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885章冤家路窄

  此时与其说是寂静,不如说是所有人都企盼着有一场大战来临,金戈威慑天下,而第一凶人是后起之秀,气势如虹,咄咄逼人,邪门透顶,两者相遇,必定是龙虎之争,所以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是有些兴奋,等待着金戈出手,为自己的老丈人和小舅子报仇。

  在这一刻李七夜却不受丝毫的影响,依然是安步当车,徐徐而行,也不在乎金戈和天凰公主,那怕是在帝化城之前,他也闲庭信步。

  跟在李七夜身边的齐临帝女则是苦笑了一下,若是金戈出手,必定会引得一场大战,说不定会有一场大帝仙王之间的绝世大战爆发。

  在这刹那之间,金戈目光跳动了一下,他没有惊人的气势,没有绝世的神威,只是仅仅的目光跳动了一下而己。

  但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只温润的玉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他粗大的手掌,此时此刻天凰公主是紧紧地握住了自己夫君的大手,轻轻地对自己夫君摇了摇头。

  看着天凰公主的神态,金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终他收回了目光,收敛了心神,转身面对帝化城,整理衣裳,带着往帝化城门走去。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愕了一下,在场的许多人都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因为这完全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在许多修士看来,金戈与李七夜乃是狭路相逢、冤家路窄,他们之间一见面,必定将会有一场惊天大战,毕竟不论是谁都难于咽得下这口气,杀岳父之仇,可谓是不共戴天!

  但是在这一刻金戈却忍下了,却没有向李七夜动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许多人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所有人愕然之时,金戈双手捧着一枚古令,带着天凰公主,十分恭敬地下拜,说道:“不肖子孙金戈,今日晋见祖宗。”

  “轧、轧、轧……”在金戈带着天凰公主三拜之后,帝化城那扇沉重无比的大门这缓缓打开了,当这扇大门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是混沌之气萦绕,宛如里面已经是化作一个世界。

  见帝化城的那扇沉重大门打开之后,金戈与天凰公主再拜,站起来之后,深深呼吸一口气,随之他们夫妻两人这才联袂走入了帝化城。在金戈带着天凰公主入帝化城的时候,李七夜已经离开帝化城了,他带着齐临帝女跨入佛野,他与金戈之间只不过是擦肩而过。

  本是一场惊世之战,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弥于一念之间,若不是天凰公主,或者金戈有出手的可能。

  在金戈与天凰公主进入了帝化城之后,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再回头一看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无影无踪了。

  “龙虎会,没有想到是没打起来。”有一些恨不得天下大乱的修士不免有些遗憾地说道。

  “是呀,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第一凶人杀了金戈的小舅子与岳父,金戈却忍下了这口恶气,这实在是一种奇迹,在十三洲,金戈怕过谁了?当年他与人圣争天命的时候,那还不是一样硬碰硬。虽然当年人圣他们是成功狙击了金戈,但后来不也一样报了大仇。”有一些年轻修士就想不明白了。

  在他们这些年少气盛的年轻修士看来,第一凶人杀了金戈的岳父和小舅子,金戈一定会为自己的岳父和小舅子报仇,毕竟此仇不共戴天,换作是谁都无法忍下这口恶气,但是金戈却偏偏忍下了这口恶气。

  “听说这一世战王世家的大帝轮值帝化城,在这帝化城门前,谁敢动战王世家的弟子,有大帝撑腰,就算再强大的敌人,都是蚁蝼而己,为什么金戈不动手呢?”有年轻一辈无法理解金戈的做法。

  在很多人看来,战王世家的大帝就在帝化城里面,金戈本身就足够无敌,若是此时金戈出手,就算是上神也一样自寻死路!更别说是第一凶人了。

  但就是在这样极具优势的情况下,金戈却偏偏沉默了,这就让很多年轻一辈的修士强者不能理解,为什么金戈不出手斩了第一凶人。

  当然没有人敢嘲笑金戈胆小懦弱,更不会有人认为金戈是怕了第一凶人,走到金戈这样的地步,像他这样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大战的人,用无数敌人鲜血洗涤自己的人,金戈绝对不会是怯战之人。有老一辈有些感慨地说道:“天凰公主并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经过一次狙击之后,她更明白什么叫做低调,什么叫保存实力,只有承载天命的时候,才值得他们放手一搏。在成为大帝的伟业之前,个人恩怨那只不过是小事而己。”

