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646章 相信科学

  云州城。

  陆川划分的三十六州州城之一,一座繁华的城池。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经过了一年以后在这座城里曾经兵祸战乱所留下的影响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街上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于耳,并且在陆川的‘启发’下,奇士府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街道上商铺鳞次栉比,货物、食物、水果多种多样。

  甚至不久之前就连纸这个东西也造了出来由丁策拿去献给了武庚。

  诸多大臣看到纸后更是无比震惊。

  比干看到后激动的语无伦次,直呼某位大人有神人之才,接着比干主动负责在全国推广造纸技术。

  陆川记忆中的四大发明,实际上在他之前就已出现了指南针,不,现在应该叫指南车,乃是蚩尤和黄帝大战时他的部下做出来的。

  陆大人对此进行了改进,使得更简小便捷,然后和纸出来后两者一起被奇士府传到了人间。

  当然了,四大发明弄出两种陆大人肯定对剩下两种有意思,那就是火药和印刷术。

  不过印刷术还是等造纸在全国普及以后再说不迟,最后就是火药了,核弹的威力那简直和真仙、甚至上仙的力量有一拼啊!

  要是真做出来他一炮轰一个神佛。

  这是陆川自己一个人秘密进行的一项研究和科学。

  是的,陆大人不仅在修仙,同时他也相信科学的力量。

  说起来火药这东西还和道士们有关,道士梦想炼出仙丹吃下长生不老得道成仙,所以一代又一代尝试用各种材料来搭配炼制。

  不过从来没有人成功过,反而他们在此过程中逐渐发现硫黄、硝石和木炭的混合物有燃烧和爆炸能力。

  火药由此而生。

  陆川甚至记得课本上硝、硫、炭三者比例是一比二比三,但是没用,不仅手下的工匠们配不出来,甚至连他试验了上千次也配不出来。

  似乎冥冥中有股力量不允许这种东西出现一样。

  最后陆大人放弃了。

  本来这个世界和前世有很大联系,比如一样的朝代名号以及很多历史著名的人物这里也有,但是这次陆川头一回觉得这个世界和原来是虽然有相似,可真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了。

  原来炼不出仙丹,所以才有了火药那种东西,但是这里有仙丹,有神仙,所以火药这种东西无法出现。

  云州城的南门边来了个道士,手持拂尘身形有些消瘦,他城内形形色色的人身旁经过。

  “滚开,快滚开!”

  一个衣衫带血脸上带疤的大汉提着把刀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在他身后是两队负责治安的衙门公职人员捕快。

  一路冲来,这个大汉在街上引发了很大的混乱,人们惊慌失措四散而逃,唯有道人视若不见不疾不徐的向前走去。

  见到前方有道人拦路,那大汉眼中凶光一闪后二话不说,抬刀就朝道人的身上劈落。

  长刀呼啸劈落,灰衣道人眼皮都不眨一眼只是轻叹一声,长刀落下后大汉身躯狂震,手中的刀咔嚓声中断成两截。

  众人惊呆,再去看时灰衣道人已经走远从北门踏出了云州城。

  出城不久故意忽然灰衣脚步一顿,皱了皱眉道:“何方道友,一路跟着贫道已有月余,请现身吧!”

  话语落下,在他身旁不远处一道神光闪过变成一个又高又瘦如一株老松的道人,笑道:“多宝道友,好久不见了。”

  灰衣道人正是截教的多宝道人。

  多宝眼睛一眯:“燃灯,原来是你这中土的叛徒,没想到还敢来东方。”

  “四教都已解散,贫道有什么不敢?”

  燃灯眼底冷光一闪笑道:“多宝道友,刚一见面话何必说的那么难听呢,我在阐教是什么待遇难道你不清楚么?”

  多宝道人轻哼一声负手而立道:“闲话少叙,你就说吧,今日来找我什么事,没事的话你再跟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贫道从西土远道而来找道友,那自然是有要事。”

  燃灯目光闪动道:“听说道友想继承教主之志给众生一线仙机,渡众生成仙脱却烦恼红尘之苦,不知云游四方可有收获?”

  多宝神情一冷:“你到底要说什么?”

  燃灯举目看向远方说道:“东方神州人杰地灵不假,但世间众生都有七情六欲,有**就有争端,所以贪淫乐祸多杀多争也是真,道友,你说是不是?”

