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030章七煞塔

  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他也不得不承认,说道:“老师说得也是,凭我年轻时候的臭脾气,比起今天的纵天少主他们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一点刘金胜也的确承认,凭他年轻时的傲气,他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在眼中了?当年他可以说是目无余子,谁都看不上眼,傲气十足。

  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他在年轻的时候遇到李七夜,只怕会与李七夜冲突起来,只怕他会是第一个不服李七夜的,在那个时候真的与李七夜冲突起来,他必定是被李七夜斩掉的那个人。

  现在他年纪大了,经历了无数风雨,当他见过真正的无敌之后,他才明白自己离真正的无敌还有很远的距离,他也才明白什么才是他无法法企及的高度。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所以在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时候,他是显得那么的低调,那么的谨慎,否则,以他年轻时的臭脾气,早就不服李七夜管教了。

  当然,刘金胜也明白,正是因为他今天这种脾气救了他,如果第一天见到李七夜他都掀桌子的话,此时他也不可能站在这里,说不定早就被李七夜斩了。

  虽然刘金胜很强大很强大,达到他这样境界的人,他也并不妄自菲薄,可以说哪一尊上神来了,甚至一些大帝仙王来了,他都无所惧,说句嚣张的话,连一些低位的大帝仙王他都不放在眼中。

  但李七夜却值得他去恭敬,因为达到了李七夜这种境界的时候,道行深浅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那怕李七夜双手无缚鸡之力,李七夜都有千百万种方法灭了他。

  “傲气没有什么不好。”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只是不要盲目便可,谁人没有几分傲气呢。”

  “年少轻狂。”刘金胜也不由感慨地一笑,他也有些怀念那年少时的岁月,说道:“这的确是让人向往的岁月,但也是让人错失太多东西的岁月。”

  这也不由刘金胜如此感慨,如果他年轻时不是如此的狂妄,如果他能再虚心一点,像现在这样虚心的话,就算他不去成为大帝仙王,不去问鼎十二条天命这样的仙王,但他都有一定机会成为古神这样的存在,只可惜,他错过了人生中最好的时光,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对于刘金胜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天边响起了一阵阵轰鸣之声,天地都摇晃了一下,紧接着一阵煞光冲天而起,随之消失。

  李七夜张目望去,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说道:“天神学院的一群老头子也有意思,竟然让一些年轻的老师来折腾一下。七煞塔立了那么久了,依然还没有倒。”

  “这只是天神书院的老祖们有意留下来而已。”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说道:“区区七煞塔,这对于天神书院来说算得了什么,天神书院让它留在那里,那只是以作警示而己。既是警示自己,也是警示后人。”

  “甚有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走吧,去瞧瞧也行。”说着站起身来。

  “这个——”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神态有些尴尬。

  “怎么,区区一座七煞塔也能吓得到你吗?”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刘金胜。

  “不,没有。”刘金胜干笑一声,忙是说道:“学生陪老师去看看便是。”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就踏空而去。

  刘金胜心里面叹息一声,也忙是跟上了李七夜。

  七煞塔,如果来过茶园的学生都听过这座塔,而且进入茶园的学生,只要有几分自负的学生,都会来七煞塔看看。

  七煞塔,它悬于高空之上,立于云端,只见在那里是煞气冲天,而且每一层的煞气竟然垒叠在一起,形成了七层台阶,每一层台阶,都是煞气如海,看起来宛如是煞气的海洋一样。

  正是因为如此,这一层层的煞气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七层煞气海洋。

  而且七煞塔之下乃是一座高峰,这座高峰可以说是茶园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一,但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不止是镇压了这座山峰,也镇压了这里的一条大脉。

  七煞塔并不高,但是它镇压在那里,宛如是一座让人无法跨越的魔岳,它是源源不断地喷涌出了煞气,正是因为这股源源不断的煞气,这便得七煞塔之外形成了煞气的海洋。

  说起七煞塔,这是有着一段故事,也曾是在天神学院流传于久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天神学院的天才学生九幽狂敖!

