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056章狐狸尾巴

  此时思宗神子他们也要把李七夜拉下水,在他们看来,重宝就在眼前,33有谁不会怦然心动的,更何况,现在天神书院在危难关头,若不趁这样的大好时机混水摸鱼,那实在是太过于可惜了。

  听到思宗神子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只是露出笑容,还未说话,纵天少主误以为李七夜是怦然心动了,就说道:“老师若是有兴趣,便加入我们,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们知道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一件事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叛徒!就像是你们这样的叛徒!”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不由为之脸色大变,他们相视了一眼。

  “哟,什么时候你会变得这么高尚。”六剑少皇不屑地说道:“重宝就在眼前,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心动,嘿,说得那么高尚,无非是想独吞而己!”

  六剑少皇早就不怕与李七夜撕破脸皮了,所以他说话比纵天少主他们冲了很多。

  “高尚也好,独蚕也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今天我在这里,谁想取走书斋的重宝,那是痴人说梦。”

  纵天少主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老师,你想保护这里的宝物也好,想独吞也好,但最好还是审度一下当前的局势,俗话说得好,识务者为俊杰,否则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那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凭你们三个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只怕就凭你们三个还远远不够看,三只跳梁小丑而己。”

  被李七夜如此一说,纵天少主他们顿时脸色十分难看,他们好歹也是当今的天才,特别是纵天少主,更是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现在在李七夜口中是变得那么的一文不值,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让他们三个人心里面特别的不爽。

  “好大的口气,我们倒想领教一下——”六剑少皇比思宗神子、纵天少主他们两个人更冲动,他怒目一张,立即怒喝道。

  六剑少皇冲出来,想挑战李七夜,但一下子被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拦住了。

  “老师,我们只是马前卒而己,就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们就是踏梁小丑,不值得一提。”此时拦住了冲动的六剑少皇,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或者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这样的小人物不入老师的法眼……”

  “……但是,我们这样的马前卒也只不过是望望风,跑跑腿,后面还有大群的大帝仙王,到时必定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不管老师是为了保护书斋的重宝,还是想独吞,那么,老师你可就要掂量一下自己了。”

  此时纵天少主的话中充满了威胁,此时他是搬出了背后的大帝仙王来恫吓李七夜,毕竟,凭他们三个人的名气是无法吓得住李七夜。

  现在连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搬出来了,希望能借此吓住李七夜。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又如何。”李七夜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仅此而己。”

  见李七夜不受威胁,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脸色一沉,他们三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有些骑虎难下。

  最后纵天少主机灵,他向李七夜一抱拳,说道:“不管老师你是如何想的,总之,我们话是传到了,我们跑腿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们也就此告辞,山不转水转,他日总会相逢!”

  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心里面打算先撤退,因为他们摸不清楚李七夜真正的实力,所以他们先离开这里,再找人商量对策,待有万全之策再一次来也不迟。

  说下了这样的台面话之后,纵天少主向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两个人丢了一个眼色,欲转身便走。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在纵天少主他们想转身离开之时,李七夜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了,淡淡地笑着说道。

  见李七夜赌住了去路,纵天少主他们脸色一变,他们三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老师,你这是想谋杀学生吗?嘿,老师独吞宝物,谋杀学生,那可是大罪。”思宗神子阴阴地一笑,说道。

  “谋杀就谋杀。”李七夜完全无所谓,说道:“对于我而言,那都只不过是死人而己,至于是谋杀,还是为天神书院清理门户,那都是无足轻重之事。”

  纵天少主他们没有想到李七夜做事完全不安理出牌,什么手段施在李七夜身上都起不到作用。

  “轰——”的一声巨响,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话不多话,瞬间祭出了自己的宝物。

  在轰鸣声中,仙王之威瞬间喷涌而出,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和思宗刘子都纷纷祭出了仙王之兵,而六剑少皇“铛”的一声,也是六剑出鞘,瞬间是六剑护体。

  “老师,你可是执意要与诸位大帝仙王为敌吗?我知道老师底蕴无双,但是一旦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一切都将会成定局,天神书院崩灭的命运,谁都无法挽回。”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

  “废话太多了,我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杀——”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大吼一声,瞬间出手,两件仙王之兵“轰”的一声巨响,直轰杀向了李七夜,“铛、铛、铛”的剑鸣不止,六把神剑合一,劈斩天地,一剑绝杀,直斩向了李七夜。

  “太弱了。”面对轰杀而来的两件仙王之兵和神剑,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嗡”的一声响起,体魄瞬间璀璨,瞬那之间双仙体爆发。

  “砰——”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瞬间打开,整个领域瞬间无量重、无限慢,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刹那之间被重慢领域镇压。

  “砰、砰、砰”三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齐跪了下去,鲜血狂喷,吓得他们仙王之兵护体,但依然是“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

  “这点本事,也想挑战我,太不自量力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一下子转过身来,望着天空,徐徐地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李七夜话一落下,空间波动了一下,只见古启航瞬间出现在天空上,他一抱拳,说道:“七夜道兄了不得,神通无敌,启航佩服得五体投地。”

  “启航老师——”看到古启航,纵天少主他们都不由为之一喜,大叫地说道。

  此时古启航脸色一沉,冷冷地斥喝道:“糊涂,作为天神书院的学生,天神书院危难之时,那当是拼死保护书院,怎可以心生贪念,此乃是重罪,应重罚!”

  “是,是,是学生错了,不应该见财起贪念,请老师给我们一个自新的机会,我们必定会好好报效书院的。”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也聪明,立即低下头,一副忏悔的模样。

  见纵天少主他们都低头认错了,古启航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七夜道兄,他们三个乃是年少气盛,年少无知,只是被宝物迷惑了心智,现在他们也有悔过的念头,请七夜道兄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将来好好报效天神书院。”

  “如果我说不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

  “这个——”古启航沉吟了一下,说道:“七夜道兄,他们罪不至死,这等大事,该由书院诸位老祖定夺,不如且让我把他们锁在地牢,等灾难过后再发落他们也不迟。”

  “不,我现在就要斩他们于此地。”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

  “七夜道兄,随意把学生处死,这只怕不符书院的规定吧。”古启航沉吟地说道。

  “书院的规定?”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就是学院的规定,我说的话就是规定,这足够吗?”

  古启航顿时露出不悦的神态,沉声地说道:“七夜道兄这太专横独断了,作为天神书院的老师,必定要以天神书院的规定为准绳,否则的话,天神书院就没有纲纪了,天神书院必定乱成一团。”“没错,我这个人就是专横独断,你有意见吗?”李七夜打断了古启航的话,说道。

  “好——”古启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既然是如此,启航也就只有冒犯了,不论如何,启航誓死都要维护天神书院的纲纪,任何人都不得有违背于天神书院的纲纪!”

  “说得很好听,比唱得还要好听,伪君子做到这样的地步,那也算是一种水平。”李七夜点了点头,赞声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嘲笑,古启航顿时脸色一变。

  李七夜曲指一弹,把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弹飞,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狂喷了一口鲜血但终究是脱困了,他们脱困之后,立即躲到了古启航的身后。

  “老师,他深不可测——”此时纵天少主低声提醒古启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