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870章吞噬吸血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觉得是道道,齐临帝女不由点了点头,此时她也认真地看着高大无比的石碑。[(〕))>}

  在这里填满了白茫茫一片的枯骨,这些枯骨一看便知道是属于遥远的年代。不过在这茫茫的白骨堆之上有着一些干瘪的皮骨,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刚死不久的。

  就在所有人都观察前眼这座巨大的石碑之时,有一位强大的老者不由说道:“这是一方了不得的祭台,若是能得之,必能祭神炼魔。”

  这位老者有着不小的威名,当听到他这样的话之时附近的不少修士都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要动手吗?若是把这个祭台带回去,说不定会成为镇派之宝。”有年轻强者看到这座巨碑,忍不住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冲杀过去。

  “莫急,先看看。”长辈按住了跃跃欲试的年轻弟子,轻轻地摇头说道:“此碑乃是大凶,刚才龙涧河皇本是欲试,但却已经成了一具皮骨,那就是他的尸体。”说着他往枯骨堆上一指,只见那里躺着一具皮骨,它身上的衣裳是龙袍,一看便知他生前是一位皇者。

  “龙涧河皇都这样死了?”看到这具皮骨,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因为他是听着龙涧河皇的传奇长大的,没有想到此时已经是化作了一具干尸。

  事实上,在刚才曾有不少强者欲把这个巨大的石碑取为己有,但却被抽离了所有的血气,化作了一具具的干尸。

  如此一来,使得后来者不得不谨慎,不敢靠近眼前这座巨大的石碑,以免自己也被抽干了血气。

  “我倒不信邪——”见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作壁上观,都是远远琢磨着这巨大的石碑,终于一位强者沉不住气了。

  这是一位白苍苍的老者,他身穿紫色的龙袍,龙袍上绣有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十分的威武,这位老者的眼睛十分的明亮,眼瞳碧蓝转紫,宛如化作紫眼一样。

  “紫云皇要出手了。”看到这位老者好沉不住气了,有不少人认出他的来历,低声地说道。

  “紫云皇可是魔族好手,一身帝术出神入化,看来他是挟帝兵而至。”看到这位老者此时竟然敢贸然出手,有人低声地说道。

  这位紫云皇在青洲也是有着不小威名的皇者,出身于帝统仙门,属于魔族,实力十分强大,他眼瞳由碧蓝转紫就最好的象征。

  魔族子弟有一个特征,他们的眼瞳是碧蓝的,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眼瞳会由碧蓝转紫,越强大紫色就越深,传言说拥有魔封血统的魔族,会拥有一双皇黄的眼瞳。

  此时这位紫云皇深呼一口气,往枯骨堆踏去,他缓缓往祭坛走去,此时他血气外放,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如虹,然后在轰鸣声中只见他的所有血气化作了紫气,听到“呜”的一声龙吟,他的血气化作了一条紫龙,盘旋于他的周身,以庇护着他。

  看到紫云皇往祭坛走去,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大家都想看一看紫云皇能否成功。

  “滋、滋、滋……”此时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在紫云皇将要靠近祭坛的时候他身上的血气不受控制,一缕缕的鲜血从体的身体里面飙出,好像有强大无匹的力量要把他的血气从体内抽离一样。

  “定——”紫云皇沉喝一声,瞬间全身绽放光芒,帝威腾起,施展了大帝之术,随着一声龙吟不绝于耳,一枚枚大帝符文浮现,大帝的符文重无量,一枚枚的大帝符文瞬间烙印在了盘旋于紫云皇身边的紫龙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紫龙瞬间炸了无上帝威,宛如定守乾坤一样,欲稳住紫云皇那被抽离的血气。

  果然,当帝威爆之时,紫云皇那抽离的血气果真的是停滞了一下,似乎他的无双帝术稳住了自己的血气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不由暗赞一声,帝术就是帝术,不愧是由大帝所创的无上之术,威力绝伦。