  传言说,九幽狂敖曾经是天神学院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天赋之高,让天神学院的老师都对他甚为器重。

  也正是因为九幽狂敖天赋太高,这也使得他傲气冲天,睥睨八方,目无余子,甚至可以说,这让九幽狂敖不把天神学院的老师放在眼里。

  也正是因为九幽狂敖太傲,有一次在品茶会上竟然与天神书院的老师引起了冲突,在一言不合的情况之下,九幽狂敖挑战天神学院的老师。

  要知道,在天神学院,没有多少学生敢轻易挑战老师,毕竟天神学院的老师多数是以上神为起步。

  但是九幽狂敖却挑战了天神学院的老师,不得不承认,九幽狂敖也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格,一口气连败了五位天神学院的老师,九幽狂敖的锐气可谓是无人能挡。

  在这个时候,九幽狂敖惊动了天神书院的老祖,天神书院的老祖出手,打败了九幽狂敖。

  被打败的九幽狂敖十分不服气,就当场把自己最强大的宝物镇压在了这里,扬言说,总有一天他会亲自回来取,并且打败天神书院的所有老祖。

  这件宝物就是今天屹立于天神书院的七煞塔。

  说来也奇怪,以天神学院的实力,天神学院绝对能把七煞塔取走,但是,天神学院却任由七煞塔屹立在这里。

  要知道,对于一个宗门来说,自己门派的强者被打败,而且一条大脉还被人以宝物镇压,这是一种耻辱,换作其他门派,只怕早就取走了七煞塔了。

  但,天神学院却没有,任由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任由七煞塔镇压着这条大脉。

  更有意思的是,天神学院还常常派一些年轻的老师来七煞塔磨练一番,在七层煞海之中承受七煞塔的煞气。

  但是,说来也奇怪,在后来九幽狂敖也没有回来取自己的宝物。

  要知道,后来九幽狂敖名动天下,成为了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可谓是当世难有敌手。

  按道理来说,达到这样的境界之后,九幽狂敖应该会回来天神书院取走七煞塔,并且打败天神书院的老师,以雪洗前耻。

  但是,九幽狂敖自从成为了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天神书院一步,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回来取七煞塔。

  至于为什么九幽狂敖没有去兑现自己年少时的狂言,这就是外人所不得知的事情了。

  尽管九幽狂敖没有回来取七煞塔,但天神书院也没有派人来取走它,依然是让七煞塔屹立在这里。

  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天神学院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胸襟,难怪别人会说天神书院可以吞纳百川。

  “七煞塔呀,当年的九幽狂敖的确是够嚣张的。”当看到七煞塔的时候,任何学生都不由为之感慨。

  现在的七煞塔比当年更加强大了,因为七煞塔镇压在这里太久了,它镇压着这条大脉,源源不断地把这条大脉的灵气化作了煞气,所以,日积月累,使得七煞塔比当年不知道强大得多少。

  “够了不得,一件重宝。”此时在七煞塔的第六层煞气海洋中有一个青年长啸一声,最终他也受不了这里面的煞气,撕裂了虚空,瞬间踏步而出,他的神态狼狈,但依然是神采奕奕。

  这位青年踏出了煞海,回首再望七煞塔,不由感慨地说道:“难怪当年九幽狂敖如此傲,的确是实力惊人,了不得,了不得。”然后转身离开了。

  “周老师也未能冲上七煞塔呀。”看到这位老师也失败而去,不少围观的学生纷纷议论。

  “现在七煞塔太强大了,有老师预言,想走完七煞塔的七层煞气海洋,至少要八个图腾的上神才行。”有学生议论地说道:“想取走七煞塔,那也必须十个图腾以上的上神才行。”

  “那也不见得。”此时有人笑了一声,说道:“这不一定需要如此强大的上神。”

  “少皇可有高见?”听到这话,众人纷纷望去,看到这人,立即有学生虚心请教。

  这个人正是六剑少皇,他也是来看热闹的,因为他听他父亲说过七煞塔,所以他特地跑来看热闹,而且这个时候正好有天神学院的老师被派来这里磨励。

  “七煞塔,可以巧取,不一定要力夺。”此时六剑少皇看着这座七煞塔,都有些心动。

  毕竟眼前这座七煞塔是一件重宝,十分强大,当年的九幽狂敖也是十分珍贵,他也是赌气才把这件宝物镇压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