  这样的一幕让许多经历过风浪的老一辈大人物都不胜感慨,自己父亲和弟弟被杀,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失去理智,都会为自己死去的弟弟和父亲报仇!更何况天凰公主是手握重兵!

  但天凰公主却没有选择报仇,甚至不愿意让自己的丈夫为了自己娘家的事情而分心,在她心里面,必定要让自己的夫君把所有精力与心神放在承载天命之上。

  就是随李七夜离开的齐临帝女也不由感慨,说道:“天凰公主虽然出身帝统仙门,但她比谁都还要理智,以她的智慧,的确是有资格成为帝后。”

  “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她是一个外人,战王世家却能把大权交给一个外人。就算战王世家的老祖们都已经老糊涂了,但像战王天帝他们这样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大帝可一点都不糊涂……”

  “……一个外人,既然能得到战王世家如此的信任,能掌握战王世家的大权,这不是战王世家一般人所能决定的,只有战王天帝这样的人物点头了,才有可能掌握战王世家的大权。像战王天帝这样的存在,他们为自己家族传人选媳妇,那当然不是一般的女子能被选上的。”

  对于天凰公主之事李七夜也有所耳闻,他只是随口点评而己,那怕是仅仅随口点评,那都是一针见血。

  听到李七夜这一席话,齐临帝女也觉得是真知灼见,她就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一个外姓人想掌握一个帝统仙门的大权,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这就可以从侧面看得出来战王世家是何等信任天凰公主。

  也正是因为天凰公主大权在握,这让她的弟弟天凰太子和她的父亲自认为有着强大无匹的靠山,变得张扬跋扈,目中无人,最终因此而丧命!

  此时李七夜和齐临帝女已经走入了佛野了,佛野十分广阔,放眼望去乃是茫茫无尽的草原,好像看不到尽头一样。但佛野就不一样,在这茫茫的草原之时生长满了枯黄的野草,在微风之中这枯草的野草随风摇曳,像是袅娜的少女。

  不过佛原的野草也很奇怪,它们一生出来之时便是枯黄枯黄的,带有三分烧焦的颜色,甚至是给人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似乎这样的野草一生出来就是个病秧子,随时都会死去。

  但就是这样的病秧子,却难顽强地生长起来,成为了草原上茫茫一片的枯草,这说来也是十分的奇怪。

  “为什么佛野能生长出野草?”关于佛野的一些故事齐临帝女也听说过,看到这茫茫一片的枯草的时候,她也不由为之奇怪。

  像好望角这些地方,根本就是寸草不生,但佛原却生长出了野草,那怕是枯黄枯黄,但这终究是有生命的野草。

  “在探索之地,都是破碎的时光,一条长长的时间长河被揉碎过,一个个古老纪元都曾经是支离破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可以说,探索之地不会有生命在生长,除非是特别逆天了。佛野却能生长出野草来,这是有着它的奥秘的。”

  “什么样的奥秘?”齐临帝女不由十分好奇,求知若渴。

  “力量,庇护的力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事实上在探索之地能残存下来的大陆也好,还是世界一角也罢,都是极为了不得的存在,它们本就是蕴有举世无敌的力量,否则在时间长河崩碎的时候不会幸存下来。不过,佛野又有一点与众不同。”

  齐临帝女静静地听着李七夜的话,没有插嘴。

  “你觉得如果有一天世界崩溃,你会自己做?”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徐徐地说道。

  “保命。”齐临帝女想都没想,脱口说道。她脱口说出这样的话,那也是人之常情,这是任何生灵都应有的本能!

  ,无弹窗阅读请。{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在线看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