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414章 闹别扭

  梧桐和往常一样,先去把战斗中受伤的精灵都送到乔伊那里恢复了一下,然后回到了他日常习惯去的那家俱乐部。

  这个时候诺大的一层楼空间里空空荡荡,只有他在。

  前台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看到他出现也是客气的笑道:“梧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晋级了吧。”

  “你的眼力还真不错,这是当然的。”梧桐语气随和自然的回答,常来的地方没有必要装的那么冷酷,亲切一点不是坏事。

  又闲聊了几句,说了说今天会场里面发生的一些趣事,然后他就自顾的去放出自己的精灵们,让它们继续进行日常的训练。

  这种行为也是目的性很强。

  一是让精灵们通过这种日常依然在进行的训练,让它们保持平常心,能够在比赛战斗之中保持平时的实力发挥,这就是最满意的要求了,至于超水平发挥,梧桐从来不把幸运当成实力的一部分。

  第二,是通过轻度的训练,让没有参与当天比赛的精灵们,可以有一个渠道来发泄一下每天饱满的精力,不至于精力过剩,这就和练兵一样,每天把士兵们操练的筋疲力尽,它们就没有精力去多胡思乱想。

  至于今天参与了战斗的精灵,当然就是在一边进行着休息,要是它们自己觉得还行的话,也可以进行强度类似于散步的活动筋骨的训练。

  把它们都放了出来之后,梧桐就拿出他的笔记本,低头开始思索着刚才战斗中受到的启发经验。

  刚才他所认识到的一个关于自己队伍的大问题,就是水系以及水之场地。

  就在他准备好好的想想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看向了自己精灵训练的方向。

  看到了原本正在和刺对练的红羽,它少有的中断了训练,快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怎么了?”

  梧桐语气温和的问红羽,现在这个家伙个子比他还要高,想要摸头是不可能的了。

  问着红羽的时候,他的目光余角却是看向了刺那边,让他非常意外的是,刺竟然把头给扭向了另一边!

  不和他对视就算了,刺还把两支像骑士枪一样的手,学着人类一样交错抱在胸前。

  这让梧桐看到之后,他面具下的脸忍不住露出勾起嘴角,刺的这个模样,让他想起了感觉像个气呼呼闹别扭的小孩。

  红羽来找梧桐,当然是打小报告的。

  它先是想了想,觉得要是用梧桐教的那种语言的话,很难把事情给说清楚,于是红羽就干脆用身体动作进行表演。

  它先是站在左边指了指自己,然后朝着右边飞快的不断连续打出几拳,然后又用它的钢铁钳子指了指那边扭头不看过来的刺,站到了相对的右边位置,然后两只钳子慢悠悠的朝左边打了几拳。

  梧桐一看就明白了,哑然失笑,笑出声来了以后,对着红羽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你不用担心刺,先去和尼多力诺训练一下,明天你肯定要上场的,不要训练的太累。】

  他用心电感应传过去一道意识,然后慢慢的走向了刺。

  让梧桐觉得有趣的事是明明就听到了,刺在他靠近后,头上的触角还动了几下,却还是不肯转过头来看,这让他想起了在另一个世界的人生,那些莫名生气的女朋友也是这个模样。

  哄女孩子的事情他干过,可是哄自家精灵这种事情,梧桐走近了才发现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干。

  走到了刺的身边,梧桐先是挥了挥手,同时传过去心电感应,让其它看过来的精灵们认真训练,不要在意这边。

  “刺,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梧桐一边对这次说话,一边用心电感应和它交流,只要情况允许的话,他通常都会用这种方式和自己的心灵交流,时间久了,那么就算有时候自己不用心电感应,它们也会因为经常保持这种交流方式,大大的加快对于人类语言理解的速度。

  刺这个时候转过身来,盯着自己的训练家,心里明知道不该生气,可它一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还是心里很不高兴,却不说话,只是目光称得上幽怨的看着面具少年。

  梧桐看这次现在表现出来的表情,心里微微一震,却是不知不觉,原来刺的智力应该已经是突破了三岁孩子的地步,已经能够流露出这么拟人化的表情了。

  至于为什么会是可以用幽怨这两个字来形容的,梧桐略一思索原因,以他心里的一本人情世故套用在精灵身上,也不禁脸色变得古怪,试探般的问道:“刺,你是不是觉得这两天我没有让你上场,所以不高兴了?”

  刺的脸色马上变了,被说破心事的它,原本心里还没有这个明确的自觉,现在被梧桐说出来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两天不高兴了。

  因为不仅仅是这两天的战斗,甚至包括从大赛开始一直到现在,红羽和莱伊都连续上场好几次了,可是它却只上场了一次,相当于做了好一段时间的冷板凳,哪怕是再天真,这个时候也应该有点想法了。

  梧桐看着刺一副被自己说中的窘迫模样,心里怎么还会想着怎么去责怪刺,这会儿也不顾忌什么毒素,对着它张开了手,神态温柔的说道:“来,让我抱一抱。”

  如果说刺之前还有一点儿赌气,可是听着自己训练家说出了这番话,做出了这个动作,它马上乖巧的收敛起翅膀和手里的双针,因为它很记得担心自己身上的毒素,会不小心的伤害到梧桐。

  “这段时间,你倒是长得结实了不少,”

  梧桐报这次坐到了地上,让刺的头躺在自己的大腿上,这家伙享受了一把膝枕的待遇,这会儿丝毫不生气了,享受着训练家在自己头上轻柔的抚摸,它心里只有满腔的喜悦。

  面具少年看着跟随着自己最长时间的刺,仅仅是这样就表现得满足无比,心里一时之间也不是滋味,尽管他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有很大精力是放在了替刺寻找治疗方法,可也的确是因此减少了对刺的关注。

  想到这里,梧桐看着乖巧躺在自己大腿上的大针蜂,想起从刺还是独角虫的时候,一路看着它成长进化,特别是在合众地区的训练家学校的那一年,那段称得上是和平的日子,调和了刺很多天生的戾性。

  原来不仅仅是他在飞速的成长着,这些他从小照顾着长大的精灵们,不知不觉间原来也渐渐的成长了很多。

  梧桐抬了抬眼看了看时钟,还有很漫长的一个下午。

  他沉下心来,慢悠悠的和刺开始聊天,真诚的向它道歉自己这段时间的忽视,又向它解释为什么自从大会开始只派它上场过一次。

  只要是能说的,梧桐都不想隐瞒刺,因为他自觉欠它的太多了,遇到一些事刺现在还不懂的道理,他也愿意换几种角度,揉烂掰碎了的耐心讲明白。

  正在前台值班看着小说的青年,偶尔一眼看到了梧桐这边,他脸上也是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神情,心里只想很久没有看到能够透出这么温馨氛围的训练家和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