太明白,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点,是我完全忽略的。”

  琳琳不知不觉被吸引,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忘记手绢。

  “什么关键点?”

  “是我父亲提醒我的,就是,我凭什么认为,那个人是真的疯子?”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