  “滋、滋、滋……”就在连紫云皇他自己都松了一口气瞬间,突然他的血气狂飙,一缕缕的鲜血飙射而出,如果说刚才抽离血气只是抽丝剥茧的话,现在一缕缕鲜血飙射之时,那就是吸血。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血气飙射的短短时间之内,紫云皇的身体一下子干瘪,皮肤干枯,布满了皱纹,他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被抽离了大半的血气。

  “开——”这一下刚才还信心十足的紫云皇被吓怕了,狂吼一声,疯狂演化帝术,欲退出去,但在这个时候他才现自己根本就远法撤退,好像有绝世无匹的吸力一样吸着他往前走,根本就无法后退丝毫。

  “再开——”紫云皇被吓得脸色白,狂吼一声,瞬间祭出了一件帝兵,这是一件紫兵品质的先天帝兵,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帝威肆虐,这件帝兵化作了一件铠甲,穿在了紫云皇的身上,欲为紫云皇镇守血气。

  “滋——”的一声响起,鲜血飙射,就在紫云皇穿上大帝铠甲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效果,铠甲就像网纱一样,又怎么能留得住血气的流逝呢。

  紫云皇的血气穿过了铠甲,瞬间飙射而出,似乎这种抽离的力量对于大帝铠甲镇守是免疫一样。

  “不——”这一刻紫云皇被吓懵了,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听到“噗”的一声响起,紫云皇全身的精血被瞬间抽离,这种吸力太恐怖了,瞬间把所有鲜血从紫云皇体内抽了出来,紫云皇的身体宛如筛子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什么打穿成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在眨眼之间紫云皇化作了一具干尸,只剩下了皮骨。

  “滋、滋、滋……”的流淌声音响起,只见紫云皇被抽离出来的全身鲜血流淌在古坛之上,鲜血顺着古坛上的缝隙流淌,一直流到了石碑之前,听到“滋”的一声响起,所有鲜血湮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这是个石碑瞬间把所有鲜血吸干一样。

  在短短的时候之内出身于帝统仙门的紫云皇便成了一具干尸,甚至连大帝道兵都未能守护住他,这样的一幕让许多人看得毛骨悚然,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掂量一下自己,比起紫云皇来,自己又如何呢?就算自己比紫云皇更加强大,但也不像紫云皇那样拥有大帝道兵。

  紫云皇连大帝道皇都未能庇护,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也太强了吧,在大帝道兵庇护之下,竟然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与强弱无关。”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是一种设定,兵器与自己实力不匹配,这将使得大帝道兵被免疫,如果他用自己的本命道兵来保命,效果会更好。在这祭坛之前,当镇守的力量与自己的力量匹配之时,才能让你的真命守得住自己的血气。”

  “这是什么道理?”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个就要问当时把它建立的人了,这就要看他当时是要祭什么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

  看到紫云皇就这样死了,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就算在刚才跃跃欲试的人都不由心里面毛,连大帝道兵都守不住,他们上去也一样是自寻死路。

  “有意思。”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哄亮,但却如金石一样敲在所有人的心神之上。

  此时在一座山峰上出现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穿着一身灰衣,当他一双眼睛张开瞬间,给人时光倒逝的感觉。

  这位老者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巨岳一样,似乎他整个人都可以镇压住一方天地一样。

  “上官上神——”看到这位老者,有人尊敬地大叫一声。

  有与这位老者同辈的老一辈修士看到他,都不由有些羡慕,轻轻地说道:“熬了一个时代,上官徒终于迈过了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上神了。”

  眼前这位老者名叫上官徒,是一位上神,他生于上一个时代,天赋资质都一般,但他足足熬了一个时代,迈过了道天境界与上神之间的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上官上神出手一试。”有人不由大声叫道。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看着上官,不论怎么样说,上官徒都是一位上神,那怕他只是拥有一个图腾,他都是一尊上神。

  可以说道天境界的强者,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与一位上神相比,就算是只拥有一个图腾,这里面的道距是难于弥补的。

  此时很多人都想看看上官徒能不能撼动这只石碑。

  此时上官徒也是双目一亮,宛如一轮烈日一般,变得无比炽热,好无疑问,眼前的上官徒也一下子对于这个石碑感兴趣了。