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冥渡泽的一些秘密

第四百六十三章 冥渡泽的一些秘密

  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也不需要太多的做作,帝威仙势横扫,宛如仙帝亲临,九天十地都为之伏首,就连远处的吞天鱼王与巨大黑影都不由看了这边一眼.

  "仙帝宝器!"在场的无数修士强者震动不已,禁不住退避三舍.

  "帝兵!"鬼虫魔子与巨阙圣子也脸色一变,神情十分难看.

  大智禅师嘿嘿笑道:"怎么,你们身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不会身上连一件两件仙帝宝器也没带吧.这未免丢人丢大了,不就是仙帝宝器嘛,你们的诸老至于这样吝啬吗"

  大智禅师这话也是刻薄,让鬼虫魔子与巨阙圣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三人同为帝统仙门的传人,若是单打独斗,要论鹿死谁手,结果还很难说.

  可是,大智禅师身上却带着仙帝宝器,鬼虫魔子与巨阙圣子就算再怎么强大,也一样只有吃鳖的分!三人的实力相差仿佛,仙帝宝器一出,那么一切就变得没有悬念了.

  面对拥有仙帝宝器的大智禅师,就算鬼虫魔子与巨阙圣子联手,只怕也一样占不到半点便宜.虽然他们拥有逆天的帝术,但鬼虫魔子与巨阙圣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一旦被仙帝宝器击中,纵然他们的肉身强大,恐怕也只有毁灭一途.

  听了大智禅师的话,在场很多人顿时无言,那可是仙帝宝器,不是一般的东西,即使是帝统仙门,往往也就只拥有那么一两件,一般的年轻一辈怎么可能像他那样,带着仙帝宝器满世界乱跑.

  "以帝兵取胜,算什么英雄!"鬼虫魔子冷声说道.他当然不愿意硬撼仙帝宝器,除非他修练的是仙体.

  大智禅师乜了他一眼,说道:"我就是用仙兵压你,咋了不服气吗不服气就放马过来呀.连仙帝宝器都拿不出来,也好意思说是帝统仙门的传人!"

  他完全就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丝毫没有和尚的风范,当然了.他也不是真的和尚.

  被大智禅师如此揶揄,鬼虫魔子与巨阙圣子都气得哆嗦,他们此来酆都城可说是来得匆忙,虽然已经向宗门申请仙帝宝器,但宗门诸老还没有批下来.

  而大智禅师则不同,他早就可以接任冥渡泽大位了,自然老早就得到了仙帝宝器的执掌权.

  "好,姓剑的,你有种就等着!"鬼虫魔子咽不下这口气,说道:"不要以为只有冥渡泽才有仙帝宝器!"

  大智禅师又乜了他一眼.说道:"等着就等着,难道和尚我怕你这个虫不虫,鬼不鬼的东西不成"

  鬼虫魔子气得转身就走,虽然很想发狠,但是没有仙帝宝器在手,硬碰大智禅师.摆明是吃亏.

  "剑玄兄,就算你能庇护得了他一时,也庇护不了他一世."鬼虫魔子走了之后,巨阙圣子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对大智禅师说道.

  巨阙圣子冲着李七夜渡海的方法而来,没想到却被大智禅师插了一手,把事情给搅黄了.

  大智禅师笑了起来.冷视着巨阙圣子,说道:"巨阙,你太看得起自己了,真觉得自己是年轻一辈无敌不成李兄还需要我庇护嘿,我之所以出手,只不过是看你们不顺眼罢了.压压你们的气焰,莫非你还真以为是北泽地最强的天才!"

  巨阙圣地与冥渡泽同属于北泽地的帝统仙门,也是北泽地最强大的传承之一,两派难免多少有些争强好胜之举.

  大智禅师与巨阙圣子皆为北泽地最强的年轻一辈,最有天赋的天才.大智禅师很少在北泽地露脸,因此巨阙圣子颇以北泽地年轻一辈第一人的身分自居.

  这次大智禅师嚣张高调地挑衅巨阙圣子二人,就是故意要压压他们的气焰.

  对于如此挑衅,巨阙圣子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当即转身就走.

  其他的年轻修士自然更是不敢轻论此事,就算是青金子,百家诸子之流的天才也不好说什么,这是帝统仙门之间的角力,他们的宗门虽然强大,但是与帝统仙门相比,毕竟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巨阙圣子也好,大智禅师也罢,他们都不愿意得罪.

