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000章一个传奇

  一个人踏上大道,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修练,修练更奥妙的功法,修练更强大的帝术,又有几个修士愿意去浪费时光呢?

  试问一下,有几个修士会天天抱着闲书看,把时光荒废在这种一无用处的闲书之上。

  试想一下,夜欣雪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本来可以有一个不错的前途,但她却天天抱着闲书看,打发时间,都快成为了一个女书呆子了,所以在她家里人眼中,夜欣雪这是不务正业,整天无所事事。

  看着夜欣雪那有点小兴奋的脸庞,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目光落在夜欣雪口袋中的一本线装书上,淡淡地笑着说道:“那是什么书,给我看看。”

  夜欣雪愕了一下,这本书对于她来说有点小宝贵,她常带在身边,而且还时不时翻一下,她甚至是很喜欢去咀嚼这本书中的每一字每一句。

  “这,这是我最爱看的一本书。”李七夜开口索要,夜欣雪又不好意思不给,她双手捧上,低声对李七夜说道。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这也可以看得出她的确是很宝贝这本书。

  李七夜接过这本书一看,这是一本装订很简朴的书,厚厚的一卷,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书页上写着“人族的传奇”。当看到这个书名的时候,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

  李七夜翻了翻这本书,这本是一字一句都写得很工整,这并不是复刻本,而是作者亲笔所写,这是原稿。

  虽然说这书是厚厚的一卷,但作者行文并非是洋洋洒洒,他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十分的谨慎,十分的斟酌。

  “写得还真不错,说得跟真的一样。”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说道。

  “是呀,我也觉得很真实。作者说有一个影子在守护我们人族,从九界到第十界,在里面提到很多东西都跟真的一样。”见李七夜如此的认同,夜欣雪也不由兴奋,小脸色红扑扑的,她感觉像遇到了知音一样。

  这本书是编撰的故事,里面谈到一个人一直守护着人族,守护了一个又一个时代,而且里面的一些人物是呼之若出,虽然说这书中谈得很隐晦,没有直接指出,但在隐约之间,能让人把里面的一些人物与十三洲的一些大帝仙王对上号。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无非是拿一些仙帝、仙王作为原型,东拼西凑,扭捏在了一起,在讲述一个传奇而己。”

  事实上,这本书的作者想讲的就是阴鸦,只不过他不敢去写,只能是编写一个故事而己,借故事的人物去影射一些事情,看起来是假构,但有些却是真实的。

  “这也不一定哦。”本是七分顺柔三分娇怯的夜欣雪谈到自己最喜欢的这本书的时候,她忍不住去据以力争,说道:“这里面的一些人物就是仙帝他们嘛,说不定这都是的。说不定我们百族背后一直都有一个人守护着,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己,世间本就是有救世主,只可惜我们这些凡人接触不到而己。”

  “世间没有救世主。”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人世间的人都需要靠自己,如果指望救世主,那是活该被活生生地饿死。”

  “但,但一定有救世主。”本不愿与人争的夜欣雪忍不住说道:“我,我看过一本古籍,记载过一个战役,十三洲之中曾经爆发过一场所谓的猎帝战役,这一场战役中背后就是有人在组织,只怕这个组织的人说不定就是救世主。就像这本写着的那样,人族背后一直有一个影子守护着,在危难之时他会拯救我们人族。”

  看到夜欣雪和自己据以力争的模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也是有点意思,别人要提起自己的时候,自己却否认了这样的一个存在。

  “这只能是记载,无法以事实或铁证去证实。”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本是据以力争的夜欣雪听到这样的话,她的热情宛如被一盆冷水淋在了头顶上,一下子蔫了。但她又有些不服气,低声说道:“其,其实书中记载很真切,或者可以去考核一下。”

  “那你为什么不去考核一下呢?”李七夜笑了起来。

  夜欣雪此时有些发蔫,有些有气无力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低声地说道:“我,我,我是不能,因为,因为这要走很远的路,要去很多很多的地方。”

  事实上夜欣雪对于人族这个传奇是不是真的存在,她心里面是十分感兴趣,她很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甚至有时候她心里面诞生了去考研一下的冲动。