  多宝道人沉默了起来。

  这话不假,其实不仅是凡间众生,便是有很多仙人也都无法摆脱这些情感,有情感自然就有烦恼、忧愁、愤怒、仇恨……

  他师父通天主张有教无类,认为世间万物不论种族高低品行优劣他们都有成仙的权利并广开教化之门,凡有来拜师者一应来者不拒。

  他是通天的首徒,深受通天的教诲以及‘有教无类’影响,所以想尽心帮通天达成心中所愿,并在心中将此作为一生奋斗的事业。

  只是后来陆川来金鳌岛了。

  陆川说服通天改变了初衷,认为有教无类可以不分种族,但一定要分品行,品行不佳者不收。

  说真的,他和陆川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有也是关于教化的分歧。

  一旦有了排除一部分生灵的限制以后那有教无类,还是真正的有教无类吗?

  这些年他一直思考这个问题。

  截教散了,但他依旧想把当初他们师徒的事业继续下去,所以来渡化众生。

  可是来到人间后他看到了人性中不好的一面,所以现在他有些明白陆川的想法了。

  不过他依旧觉得真正的渡化不该有排除,像陆川那种排除法不是大义,属于有问题逃避而不是解决。

  真正的教化应该是想办法怎么让不好的人变好,恶人变善,回头是岸……

  燃灯看到多宝皱眉,微微一笑:“道友现在还在为怎么让众生弃恶从善苦恼吧?”

  “那又如何?”

  多宝抬头冷冷道:“燃灯,你要再不说明来意而废话个没完没了,今日我就讨教你西方高明的神通了。”

  “别急别急,我说,我说!”

  燃灯目光闪动道:“东方不太好,但是西方教化的众生却是不贪不杀,养气潜灵,人人安乐。”

  “不可能!”

  多宝一听就目光一缩,断然否定道:“世人难度,贪痴难消,执迷不悟,连贫道也……西方怎么可能做到?”

  燃灯呵呵笑道:“道友你束手无策不代表我们西方没有高人和渡化的妙法,道友若是不信不妨与贫道去西方一行自然知道贫道所言真假。”

  多宝道人对此心中自然不信,他云游四方自然看到了人间百态和世人丑恶,**不消嗔怒不除怎么超脱?

  可不得不承认燃灯的话还是在他的心中起了作用。

  不久后,两道长虹冲天而起。

  ……

  东海。

  “陆道友远道而来,本王有失远迎,望请勿怪,望请勿怪。”

  龙宫大殿敖广带着龙子龙孙,虾兵蟹将相迎,这次也绝对是敖广最客气的一次。

  不过没办法,谁叫陆川的身份一次比一次高呢!

  第一次还是一个小道士,虽救了他儿子但还不放在他的眼中。

  第二次来时,陆川摇身一变混成了人族大臣,人王的面子他必须要给的,所以他比较客气了。

  可是谁知道这次更离谱……

  不说了,他要去接待这个天庭驸马了。

  尽管这重身份对外界公开,但他知道了就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龙王客气了。”陆川微笑说道。

  两人寒暄两句后进入水晶宫入座后奉茶。

  寒暄之余,敖广道:“敢问道友,敖丙自三月初三去殷商参加你的婚礼至今尚未回来,不知你可知道他的下落?”

  陆川笑道:“龙王不必担心,我是见三太子难得来人间一趟,所以留他在府上做客尽尽地主之谊,等过一阵他就会回来了。”

  “原来如此,那本王就放心了。”

  敖广点点头后又试探道:“那道友来我东海这次可是有什么要事?”

  第一次来东海,陆川在他们龙族藏书库待了七日,第二次来东海带走冶铁术不说还顺走了一件神兵。

  这次来东海他不得不打起戒心,不过他都送上龙血宝树了这家伙也该知足了吧?

  敖广心中泛起了嘀咕。

  陆川笑道:“要事没有,这次我是有事途经东海,记得龙王在我大婚之日送上龙血宝树这样的重礼,所以特来感谢一番。”

  一听这话敖广不由松了口气,于是设宴在水晶宫招待陆川。

  此时笼罩在黑袍下的御魔使来到一座山中,山中响起一道诧异声。

  “御魔使,你来做什么,暴露了我们魔界的这个据点怎么办?”

  “事急从权,我有魔君秘令在身,这次要杀一个人,有些棘手所以需要你出山帮忙。”

  不久后,御魔使从山中出来时身边多了一个人。

  两人联袂而行,不久后分别又进了湖泊、火山等地方之中,最后御魔使的身边聚集了五人。

  “走吧!”

  御魔使看向东方冷声道:“有消息说那个人出东海了,至今未归,我们就在他回来的半路伏杀他。”

  ps:有点感冒,先一更,不敢说下午了睡醒了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