  众人纷纷散去,各忙各的事,大智禅师笑嘻嘻地合什,对李七夜说道:"善哉,善哉.李施主,我们实在有缘."

  "怎么,不躲你老婆了"李七夜没好气地说道.大智禅师每次出现都坏自己的好事,李七夜心里实在很不爽.

  "呃——"大智禅师干笑起来,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看他这个样子,李七夜也不禁笑了一下,随即带着秋容晚雪往前面走去.

  大智禅师连忙跟上,看着前方壮观的景象,看着对峙中的吞天鱼王与巨大黑影,好奇地对李七夜问道:"对于这样的存在,不知李施主有何见解"

  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假和尚,想套我的话你们祖师应该留下了只言片语才对."

  "和尚只是随便问问."大智禅师干笑了一声,事实上他的确知道不少.

  要知道,冥渡泽的祖师冥渡仙帝就是出身于酆都城,他对于酆都城的了解绝对不是外人所能相比

  大智禅师并不清楚他们的祖师冥渡仙帝是否出身于酆都城,只不过曾有这种说法流传而已.但是关于酆都城的一些秘密,冥渡泽里确实有一些其他帝统仙门所没有的记载.

  大智禅师是有意试探李七夜,既然李七夜连飞怀庄都能摸得透,想来他绝对知道一些东西.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假和尚,你想知道什么若是我知道的,倒也可以告诉你一些."

  大智禅师顿时双眼一亮,笑嘻嘻地说道:"我宗门的一些秘密记载中,曾经提到过此处有一个大造化,了不得的大造化,对于我们鬼族来说,得此造化者,只怕成仙帝也不难!"

  秋容晚雪闻言神情一动,成仙帝不难,这是何等逆天,何等无敌的造化,若是真有这样的造化,不论谁人都会垂涎三尺,都会为之疯狂.

  "承载天命的大造化."李七夜眯着眼睛,说道:"这样的造化嘛,的确有.这个消息我确实可以告诉你,你们冥渡泽有几样东西,你真心求这样的大造化,说不定对你有所帮助."

  "真的——"大智禅师不由双眼冒光,就像守财奴见到金元宝一样,连忙搓了搓手,笑嘻嘻地说道:"不知此造化如何,还请李施主指点一二."

  李七夜悠悠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身为鬼族,或许还真有可能得到这样的造化.不过,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这个造化不一定是好的,说不准会给你一生带来厄运!"

  "李施主怎么知道"大智禅师脸色一变,悚然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看大智禅师,说道:"看来你见过你们祖师的秘密手札!你这个和尚知道得倒是不少嘛."

  大智禅师不禁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此事在他们冥渡泽算是个机密,就算宗门的弟子也很少有人知道.

  "祖师记载中的确提到过这事,祖师曾经告诫,此造化不可得,否则将会带来灭门之灾!"大智禅师心中震动,以前他阅读秘密手札的时候,并不明白为什么连他们的祖师渡冥仙帝都要如此警告后人,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能让他们无敌的仙帝祖师如此忌惮呢

  大智禅师不由得搓了搓手,问道:"不知李施主对此说法有何高见呢"

  "高见"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想活久一点,就远离这东西.不然,就算你得到这样的造化,你们冥渡泽也难逃灭顶之灾,除非你们祖师重生了."

  大智禅师闻言一凛,并不认为李七夜这话是危言耸听,毕竟他们祖师在秘密手札中就警告过了.

  "还想不想要这样的造化呢"李七夜云淡风轻地说道.

  "善哉,善哉."大智禅师摇头晃脑地笑着说道:"贫僧乃是天赋异禀,天纵之才,就算没有这样的造化,也能登临巅峰,承载天命.一代真命天子,便是贫僧大智是也."

  他这话虽说有些自吹自擂的嫌疑,但也不可否认,大智禅师的天赋确实极为出众,否则他也不会成为冥渡泽的传人.

  李七夜带着秋容晚雪往两军对峙的战场走去,一边笑着对大智禅师说道:"和尚,前面的黑海你能渡吗"

  "嘿,李施主,你也太高看贫僧了.李施主难道没看到,现在这里所有人都过不去吗,那么多人都没办法的事,贫僧又有何德何能呢"大智禅师把头摇得像泼浪鼓一样.

  "是吗"李七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悠闲自在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祖师冥渡仙帝曾经留下一艘宝船,可渡世间万海的宝船.那艘船渡夜海,渡前面的黑海,都绝对不是个事儿!"

  李七夜此言一出,大智禅师顿时脸色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