  但试想一下,一个女孩子,不好好去修练,却对这种虚无的东西如此着迷,这让她家里人又怎么能同意呢?再说了,要去考核这样的虚无飘渺传奇,只怕需要奔走于十三洲各地,这是需要大量的混沌石作为传送的费用,这也不是她一个女孩子所能承担得起的。

  看到夜欣雪那有气无力的模样,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说道:“或者万事都有可能,如你所想的那样,有些事情不一定是虚无飘渺,只不过是你的心里面有没有去执着而己。”

  “这,这,这么说来,老师也相信这是真的了?”被李七夜这话一提起,夜欣雪也顿时来了精神,不由为之小小兴奋地说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李七夜只是这样平淡地回答,随之,他便转移话题,说道:“其他的两位学生呢?”“其他两位学生——”李七夜突然转换话题,让夜欣雪有些猝然不防,然后说道:“刘老爷子和王大哥,他,他们在学习,是的,他们在读书学习。”

  说到这里,夜欣雪都有些心里面发虚,说得不是很肯定,忙是低下了螓首,然后又偷瞄了一下李七夜,好像是怕李七夜发现什么一样。

  夜欣雪这些小动作李七夜尽收眼底,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笑了笑,说道:“读书学习呀,也罢,带我去看看他们。”

  “我,我,我——”夜欣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她低声地说道:“要,要,要不我,我去把他们叫来。”

  “不用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我都是在这里任教了,那我也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学生,我就亲自去看看吧。”

  李七夜这样说,夜欣雪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带李七夜去。

  书斋很大,事实上书斋并不止这些藏有书的楼宇古殿,整个书斋是指这片山河,因为这片壮丽山河中建有不少的楼宇古殿,很多楼宇古殿都藏有书藉,甚至有一些绝壁上都凿有石洞,这些石洞也一样收藏有许多书册。

  可以说书斋这片天地,到处都是书籍,每一山每一河都藏有书籍。

  在书斋这片山河之中,不止藏有海量的书籍,而且在这里有很多石林、壁画、雕像等等,在这里的一山一河都记载了很多东西。

  这些壁画或者刻字多数是前人所留,一些是天神书院的天才所留,一些则是访客所留,甚至有一些是仙帝、仙王的手泽。

  在这些壁画和刻字之上,有一些是匠心杰作,更多的一些是信手所作,临时尽兴,多数是与修练无关的东西,更多的是属于吟诗赏月这一类的东西。

  此时夜欣雪带着李七夜走入了一片石林,只见这里石林岣嵝,一座座石峰高耸,形态各型。

  但就在这一座认石峰上,有不少是留有字迹,甚至有石峰是曾有人作画。

  仔细看这些字迹或作画,多数是随手而为,并没有用多少匠心去雕刻,而且这些都出自于不同人之手,有的是随手写一二句,有的是洋洋洒洒大篇述情。

  也有的字迹下在留有名号,更多的则是没留任何名号,属于无名氏。

  此时夜欣雪带着李七夜走入石林深处,在那里只见有一个人爬上一座石峰,用一张很大很大的布匹把石峰上的字迹全部盖住,然后把上面的所有字迹都一一拓下来。

  这个是看起来十分粗壮,中年汉子模样,身体壮实,孔武有力,皮肤显铜色,双手臂上竟然戴着一对对的金环,看起来十分有力量的感觉。

  “王大哥。”远远看到中年汉子,夜欣雪忙是高兴地扬手打招呼。

  “欣雪妹子,你也来了,喏,等一下,我就好了。”这个汉子忙着拓印,大笑说道,他声如洪钟。

  “王大哥喜欢拓印东西,他把书斋的很多壁画都拓印下来了。”夜欣雪露出笑容,低声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站在那里,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汉子把石峰上的字迹一一拓印下来而己。

  好一会儿,这个汉子把这座石峰上的所有字迹都拓印下来了,他这才跳下来,走了过来。

  “哟,我们的欣雪妹子终于开窍了,不会整天呆在屋里看书了,终于会出来和男孩子幽会了,进步很大,我们都看好你。”这个汉子看夜欣雪身边的李七夜,竖起大拇指笑着说道。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